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契丹东主
    ,更新快,,免费读!

    杨怀仁尝试过了聚园的几样菜是,心中基本对聚园的实力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在他看来,魏财的确是个很有水平的厨子,同时也是一个很有商业头脑的人,虽然不清楚他现在在聚园是个什么样的身份,但是做了这么多事,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找杨怀仁报仇。

    杨怀仁其实挺无奈的,老有人对他心怀仇恨,不算是件好事。如果他的对手只有魏财的话,杨怀仁还真没当回事,无论比试厨艺还是比拼经营,魏财在他眼里还很不是个儿。

    不过魏财背后的这位聚园的老板,就有点神秘了。这个人肯定是很有钱的,开这么大一家酒楼就专门为了跟自己较劲,赔钱赚不着几声吆喝,是不是有点闲的蛋疼。

    杨怀仁刚要起身离开,一个掌柜模样的人身后跟着一个穿着华丽的公子哥迎面走过来跟他打招呼。

    “原来对面随园的东家杨大官人也来给我们聚园捧场了啊,真是难得难得。”

    这位掌柜的一看就是个精明人,一双小眼睛里都闪烁着贼精的绿光,他刻意说的很大声,引来了旁边几桌食客的目光。

    杨怀仁知道他这是想灭灭自己的威风了,聚园开张大吉,作为邻里街坊的,他来捧个场是很自然的事情,偏偏被这掌柜的大声嚷嚷出来,好似他家聚园的提升了一个档次似的。

    黑牛哥哥面露愠色,杨怀仁则依旧面带微笑,淡淡的回了一句,“客气客气。”

    “介绍一下,在下正是聚园的掌柜,免贵姓周。”

    杨怀仁心里觉得好笑,你是谁关我屁事?你姓的贵不贵就跟我更没关系了,我和你女马女马又不认识。

    杨怀仁懒得跟他计较,只说了句“幸会幸会”,便要转身离去。

    周掌柜的热脸贴了冷屁股,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却继续说道,“这一位是我们聚园的东主吕迪傲吕公子。”

    杨怀仁本来都要走了,听了这个名字,口水鼻涕差点一起从鼻子里喷出来。或许是好奇心作祟,他又重新回过头来,实在是想看看这位起了这么叼的名字的公子哥,到底长了个啥模样。

    可等他看清楚这位公子哥的模样,心中忽然有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这人一张长脸,窄额头宽颧骨,五官也完全没长到点子上,实在是生的丑陋,却偏偏一身雪白的绒襟夹领儒衫,穿着打扮都十分高贵,怎么看都让人觉得非常不协调。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脸先着地那个落入凡间的天使大哥吗?杨怀仁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形象的,面子上不太好失礼,可这哥们无论长相穿着还是名字都太他女马搞笑了,他肚子里早已经笑抽抽了,拧成了一根大麻花。

    可细看之下,杨怀仁又觉得哪里不太对。等想明白的时候,他脑袋里飞速旋转了一万圈,忽然就明白聚园和它背后的老板是怎么回事了。

    这位吕迪傲公子,并不是一个宋人!他是一个契丹人!

    说起契丹人来,很多人有一种误解,认为契丹人是一个古代生活在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在北宋的时候建立了大辽国。

    实际上契丹人并不是一个民族,而是汉人对那个时期生活在北方的一个多民族联合体里所有人的统称。

    追溯契丹人的祖先,要说到商周时期生活在中国东北地区的东胡。东胡同样是一个多民族多部落的游牧民族结合体的统称。

    到西汉的时候,北方草原上的统治者是匈奴人,东胡人则被匈奴各部落瓜分成数个小部落并占有,汉朝大灭匈奴把匈奴人赶往中亚的时候,这些原本依附匈奴人的东胡部族并没有西迁,而是选择向更北的寒冷之地迁徙,形成了当时被叫做柔然人的游牧民族。

    远离战争给了柔然人休养生息的机会,到隋唐时柔然人又逐渐根据部族内部的血缘关系和生存地域分成了鲜卑,蒙古和契丹。

    当时中国北方最大的游牧民族是突厥人,所以契丹人只能臣附于他们,生活在东北一带。

    到后来突厥又被唐朝赶的西迁,契丹人才开始南下,逐渐形成了一个比较强盛的大部族。

    唐朝末年耶律阿保机称汗,才建立了由契丹人主导的游牧民族政权,此后契丹部族日渐繁盛,到北宋初年成为统一了北方草原的大辽帝国。

    杨怀仁之所以认定了这位吕迪傲公子是契丹人,关键有三点。

    第一点是他的长相,打眼一看就知道这小伙九成九不是汉人,窄额头宽颧骨,本就是契丹人的外貌特点,这小伙这一点非常明显。

    第二点是他聚园东主的身份,杨怀仁实在想不出东京城里还有哪个宋人和自己有这么大的仇怨,要花费如此大的成本来跟自己作对。

    商人逐利,大宋的商人就是再傻也不会这么做,何况这些商人本就和杨怀仁没有仇怨,吕迪傲和魏财能狼狈为奸凑合到一起,再联想起杨怀仁当初破坏了大辽、西夏还有吐蕃的联盟意图,结合仇恨关系去思考,就可以判断出这位吕迪傲不是宋人。

    第三点就是他的穿衣打扮了。契丹人穿宋人衣服其实挺正常的,就算吕迪傲穿得衣服的风格实在不敢让人恭维,本也不能就因此判断他是契丹人。

    但是杨怀仁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宋人穿这种夹领儒衫,都是右衽的,也就是前襟向右侧掩的一种穿衣习惯,特别是读书人,特别讲究这种穿衣的礼数。

    在大宋,只有死人穿寿衣才会左衽。但是在北方胡人中的习惯恰恰和大宋相反,他们穿衣都是左衽的。

    吕迪傲穿在外边的儒衫长袍的确是右衽的,但是杨怀仁发现他里边的衬袍却是左衽的。

    一个人在穿内衣的时候,往往都是用自己多年来形成的穿衣习惯,即使穿外袍的时候刻意右衽,但却不会在穿内衣的时候也同样右衽。

    这种内外衣相互矛盾的穿衣方式,便让杨怀仁确定了这位吕迪傲的身份,他是一个契丹人!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