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隐隐的威胁
    ,更新快,,免费读!

    杨怀仁叫的牛肉面和鮓过了一会才端了上来,看着眼前的原本是随园的两道招牌菜式出现在聚园里,让人难免有一种非常不爽的感觉。

    单从外观上看,这两样菜式聚园模仿的更是惟妙惟肖,如果不是他知道这是坐在聚园的大堂里,真有一种坐在自家随园里的错觉。

    他对撇着嘴兀自在生闷气的黑牛哥哥和天霸弟弟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先尝尝聚园的牛肉面再说,看看他们到底能模仿出随园正宗牛肉面几成的味道。

    三人尝过之后,一起露出了惊疑之色。聚园的牛肉面,起码有随园牛肉面九成的水准!

    杨怀仁开始打心底佩服聚园的老板和他们后厨的这位大师傅了,虽然和自家随园的牛肉面还有些差距,但是能模仿到这种地步,说明这位大厨真的很有天赋。

    当初建立牛肉面销售联盟的时候,杨怀仁答应拿出牛肉面的配方来供大家一起使用,协议里也写的清清楚楚。

    不过杨怀仁在共享协议里规定的牛肉面配方的时候,并不是没留后手的。

    拉面的制作,他确实没有保留,因为虽然拉面的制作手法在当下属于原创性质的很新鲜的一种制作方法,但是其实说白了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都是孰能生巧的东西。

    但是牛肉汤的熬制,就是一件很有技术含量的事情了。杨怀仁还记得当时第一次熬制牛肉汤的时候,根据自己记忆中的配方,需要多大三十几种的调味香料。

    他转遍了东京城里大大小小的食材铺子和香料商行,也只找到二十来种还算比较常见的香料。

    当时杨怀仁也曾经认为或许有十来种香料在北宋时期还没有广泛使用,或者是还没有从海外传入中原地区。

    后来他想到一件事,无论是通过丝绸之路从西域以及西亚地区传入中原的香料也好,还是通过海运从东南亚以及南亚传入大宋的香料也好,很多最初传入中国的时候,并不是当做食用的调味料来使用的。

    中国人对外来食材的认知,往往是先试验它的毒性,先确定人吃了这种香料之后的身体反应如何。

    相应的,在试验毒性的同时,其实也摸索出了这种新鲜材料的药性,所以很多我们熟知的香料和调味料,在最初进入大众视野的时候,是以药材的身份进入的。

    想通了这一点,杨怀仁才又辗转各大药材铺子和胡人的杂货铺子,终于寻找齐了所有的调味香料或者味道极其近似的替代品。

    就这样,才有了随园牛肉面基本近似于后世风靡全国的牛肉拉面的味道。

    当初转让牛肉面配方的时候,杨怀仁把拉面的手艺一丝不苟的传授给了那十三家参加了协议的酒楼派来的厨师,但是汤汁熬制的秘方,他只提供熬制的方法,至于秘密的配料包的秘方,并没有完全拿出来。

    比如常见的香料配比,他可以贡献出来,但是那十来种不常见的香料和配比方式,他并没有拿出来,而是自己秘密采购,然后让羊乐天秘密地照方配比之后,把这些香料用小磨研磨成看不出原来样子的粉末,才提供给他们。

    所以说,即便是赵頵的归雁楼的牛肉面,在制作的时候,最关键的一环还是被杨怀仁把握在自己手中的。

    这倒并不是杨怀仁自私或者违背锲约精神,而是为了防止牛肉面的秘方外泄给自己造成损失,不得不采取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当然,那些跟他合作的酒楼掌柜和东家们,觉得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反对。

    杨怀仁觉得他原本就知道牛肉面汤汁的熬制方法和秘密配方,有这种先天的优势制作出来的随园牛肉面,都已经是费了好大的力气,而聚园的大厨没有这种先天的优势的,他能做的,只有依靠品尝随园牛肉面的味道,来自己配比方子。

    杨怀仁已经可以确定那十三家连锁加盟酒楼里,肯定有后厨里干活的厨子或者伙计被挖到了聚园里来,从眼前这碗面来看,起码拉面的手艺非常纯熟,跟正宗的随园牛肉面可以说毫无差别。

    而通过他敏锐的味觉,杨怀仁也尝出了汤汁的配方之中,那二十来种常见的调味香料的配比,同样是和随园不差分毫的。

    最关键的那十多种非常见的调味香料,虽然还不那么完美,但是他还是尝出了超过八成的香料都有了,只不过配比上还没有那么精确而已。

    拉面的制作手艺和那二十多种常见的调味香料泄露了的事情是在杨怀仁预料之中的,但是最关键的那十多种香料能被找出来,可以判断出这位聚园的大厨是多么的有心。

    或许有人泄露了那些神秘的调味粉末给了他,他再通过自己品尝的方式,慢慢找到了这些香料的种类和出处,然后就是不断的试验,最终找到最接近随园牛肉面味道的那种配比方式,制作出了聚园牛肉面。

    人的味觉敏锐程度都是因人而异的,杨怀仁这种天生味觉敏锐的人,在世上虽然极少,但是一定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家聚园的大厨有这种本事,想来也不算多么值得惊奇。

    问题在于,对于普通的食客来说,他们的味觉敏锐程度不见得也那么精确,精确到可以分别出随园牛肉面和聚园牛肉面的差别来。

    在他们吃起来,两种牛肉面的味道是几乎一模一样的,这就是让杨怀仁开始担心的地方了。

    价格的差异,在很大程度上会抹平那一点细微到不容易察觉的味道上的差距,大多数普通的百姓对食物还没有那么高端的要求,实惠在他们眼里才是最重要的。

    杨怀仁隐隐感觉到了一些威胁,和他刚刚走进聚园的大门的时候不同,这种感觉非常的诡异,让人浑身不舒服,好像有人从衣领上往你衣服里扔了一粒砂子似的,难受却又一时之间找不到问题的关键所在。

    等尝过了聚园提供的鮓,杨怀仁便猜到聚园后厨里那位大厨是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