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将计就计(中)
    .630book.l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这时换了便装的范纯仁和吕大防也走进了随园,杨怀仁见两位宰相都来了,心里觉得今天这事情真是太有趣了,有的人装逼要被狠狠的抽脸,还有这么两位地位尊崇的观众来欣赏,他可以卖力表演一番降龙十巴掌。

    他刚要给二位大佬行礼,范纯仁忙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多礼了,他们既然换了便装,就是要低调行事,因为涉及到外交事宜,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还不太方面闹的在普通史进百姓那里人尽皆知。

    今天他们来随园的目的,就是为了先询问一下杨怀仁鸿胪寺奏报上来说他故意伤害耕牛的事情是不是事实,他们心中隐约觉得事有蹊跷,所以没必要搞多大排场。

    耶律迪傲作为辽使的儿子,在父亲年前刚刚来到大宋之时,像范纯仁和吕大防这样的大人物,他爹耶律迪迪自然是都上门拜访过的,所以他也认识这两位大宋的当朝宰相。

    见这二人竟然亲自来了随园,耶律迪傲觉得这件事看来已经闹大了,比他原先想象的还要大,两位宰相都亲自出马查问此事,想来大宋的官家一定很重视。

    不过他倒不怕宋人之间互相维护,因为法度和事实都摆在眼前,这次杨怀仁如何也逃不出他的魔掌了。

    范吕二人自然也认得耶律迪傲,客套地见礼之后,心中慢慢猜到了事情的一些原委,反倒不好在耶律迪傲面前直接询问杨怀仁了。

    他们当然也看到了随园里客人们面前摆着的一碗牛肉面,也隐隐感觉到了不妙。

    在他们原先的意识里,杨怀仁这个新晋的侯爷虽然年少轻狂了一点,但是这个年轻人的性情还算是稳重,应该不会干出故意打断自己庄子里养的耕牛来取肉这种容易被人抓住把柄的荒唐事。

    但眼见为实,谁都知道随园已经六七天没从契丹牛肉贩子那里买到牛肉了,随园里现在又冒出了牛肉来,这就很明显了,在契丹人的逼迫之下,杨怀仁一时意气用事,才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

    出于对年轻人的爱护,两位宰相想的是,即使他犯了这种错误,按律应该流千里,但是毕竟他对大宋朝廷还有功劳,比如厨艺比试击退倭国大厨,又创造了新式军粮,如果他能低头认错,加上有嘉王赵頵帮他在高太后面前求情的话,或许可以网开一面,只对他稍作惩戒。

    可这件事是契丹使节的儿子捅出来的,如果不按律把他贬斥流放千里,又会被外人说大宋法度不严明,遭人耻笑。

    两位宰相心中对契丹人这种做法心中不喜,可如今事实确凿,即便想维护他也一时无计可施了。

    杨怀仁不用问明两位宰相的来意,也猜到了事情的大概,装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耿直样子小声问道,“两位相公今日莅临小店,是来吃面的吗?”

    范纯仁和吕大防眉头拧成了个倒八字,忍不住心中叹气,这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难道不知道契丹人已经把他故意伤害自家庄子里的耕牛取肉贩卖的事情上达天听了吗?

    耶律迪傲和魏财在另一边偷笑,心中复仇的快感逐渐升腾起来,就等着杨怀仁被抓走的那一幕赶紧到来……

    开封府里收到举报,说环县侯杨怀仁故意打断自家庄子里的耕牛,然后欺瞒官府说是耕牛自己摔断腿,备案之后已经将两头健壮的耕牛宰杀。

    接案的是今日值守的徐推官,他一听这个案子举报的是谁,脑袋就嗡地一下乱了套。他还记得上一次见杨怀仁是啥么情况,稍微一回忆就头皮发麻。

    徐推官苦着脸开始埋怨自己的运气怎么一直都这么背,每次到他值守的时候,都会遇到这种麻烦事。

    开封府衙门听起来好像比其他州县衙门高大上了不少,可是其实这种京城里的衙门中的小官员,权力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平时遇到个什么案子,就算告状的和被告的都是平头百姓,他们都要谨慎对待。

    东京城里达官贵人多了去了,城里的百姓,谁还没个当官的亲戚?看似不起眼的一个人,说不定就是某某大官的管家或者是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

    今天这位来报案的就更牛了,直接状告环县侯杨大官人,这可就让徐推官为难了,不受理吧,与法与理都不合,可接了这个案子,恐怕又要得罪人,自己仕途不保。

    他不敢自作主张,于是赶忙去后堂禀报知府蔡京蔡大人。老蔡一听很快就想明白这事情里边的利害关系,他是绝对不会掺和到这里边的,因为不管结果如何,他都赚不着好,所以干嘛要掺和呢?

    蔡京装出一副难受的样子捂着自己的双腿,“哎哎呀呀”地说自己这几天关节炎又犯了,不便行动,这件事并不是件大案子,或许里边有些误会也说不定,让徐推官自己领几个衙役去随园找杨大官人了解下情况再说。

    徐推官哪里不知道蔡京这是装的?可人家是他的上官,跟他打官腔装糊涂,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领了几个小吏去了随园。

    徐推官进了随园的正门还没说话,眼前这几个人物差点把他吓出个好歹来。

    魏财这种老财主根本就可以无视了,耶律迪傲是辽使的公子,属于外宾,而且还是契丹贵族,而范纯仁和吕大防两位宰相,任哪一位都是他高不可攀的存在,再加上案子中的当事人,那位见了他脸上一直堆着不可琢磨的笑容的杨侯爷,徐推官竟一时语塞。

    见官府来了人,魏财也不必装闲人了,主动走出来大声说道,“这位大人,老夫举报环县侯杨怀仁,他的随园里卖的牛肉,是靠欺瞒官府得来的。”

    初春的天还很冷,徐推官也不知道是见了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心里紧张,还是自己一路跑来随园弄得他出了一头汗,他哆哆嗦嗦从衣袖里掏出一块手巾擦了擦一头的汗水,才结结巴巴的问道:“此,此,此话怎讲?”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