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牛肉断货了
    ,更新快,,免费读!

    杨怀仁猜到了耶律迪傲是个契丹人,却从没有想到他的背景实力那么深厚。

    内卫们打探回来的消息,确实让杨怀仁感到有些吃惊,这位大马脸的耶律迪傲,是辽使耶律迪迪的儿子。

    换句话说,杨怀仁以前只是认为耶律迪傲只不过是个来大宋做生意赚钱的契丹大商人罢了,他的影响力也只不过是能让契丹牛肉贩子们不卖牛肉给随园。

    可如今看来,杨怀仁想的有点简单。虽然耶律迪傲父子俩起了个兄弟俩的名字非常好笑,杨怀仁也没有心情笑话他们了。

    朝堂上的事情杨怀仁其实不怎么关注,反正也都是些瞎折腾的蛋疼事,倒是外交方面的事情他比较在意一些。

    比如这位耶律迪迪,是今年才来的一位新的辽使。他的身份可不一般,说起来他还是辽帝耶律洪基的堂弟,在辽国也是一位郡王级别的贵族,这么高的级别来当辽国使节,在宋辽外交史上还是头一个。

    今年年初宋辽两国都发生了一件比较巧合的事情,赵煦十六岁生日,马上将在四月份成亲,按照到处高太后的承诺,会还政给小皇帝。

    同样,这一年耶律洪基年满六十,辽帝膝下只有一子已过世,只留下一个今年才刚满十八岁的孙子耶律延禧,有传闻说耶律洪基有意今年册立耶律延禧为皇太孙。

    大宋小皇帝收回权力和大辽立储这两件事,看山去好像没多大关联,可是新年后辽使换成了一位地位超然的郡王出任,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

    辽使又提出了大宋提高给大辽的岁贡的要求,如今朝堂上还在为这件事争论不休。

    耶律迪迪的说法似乎很合理,当初宋辽签订檀渊之盟的时候,大宋才立国不久,加上长期战乱之后的影响,朝廷财政岁入只有了了数百万,当时的岁贡标准是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

    若是按照购买力计算,当时这些岁贡相当于目前的十多倍了,可近八十年后,这个标准的购买力就实在是太低了,像耶律迪傲开了聚园,就花掉了三万多两。

    大宋一年给大辽的岁币只够开三四家中等酒楼的,大辽朝廷自然会觉得这个钱太少,提出提高岁币的要求,就顺理成章了。

    可这个要求提了不止一次两次了,近年来这基本就是辽使一刻不停地挂在嘴边的事情。

    大宋朝廷里意见也不统一,有人觉得辽国的请求合理,大宋目前岁入数千万银,拿出百分之一来换取宋辽持续的和平,把岁币提高个一两倍也没什么。

    有人则觉得当时签订檀渊之盟是无奈之举,这种协议本身就已经丧权辱国了,如今契丹人要加价简直就是贪得无厌。

    辽国第一次派了个契丹皇族来做辽使,也是想表达他们的重视。大宋朝廷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无论是高太后还是赵煦,虽然对契丹人的要求新欢不满,可是又不愿意因为这件事引起两国的摩擦,所以最近压力也够大的。

    朝堂上的事情,杨怀仁其实不太想管,因为想管也管不了,他一个没有职事的侯爷,放到民间听起来还挺牛的,但在朝堂之上,真是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让杨怀仁奇怪的事是耶律迪迪这样的人,有什么原因让他要在东京城里开个饭馆,还偏偏要和他作对呢?

    杨怀仁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合常理,既然耶律迪迪的任务是要钱,如今搭上钱开了个不赚钱光赔钱的酒楼,难道就为了报复自己那么简单?

    要是能帮大宋分担点火力,杨怀仁觉得也没啥,像断了随园牛肉供应的法子虽然阴毒,但他觉得像单靠这一点就像灭了随园,那是野驴爷俩太天真了。

    杨怀仁一时没有想明白原因,却也加强了他的防范意识,或许中断了随园的牛肉供应,只不过是他们阴谋诡计中的第一环罢了。

    其实就算真的在这种商业竞争中,聚园能击败了随园,杨怀仁本身也不会怎么样,大不了损失些钱而已,何况这话说出来,杨怀仁都觉得好笑,就凭借他一个手下败将魏财还有根本不懂饮食文化的契丹人,简直就是开玩乐。

    果不其然,很快活跃在东京城的契丹商人就不卖牛肉了,王明远去问的时候,那些契丹商人就随便给了个去年冬天草原上经历了十年不遇的暴风雪造成了牛群数量下降,没有多余的牛肉贩卖到大宋来的理由。

    既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杨怀仁和随园上下也没有多么惊慌,地窖里的存货还够五天之需,所以仍旧按部就班地卖着牛肉面,随园门口也照样排满了等着拿签子进门吃牛肉面的人群。

    对面的聚园里因为价格更低更实惠,这几天生意也非常火爆,虽然还没有火到随园的那种火爆程度,但也做到了座无虚席。

    耶律迪傲喜欢穿大宋读书人的衣服,也总喜欢拽上几句他都不明白其中意思的诗词,但毕竟他是个没有多少文化的粗人,见随园的生意在他们断了牛肉供应之后还照常火爆,心里难免有些烦躁。

    魏财只能继续像哄孩子一样哄着这位性情急躁的幕后大老板,“耶律公子莫急,随园那么大的酒楼,总会有一些预备的牛肉的,听说前几天还高价从蒙古人手里买入了一些。

    不过照他们现在这个消耗量,用不了三天就会把牛肉的储存量用完的,到时他们的牛肉面只能变成阳春面,客人都是冲着他们家的牛肉味美才去吃的,没有了肉,光剩下一碗面,没有任何和我们聚园竞争的优势可言。

    当客人们逐渐开始选择我们聚园牛肉面的时候,就是抛弃随园的时候,姓杨的就是有天大的本事,在东京城里也变不出牛肉来,除非,哈哈……”

    魏财的笑容很奸诈,一张老脸一笑满脸的褶子,耶律迪傲看到这个笑脸却十分喜欢,想想着三天之后杨怀仁中了他们的诡计栽了的样子,也跟着“嘿嘿”大声奸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