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杨怀仁有过墙梯
    .630book.l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杨怀仁只要稍微琢磨一下,就明白了魏财这套连环计是多么的狠毒,只要通过这件事把他的名声搞臭了,不管他厨艺多么好,如果大家觉得他人品不好,随园火爆的根基也就完了,关门大吉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面前,这两头因为摔断腿而在官府报备宰杀的大黄牛的肉,不管他用不用,故意伤害耕牛的罪名都会戴到他的头上。

    那两头牛现在在官府那里已经备案了,估计都已经宰杀完了,已经成了既成事实,很快就会有人把这件事捅到朝堂上去,那些迂腐的老头子们如果真的对他发难,不论是高太后还是赵煦,都很难保他。

    本来他准备了很多预案,也想好了明天用另一种新鲜的食物继续来消除随园短期内无法提供牛肉面的尴尬,可他从没想过魏财竟然给他挖了这么大一个坑,现在看来,他已经毫无防备的耿直地就掉到了这个大坑里。

    杨怀仁跟随园里的诸位这么一说,所有人头上都阴云密布、愁云惨淡,咒骂对面聚园阴毒无比的同时,又想不出帮助杨怀仁脱困的办法。

    杨怀仁心里骂了魏财和耶律迪傲祖上三十八代,就在他无计可施之时,他的两位老婆站出来挺他。

    王夏莲的意思,是让她来背这个黑锅,她是随园的当家人,把伤害耕牛的事情扛到自己肩上,并不是件说不过去的事,就算追究起来,她就死咬住这是她个人的主意不撒嘴,而朝廷对杨怀仁也顶多是个教妻不严的罪名。

    而何之韵这样的江湖儿女说话就更直白,什么大不了姑奶奶去宰了魏财和耶律迪傲和他们同归于尽的话都说出来了。

    两个媳妇的态度,让杨怀仁感觉心里很暖和,可是比起随园和自己的爵位来,他更在意他的家人,就算自己真的身败名裂,也没有让两位老婆来给他背锅的道理。

    杨怀仁也不顾在场的其他人,一只手一个把两个老婆搂在了自己怀里。

    怀里搂着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正常情况他都是要变下半身思考问题的花痴的,可这一次他忽然脑子变灵光了,心道老子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点小阴沟还能翻船?

    魏财和契丹人就这么点小阴谋就敢跟老子玩过家家,老子随便动动脑筋就让你们知道啥叫黄河之水为什么这么黄。

    你们不按常理出牌是不,老子是不按常理出牌这门派的祖宗,你有连环计,老子自然有过墙梯!

    一个好主意很快就在他脑子里形成了,不但能解决眼下的死局,还能起死回生,装厉鬼吓死魏老儿和耶律迪傲这帮契丹人。

    杨怀仁盘算了一下,然后在几个人耳朵边交代了一些事情……

    第二天的早朝上,鸿胪寺果然在契丹人的捅咕之下上了一道奏折,说环县侯杨怀仁家的随园里出售朝廷严格管制的耕牛的牛肉制作的牛肉面,虽然环县侯家庄子里的农户在官府报备过,但是很明显是环县侯私下里故意弄断耕牛腿,设这样的局欺瞒官府,为的就是牛肉。

    早朝之上最近都是在争论大辽要求提高岁币的事情,大家吵来吵去也没吵出一个结果来,不论赞同或者反对的人眼下神经都已经崩的非常紧。

    杨怀仁这件事本来算不得什么大事,放到平时,谁会在乎这个?朝堂上的大佬们也好,那些皇族勋戚们也好,也都有过类似的行为,就算被人捅到朝堂上,也不过是被官家或太后教训几句,然后罚点钱了事。

    可是他如今身为侯爷,而检举他的又是都亭驿的契丹人,这事情和最近岁币的事情掺和在一起,朝堂上就又炸锅了。

    那些支持大辽的建议,提高每年岁币的官员觉得既然如此,不如重罚环县侯,随了契丹人的意思,之后在和契丹人的谈判中也算提前给了他们面子,谈判的时候也会顺利一点,能省不少钱。

    而反对提高岁币的官员则认为这是辽使故意整出来的幺蛾子,就是为了逼大宋就范已达到他们的目的。

    就这样,本来还在争论提高岁币是不是添加国耻的原则问题,很快矛头又转到杨怀仁这件事情上来了。

    高太后和官家两位最大的大佬脑袋快被他么吵架的声音搞爆炸了,可他们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最后高太后只好委派范纯仁和吕大防两位宰相牵头处理此事。

    刚一散朝,范纯仁就把吕大防叫到了一边,“微仲兄,你看此事该如何处理?”

    吕大防愁眉苦脸,屁大点事竟然也能让他们两位堂堂大宰相去处理,他何尝不是为难?

    “尧夫兄,这事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换了以往根本没人管,现在契丹人拿这件事做文章,只不过是借此给咱们大宋施压,来达到他们提高岁币的目的罢了。”

    “对啊,杨知义这小子一直就不安生,不过也只是他年轻气盛罢了,本也无伤大雅,可如今撞到契丹人的刀口上了,要真的按律处罚他,是不是有点太冤枉了?”

    “咱们能有什么办法?前段时间听说他在老家还要出钱修书院,老夫听了这事还称赞他转了性子,不是那么见钱眼开贪恋富贵呢,可这不刚一回京,就惹出这样的事情来。”

    范纯仁叹了口气,“唉,还是太年轻啊,这事我也有所耳闻,说是辽使的儿子在杨知义家的随园对面开了一家聚园和他争买卖,两家就这么杠上劲了。

    杨知义哪里知道这是辽使耶律迪的诡计?他利用这件事来转移我们的视线,从而达到他的真实目的。”

    “老夫何尝不知呢?可眼下又有什么办法,辽使要我们大宋提高岁币,朝堂上争论了多少日子了,现在大家心里都明白太皇太后是怎么想的,她不想多事,早就想答应了辽使的要求。

    咱们还在争论,不就是为了大宋能少出一些钱吗?”

    “是啊,契丹人太贪婪了,可这次同意了,明年他们还会更加贪婪,这又如何是好?”

    “咱们还是先去随园看看事情究竟如何吧……”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