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时间的力量(下)
    ,更新快,,免费读!

    僧儿对大棚蔬菜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可是她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这一天来也只好一直缠着柯小川要他陪她去大棚周围看看。

    柯小川也是第一次来杨家庄子,庄子里那么多人他也不认识,为了讨好僧儿,他就缠着玄参帮他和庄子里的人搞好关系。

    庄子里的管事们大都是以前南阳郡王府的人,都知道轻重的,从玄郎中口中知道这是侯爷老家新认的兄弟,也都对他十分客气。

    看蔬菜大棚没有问题,不过事先说明了,这些菜都是侯爷的宝贝,只要不损坏了这些蔬菜就行。

    僧儿这个福利可不单单是她自己的,那些廉家坡来的廉老先生的弟子们也对冬天能长出来的蔬菜十分感兴趣,几十号人就跟领导去农村视察一样把蔬菜大棚看了个仔细。

    如果以前他们还只是把廉希宗十分推崇的杨怀仁这个年轻侯爷当做一个厨艺精湛的厨子来看待的话,如今他们的看法就完全不同了。

    这帮技术控们对于这种开天辟地式的创新简直当神迹一样看待,同时他们也意识到了大棚蔬菜的未来,是一件惠及天下所有百姓的大好事。

    以前他们从廉家父子那里学了不少新颖的知识,却从来没有实践过,如今来了杨家庄子,似乎感觉到他们毕生的所学正好有了用武之地。

    天霸弟弟还带着另一个重要的任务,他在庄子里的大宅里寻了一间靠近温泉出水口的背阴的房子,按照杨怀仁教给他的方式把房子稍微改造了一番,就成了一间阴暗的密室。

    豆腐作坊里也按照杨怀仁的要求赶制了一批豆腐,确切的说,不应该叫豆腐,而是把豆腐里的水分尽力挤压出来后的一种豆腐干。

    密室里因为临近这温泉出水口,地热充足,即便是初春,外头还是冰刚解冻的温度,密闭后的屋子里却有一种接近夏季的湿热。

    几排现成的庄户们晒菜干的木头架子摆放整齐,木架子上摆上扁平的大簸箩,簸箩上铺上干稻草杆,然后铺上切成两寸见方,半寸厚的豆腐干。

    豆腐干上按照豆腐干重量的大约十分之一撒一层盐巴,然后再盖上了一层干稻草杆,最后用笼布把整个簸箩给盖了起来。

    小花和闹腾做了半年豆腐,现在都是做豆腐的行家,可天霸弟弟这么搞,他们实在是没看懂。

    小花怕糟蹋了东西,就问道,“这新鲜的豆腐干就这么捂着,就不怕长了毛白瞎了吗?”

    天霸弟弟呵呵一笑,“洒家也不知道,都是按仁哥儿教的弄的,呵呵……对了,他说三天之后,让你俩来看看,要是豆腐长了一寸长的细毛,那就算成了,要是没长,就隔一天看一次。”

    小花和闹腾有点懵逼,这豆腐长了毛又酸又臭就不能吃了,这是干啥呢?

    天霸弟弟看着俩人摊了摊手,“洒家哪里知道,仁哥儿说这叫时间的味道,就怕豆腐不够臭呢。”

    小花和闹腾努着嘴说不出话来,不过既然这件事是侯爷吩咐下来的,他们也只能照办,当然,他们也想试一试啥叫时间的味道。

    弄完了这一切,太阳也渐渐西沉,天霸弟弟还要赶着回城,不过走的时候又带走了一车新摘的辣椒。

    那二十多个回城查探的内卫就顺便做了这一车辣椒的护卫,一起回到了东京城里。

    杨府里,杨怀仁草草吃过了晚饭,就要去收拾那一车天霸弟弟带回来的辣椒。

    杨府和随园里的人都忙活了起来,何之韵看着人家都忙,他却帮不上什么忙,心里干着急。

    杨怀仁看在了眼里,虽然去了小老婆,就更不能冷落的大老婆,处理这些辣椒的事情,就让她跟着一起帮忙。

    让杨怀仁十分庆幸的是,他带到大宋的那一包干辣椒,并不是只有一个品种。后世的农贸市场里自然是按照干辣椒的种类分别出售的。

    可是杨怀仁的老爹使用干辣椒有个习惯,就是多种类的干辣椒混合使用,复合的辣味,比单纯一种干辣椒的味道更加浓郁。

    所以当初杨怀仁采购的那一包干辣椒,包含了起码四五个种类,而且都是市场上比较常见的口碑比较好的品种。

    四、川的海天椒,贵、州的七星椒,湖、南的小米辣,还有新、疆的大个板椒这里边都有。

    不同的辣椒种类有不同的辣度和特有的风味,按照不同的配比制作出来的辣油或者辣酱,可以满足不同的食物搭配的要求。

    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这些辣椒烘干。现在庄子里辣椒的种植和育种都做的很好,眼下杨怀仁急着用辣椒,所以自然风干的方式就太慢了,既然没有了留种的要求,那就可以大胆的烘干。

    烘干辣椒的活虽然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却很累,杨怀仁只不过示范了一次,就放手给徒弟和仆子们去做,而自己做了监工。

    何之韵不肯放手,每一批她都身体力行,看着师母如此卖力,大家也就有了更大的干劲。杨怀仁劝了几句没有用,也就不再说话了。

    他心里明白韵儿虽然能接受他纳妾,但是一个女人,不论怎么样大度,看着自己的官人纳妾,心里不可能没有一点火气,随园的事情她帮不上忙,就更焦躁不安了。

    如今能帮杨怀仁亲手烘干辣椒,也算是变相的发泄一下自己的郁闷心情,人一忙活起来,就容易把烦恼抛诸脑后。

    杨怀仁觉得既然是两口子,并不需要说太多话去哄她高兴,时间自会证明他们的感情,当然,真爷们不光能动口,还要能动手。

    忙活到快半夜的时候,一车辣椒才全部烘干完成。杨怀仁觉得该做的准备他都做好了,不管聚园将来整出什么阴谋诡计,他都有办法应对。

    烘干辣椒的同时,炉子也没干烧,杨怀仁早吩咐大家同时烧了好多的热水,干完了活都出了一身汗,正好可以洗个热水澡解乏。

    何之韵刚走出门,杨怀仁就迫不及待地把她抱在了怀里,嗅了嗅她身上的香汗,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韵儿嗔怒道,“谁要你陪,妾身自己洗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