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冲天臭气(下)
    .630book.l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周易》中有句话说“盛极而衰,否极泰来”,是最早的哲学思想之一,描述的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中的一种现象。

    人也好,事也好,当走到了一种极端的时候,就会向相反的方向发展,而许多宗教中则更加直接的阐述了相反的事物具有趋同性的道理,对于食物来说,也有这样的例子。

    杨怀仁躲在随园的二楼,从窗户缝里观察着楼下随园门前发生的一切。

    那些发出不和谐的言论的人,并没有跳出来,而是躲在人群中,用手捂着嘴在喊叫。

    杨怀仁笑了笑,心道魏财这老头太毒辣了,只不过先煽风点火然后隔岸观火这一招,在杨怀仁眼里算不上多么高明,甚至有点low。

    花钱请几个小地痞无赖来捣乱,起码也弄几个像样的,就这么几个歪瓜裂枣,实在不够看的。

    杨怀仁给背后的羊乐天打了个眼色,羊乐天点了一下头跑下了楼去,把早就煮好的臭豆腐拿了出来。

    长了毛的豆腐干,其实洗洗就可以直接食用,不过味道上和气味上还差那么点事,昨天把发酵长了毛的臭豆腐干秘密带回随园的时候,杨怀仁特意吩咐从庄子里庄户家里讨要了一些腌咸菜渍出来的臭咸菜卤水。

    用这些卤水和发酵好的臭豆腐干再一次慢煮加工之后,臭豆腐的味道才达到了那种极致的效果。

    当人群逐渐失去了控制,眼看就要冲进随园大门的时候,羊乐天只需要把盛装着煮好的臭豆腐干的大坛子口打开搬出来就可以了。

    乍一闻到这种臭味,是个人就受不了,那感觉,就像一块陈年不洗的裹脚布堵在了鼻子上,臭得人头昏脑涨。

    原本往随园里拥挤的人群被这突如其来的臭味熏得节节败退,脸上纷纷露出惊恐之色,眼皮和牙齿同时打颤,见了阎王爷,估计顶多也就是这种表情了。

    随园门口的人群很快呈波浪状奔逃,同时也留出了一大片空地,让羊乐天等人把臭豆腐干搬了出来,同时,一个铜皮的大火炉也在随园门口的蔡水河边支了起来。

    羊乐天指挥着伙计们又抬出一顶大锅来,架到了生起火来的大铜炉子上,锅里倒上了菜油,而炉灶旁边又安了张大方桌,桌上摆着一个大簸箩,簸箩旁边还有许多削得头很尖的竹签子和一个大瓷罐。

    锅里的菜油在猛火之下很快就滚了起来,一束油烟在锅上枭枭升起。

    羊乐天这才开始往油锅里下臭豆腐干,一锅差不多能一次炸三四十块的样子,可第一块臭豆腐干下锅之后滋滋响起来的时候,那冲天的臭味,就浓烈到足够把人熏个半死了。

    本来在人群中有人认出了那个大坛子里装的是臭豆腐,还捏着鼻子准备大声开骂,可没等嘴张开,一股逼人的臭气就灌进了他们的嘴巴里,生生把到了喉咙眼的脏话又给压回了肚子里。

    臭豆腐对于宋人来说,其实算不得什么新鲜食物,汉朝自从有了豆腐之后,没过多久就有了臭豆腐这种食品了。

    和许多发酵食品一样,臭豆腐的产生,并不是人们刻意制作出来作为食物食用的,而是因为保存不当,造成了食物**变质。

    中国人对发酵食物的认知,并不是单纯觉得食物**了就不能再食用,早在三千六百年前,就有发酵食品进入中国人的食谱了,这一点,比西方人最少早了两千年。

    最初的发酵食物,大多是蛋白质丰富的肉类,为了保存这些珍贵的食物,人们通过腌制发酵加风干的方法来保存食物。

    而后来人们惊喜的发现,这种经过保存后的食物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虽然问起来臭,但吃起来却是香的。

    臭豆腐虽然不稀奇,但是杨怀仁的做法,却是新颖的,先自然发酵,然后用卤水慢煮后的臭豆腐干,更加鲜嫩软糯,而油炸的方法,是通过热油脂和发酵后蛋白质离解出的各种氨基酸相互反应之下,那种香味就更加独特浓郁了。

    这种把臭豆腐的臭味发挥到极致的做法其实直到清末才出现,杨怀仁提前几百年拿到大宋来使用,还真是有一种臭炸破了天的效果。

    不过众所周知,油炸的方法,同样也让臭豆腐那种刺鼻的臭气更加浓烈了,平常不接触的人突然闻到这种猛烈的臭味,还真是承受不了。

    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现在四散而逃,可无论怎么逃,那种臭气像是魔鬼一样一刻也不停的追随在他们身后。

    他们捏住了鼻子,捂住了嘴巴,但感觉那种臭味还是通过眼睛和耳朵进入了他们的身体,甚至露出来的皮肤,好似也被侵染了一般。

    每个人都下意识的像喊救命,可是嘴巴却不敢张开,只好闭起眼睛闷头到处乱撞。

    油炸过后的臭豆腐的气味似乎跟长了翅膀一样,很快就飞散了很远,以随园为中心,最少方圆两三里地的地界上,全都是这股子臭豆腐的臭味。

    太学和国子监里边的学生们读不下书去了,白胡子老先生们心里就来了火气,本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定力,可只坚持了没过五秒,就被熏晕了过去。

    河对岸那些勾栏妓馆里的小姐儿们才睡下没多少工夫,就被这味道给熏醒了过来,嗔骂着寻找着臭味的来源。

    赶路的闲逛的,遛鸟的扛活的,没有一个人不停下了脚步,赶紧扯了衣襟摆子掩住了口鼻。

    聚园里耶律迪傲和魏财完全没搞懂杨怀仁这是在搞什么名堂,不过聚园本来今日免费招待所吸引来的客人们也都溜了个精光,周掌柜的赶紧吩咐伙计们关了门上门板,生怕这冲天的臭气把聚园也给熏臭了。

    耶律迪傲大叫道,“姓杨的是不是疯了?他搞的满街上都臭气熏天,这买卖是不是不打算做了,故意搞出这么臭的东西来,难道是要跟我们聚园同归于尽?”

    魏财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他觉得杨怀仁这小子实在报复耶律迪傲停了他们的牛肉供应,所以才想了这么一出极端的法子来,可当他看仔细羊乐天带着笑容还在不断的炸着什么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叫一声,“坏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