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品牌弱化效应
    ,更新快,,免费读!

    杨怀仁尝了一口,苦笑着摇了摇头,聚园提供的美酒,果然是他家的随园春。

    他深知随园春美酒,不管聚园的幕后老板是什么样的人物,是绝对不可能生产出来的,但是不代表人家没有渠道购买到大量的随园春。

    对于随园春的销售,杨怀仁一开始就没打算进行过多的限制。随园春一开始上市的时候,由于产量有限,所以只提供给随园和连锁销售牛肉面的十三家酒楼。

    后来产量提高了好几倍,足够满足自家人需要的时候,也开始向其他的名楼和正店出售,这都是正常的,一方面多卖多赚钱,一方面也不至于把自家的随园和那十三家合作伙伴们完全置于东京城其他名楼的对立面。

    同行之间有竞争,各家有各家拿手的特色菜式,但是在酒水上,如果自己做的太独,总免不了招人嫉恨,在客人中也会留下不好的口碑。

    东京城不同于其他地方,七十二名楼能在东京城立足,哪一家背后没有点朝廷里高官或者皇亲国戚的背景?

    牛肉面作为特色的饮食,秘密的配方不给别人,在现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酒水不卖给人家,就说不过去了。

    聚园之所以有随园春出售,说明人家肯定有相应的进货渠道,虽然这酒是杨家庄子的作坊里产的,不代表人家就不能买过来出售。

    不过让天霸弟弟气愤的是,聚园在给客人提供随园春的时候,并没有用原来随园春的酒坛,而是重新包装之后,换上了自己的酒壶。

    天霸弟弟看着自己手里的酒杯发呆,“这……酒壶和酒杯上都是聚园的字号,可里边装的却是咱们随园的美酒,人家会不会误会……”

    黑牛哥哥也发现了这一点,蹭地一下站起身来开口骂道,“他姥姥的,洒家这就找他们老板出来算账!”

    杨怀仁拉住了他,示意他坐下。

    “哥哥你怎么找人家算账?咱家的随园春现在对外出售,别家酒楼买了回去能卖,聚园当然也能卖,这有什么好说的?”

    “可是,他们不用标记了咱们字号的酒坛卖,而是换了标了他们聚园字号的酒壶卖,以前喝过咱们随园春的客人自然能尝出来,可是没喝过的客人若是第一次喝,还以为这是他聚园特有的美酒呢。”

    杨怀仁撇嘴一笑,“这也是没办法的是,你以为咱家作坊里卖到外地的那些美酒,他们难道不是换个自家的名头来出售,用以提高自身的知名度和区域的影响力吗?

    既然做这行买卖赚钱,多多少少都有这样的小心思。你看着酒壶和酒杯,旁的桌上也是这样的,这酒壶是用来盛酒的,并不是包装。

    人家用写着聚园的酒壶在自己的店里盛酒上给客人,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这样的酒壶可以装咱们的随园春,也可以装其他的美酒,这有什么好说的?”

    黑牛哥哥冷静下来细想了一下,这方面聚园的做法虽然不地道,但是要真讲理,还真不能拿人家怎么样。

    随园的酒壶和酒杯,同样有自己家的字号,以前没有随园春的时候,卖从别的作坊里产的白酒,不也是用带自家字号的酒壶装的吗?

    这都是一种自我保护的经营方式,用别人的优质产品提升自身的知名度,如果是竞争对手,还有一种弱化了对手的作用在里边,因为同行之间都是这么竞争的,所以谁也没有说什么。

    好比你是个开饭店的,但是你上一桌菜,不可能全都是自己制作的,为了迎合客人,从竞争对手那里买来当地最受认可的烧鸡作为一个菜,是很常见的事。

    但是你在自家的店里上了这一道烧鸡,不可能给客人说清楚这是竞争对手家做的烧鸡来提高别人的声誉,自然会用带有自家字号的盘子盛装出来。

    客人吃了好吃的烧鸡,大部分人不会在意这烧鸡是哪一家做的,他们只要觉得好吃,潜意识里就会给你家的酒店加印象分,无形之中就会产生了一种提高了自己的品牌而弱化的竞争对手的品牌的效应。

    聚园用这种方式出售随园春,正是这种经营方式,如果他们在价格上再做出适当的调整,那么对自家的品牌和口碑更是一种巨大的提升。

    黑牛哥哥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仔细查看过了餐牌上随园春在聚园的出售价格之后,他便摸不着头脑了。

    “不对啊,仁哥儿你说的道理听起来很对,咱们也没法说出人家有什么不对的,但是咱家的随园春贩售价格不低,你看看聚园出售的价格,基本跟咱们批量贩售的价格差不多少。

    他们如果一直按这么个价格卖的话,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利润,他们忙活了半天,难道真的不赚钱吗?”

    杨怀仁也注意到了这一点,餐牌上酒水那一栏里,只说“聚园特供佳酿”多少钱一壶,只字未提随园春的字号,所以一开始他们也没意识到聚园里卖的就是随园春。

    一壶半斤的美酒,餐牌上标价是二百文,如果按照随园春从作坊里往外贩售的价格算的话,十斤装的坛装随园春是四贯钱,聚园这种价格零售,不但不赚钱,算上运输、储存和人力成本,加上一定程度的损耗的话,铁定了是赔钱的。

    这件事提醒之下,杨怀仁重新又仔细看了一遍聚园的餐牌,这一看不要紧,他发现聚园提供的牛肉面也好,汉堡包也好,包括其他的菜式,基本都比随园便宜不少。

    作为一个厨子,杨怀仁很快就看出了端倪,如果聚园提供的这些菜式,在量上跟随园差不多的情况下,他们是根本不可能赚钱的,甚至是赔钱。

    杨怀仁也迷糊了,这聚园的老板真的疯了吗?赔钱赚吆喝也没这么搞的,后世用这样的营销方式也不是没有,但是目的都是打价格战抢占市场份额挤垮竞争对手,或者用提供配套产品的方式盈利。

    但是聚园所有的提供的食物和酒水都写在餐牌上了,他们这么做就是完全不盈利,但是赔了钱的同时对随园的影响又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这又是为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