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命门(上)
    ,更新快,,免费读!

    耶律迪傲气急败坏,叽里咕噜地对着杨怀仁的背影骂了一通鸟语,可聚园里已经没有了客人,他骂什么人家也听不见了,当然听见了也听不懂。

    一直躲在后厨的魏财见到这一幕,心里也暗骂这帮契丹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原本大好的开业场面让耶律迪傲给搞坏了。

    不过他目前也只能仰仗这些他心里也有点看不惯的胡人来帮他复仇,他只好站出来拿出“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对耶律迪傲好言安慰了一番。

    耶律迪傲骂得口干舌燥,发现并没有半点用处,也只能安静下来,可这时他发现聚园的大堂里没有了客人,心中好不烦闷。

    魏财说道,“这个不要紧,今天在场的客人也不过是少数人而已,他们不来咱们聚园不代表别人也不来,只要聚园的价格保持住,就不愁人不上门。”

    耶律迪傲知道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聚园提供的食物虽然只有随园八成多点的水准,但是价格却只有随园的一半甚至更低,这样的价格优势下,他根本不愁没有客人贪便宜上门。

    但是他也不是一点儿也不心疼,聚园上上下下所有的花销都是他家出的,这么多钱投了进去,短期内赔钱赚吆喝还可以,但长此以往,他家再有钱也赔不起。

    当初魏财来到都亭驿找到他爹耶律迪迪的时候,描述了一个很大的打击杨怀仁和随园的计划,作为辽使的耶律迪迪很快就被魏财的计划所吸引了。

    在这个计划里,聚园开业的初期,就是利用价格战的方式,给广大食客以巨大的冲击力,先吸引他们到聚园里来。

    按照魏财的估计,只需要十天,甚至更少的时间,聚园起码能做到和随园分礼抗庭,也能做到门庭若市。而且他并不担心随园也会在聚园这种价格下陪他们展开一场大规模的价格战。

    他深知杨怀仁对食物的要求是很严谨的,随园的食物品质摆在那里,高品质代表着高成本,随园这种经营模式注定了他们并没有多么大的价格战空间,就算随园愿意降价,压缩的是自己的利润空间,可再怎么降价也不可能降到聚园这种价格水平。

    魏财对杨怀仁的了解,他知道杨怀仁这个人太高傲了,特别是在食物方面,他是肯定不会自贬身价来陪着聚园搞价格战的。

    可是他不降价,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客流一点点被聚园所蚕食。到时候随园门前的等着排队拿号进门吃饭的队伍不见了,而聚园却人流如织,在一个普通的百姓眼里,会怎么看待这件事?

    在声望上压过随园之后,魏财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接下来的计划,就是让杨怀仁本人身败名裂。

    魏财为了他这个计划的施行,眼下只能极不情愿的拍耶律迪傲的马匹,先把他安抚下来,告诉他做买卖都是先赔后赚的,只要挤垮了随园,击败了杨怀仁,那么聚园就会取而代之,将来会有源源不断的财富赚到他的荷包里来。

    耶律迪傲觉得魏财说的也有道理,魏财的整套计划在他眼里确实非常阴损,而他十分欣赏他的这种阴损。

    “那就按你说的来,不过这计划要抓紧进行了,我等不及要看看姓杨的小子在我面前跪地求饶的场面,哈哈……”

    ……

    “阿嚏!”

    杨怀仁打了个喷嚏,掏出手巾擦了擦鼻子,嘴里念叨着,“这哪个王八蛋又在念叨我呢?”

    回到家的杨怀仁很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可黑牛哥哥和天霸弟弟却平静不下来,赶忙召集了随园和杨府的所有管家掌柜和管事来讨论应对之策。

    杨怀仁听着他们各出各的主意,对他们这种主人翁的态度倒是挺满意,就是对他们的主意不怎么感冒。

    王明远觉得随园的食物这么高的价格还能吸引这么多的客人,除了随园的东西好吃之外,另一个原因也是在周边没有一个实力相当的竞争者。

    可以前是以前,现在不同了,聚园规模比随园大四五倍,又高度模仿了随园的装潢风格和所提供的食物,但是人家只以随园一半的价格供应,难免担心随园以后的生意会大大的受影响。

    他建议随园是不是也可以适当降价,以留住熟客。杨怀仁立即就否决了。

    “王叔,咱们的价格高,是因为成本高,降价的空间本来就不大。如果牺牲食物的品质来降低价格,那就是更是杀鸡取卵自己砸自己招牌。

    这到还是其次,关键是咱们降价,相当于认怂了,在普通百姓眼里咱们费劲心思打造的高端食肆的品牌就会大大受到影响,得不偿失的。”

    杨怀仁没把魏财这种价格战的策略放在眼里,很大的原因就是他现在根本不靠随园赚钱了,杨家庄子里各种作坊的利润比随园多了十好几倍,但随园春的销售收入,就起码是随园利润的十倍以上。

    辣椒番茄等蔬菜马上就要大面积栽培,开心农场也已经迈开了大步向前发展,将来一整套集技术研发、种植加工和服务销售的食品产业链条已经初见雏形,整个产业的盈利空间那可是以随园的百倍千倍计算的。

    现在的随园,基本就是杨怀仁的一种爱好,培养一些徒弟,自己做做菜,这才是让他开心的事情。

    但是在这之前,随园的金字招牌还是很重要的,绝对不能因为和聚园搞恶性的竞争而玷污了自己的名声。

    杨怀仁担心的是,聚园背后的东家竟然是契丹人。他和契丹人的仇怨也很简单明了,但是这都是背地里事情,明面上很少有人知道。

    如今耶律迪傲联合魏财跟自己作对,耶律迪傲的身份就很可疑,也不能把这件事当做简单的搞商业竞争来看待,这背后的阴谋,才是杨怀仁一时之间还没有想明白,但是却不得不提防的事情。

    他细想了一下随园整个经营运作模式中的每一个环节,忽然想到了一点,后脊梁忍不住一阵通透的凉意袭来,难道他们真的看出了随园的命门?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