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高度模仿
    ,更新快,,免费读!

    临近中午的时候,杨怀仁带着黑牛哥哥和天霸弟弟走入了这家新开在河对岸的聚园。??

    聚园的楼宇其实不高,像随园和周边的楼宇一样是上下两层的,不过聚园的这一座在面积上,比随园可大得多了,起码有三四倍的样子,比杨怀仁预计的两倍还要多出不少。

    门面的装潢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是难以看出和随园的差别来,门楹上是一个巨大的黑底金字牌匾,上边是用隶属书写的“聚园”两个大字。

    正门两旁的立柱之上,同样有一副楹联,上书“生意兴隆通达四海,风味佳肴誉满三山。”

    杨怀仁认真的读了一遍,微笑着点了点头。虽然聚园的门面是模仿的随园,但是这副楹联实在是普通的很,起码涵义上太庸俗,先落了下乘,比起苏东坡给随园所题的楹联那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看到这副楹联之后,杨怀仁心中对聚园的层次就有了数,就这文化水平,一看他家的老板就是个迪奥斯,跟随园老板的文艺范简直没法比。

    专门腾出时间来想了一千个字来夸赞自己之后,杨怀仁才踏入聚园的正堂,看到正堂里的装潢风格也完全照搬随园的文雅淡泊之风,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随园的装潢风格是原来及第楼原先的主人给随园留下的宝贵遗产,杨怀仁当时买下来之后也很喜欢这种风格,所以就直接没有改动就投入了使用。

    可聚园费劲心思去模仿随园,就让人心里觉得不舒服了,行业之间的竞争做到这一步,要说一点威胁也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杨怀仁在后世见过不少这样类似的竞争手段,比如某一家酒店火了,很快就会有装修风格和菜式都跟这家酒楼十分相似的酒楼出现。

    虽然模仿者可能在提供的食物的味道上跟原版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原版酒楼的接待能力是有限的,不可能接待了所有想去原版酒店就餐的客人,那么模仿者就很容易用这种方式把额外的客人吸引走。

    客人进了模仿的酒楼之后,在视觉和感觉上就会产生错觉,觉得山寨的这家酒店和原版的酒店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山寨版的酒楼在食物上也高度模仿,再用相对低廉的价格来留住客人,那么味道上的差距,或许对要求高的客人有影响,但是对数量更多的普罗大众,不但没有影响,反而会因为更实惠的价格获得更高的赞誉。

    还有另一点让原版酒店十分头疼的是,普通的食客根本不了解两家酒楼是不同的东家,用了不同的厨师,他们只是凭借这种高度的相似度,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就是山寨的这家酒店是原版酒店的分店。

    这样一来,如果没有真正去过正版酒店的这些客人吃过了山寨酒店的菜式之后觉得还可以的话,下一次第一选择就会是价格更加便宜实惠的山寨酒店,而不是坚持去正版的酒店就餐。

    杨怀仁深深意识到了这种危机,聚园开在随园对面,名字相仿,装潢风格相似,连提供的食物都类似的话,那么普通的百姓自然而然就会认为这是随园因为店面小容不下太多的客人,所以在河对岸又开了一家分店。

    不过现在就下这种判断,还为时尚早,杨怀仁觉得只有试过了聚园大厨的手艺之后,才能更深层次的了解聚园真正的竞争力。

    味道这东西,说起来是没法量化的,好吃和不好吃之间,有时候差距就像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样差别巨大,有时候只不过是细微的差别。

    杨怀仁就算对自己的手艺再有信心,也不会自负到完全无视竞争对手的地步。

    他不但要让自己先平静下来,还要安抚身边已经怒气冲冲的黑牛哥哥和天霸弟弟,如果这俩性情耿直的汉子先就炸了毛,会让人家以为随园这是心虚,才故意来人家开业典礼上捣乱。

    杨怀仁拿起桌上的餐牌看了看,聚园提供的食物,跟随园差不多,主打的是牛肉面,像随园比较特色的汉堡包他们也有,菜式方面,基本也是一样的,很明显,聚园这就是完全照搬的随园的菜单打造了自己的餐牌。

    正常的炒菜,随园里掌勺的现在是曹安,曹安原先就是归雁楼的厨子,他的厨艺也不低,最拿手的就是河洛名菜。

    在东京城里像他这种水平的大厨,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所以聚园想模仿这些菜式并不难,只要开得起价,从七十二名楼里挖个高水平的大厨还是很容易的。

    汉堡包这种食物,制作就更简单了,本身就是一种快餐食物,并不需要高深的厨艺,随园的汉堡包能扬名,除了汉堡包是原创的食物之外,用料讲究也是一个关键因素。

    聚园要模仿汉堡包,这种投入水平之下,模仿出随园汉堡包九成的味道来,应该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最关键的是两道菜和一壶酒,一道是随园的牛肉面,一道就是鮓,那一壶酒就是随园春。

    这两道菜一壶酒,杨怀仁是不相信聚园能模仿的,所以他唤过来一个小二哥,特意点了三碗牛肉面和三分鮓,又叫了一壶酒。

    聚园今日是新开业,他们邀请来的客人也都是些东京城里有点名气的食客和商贾,因为试吃是免费的,所以来的人还真不少。

    这些人杨怀仁当然不怎么认识,但是有很多黑牛哥哥都看着眼熟,因为他们之前也都是随园的常客。

    黑牛哥哥瞪大了一双牛眼盯着这帮人,好似他们背叛了随园一般,倒是杨怀仁很淡定,一再劝慰黑牛哥哥,对于一个食客来说,去哪里吃饭是人家的事情,特别是今天聚园还免费,大家都有占便宜的心理,白吃谁能拒绝?

    由于来白吃的人太多,菜一时半会还没有上来,小二倒是先把酒端了上来。

    杨怀仁招呼黑牛哥哥和天霸弟弟先尝尝聚园的酒是个什么层次,可刚喝下第一杯,黑牛哥哥就有一种想摔杯子掀桌子的冲动了,“这他女良的不就是咱们的随园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