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将计就计(下)
    .630book.l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魏财对徐推官说道,“大人,老夫敢问咱们宋律里,对于私自屠宰耕牛,可有什么后果?”

    徐推官作为衙门里专职司法庭审的官员,自然对宋律谙熟于胸,随口就答道,“凡私自屠宰耕牛者,仗刑,流千里,徒三年。”

    他说完这话,一个衙门里的小吏忽然想起点什么,趴在徐推官耳朵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徐推官听完,接着又说道,“昨日杨侯爷庄子上是死了两头牛,不过有人已经去官府备案了,屠宰也是官府指定屠夫在官员监督下进行的,这一点也是符合律法规定的。”

    魏财听完嗤鼻一笑,斜睨了一眼跟随这几位衙门里的公人赶来的那几个报案的家伙,这几人忙站出来躬身说道,“大人,若是杨侯爷庄子上的牛真的是意外摔断了腿,不得不送到官府屠宰的话,小底几个也就不会去官府报案了。”

    “哦?这又是为何?”

    “小底昨日正巧撑船路过涡河边上杨侯爷家的庄子,看到河滩上他家的庄户们引了两头健壮的大黄牛,故意打断了牛腿的。”

    范纯仁和吕大防听了这话就知道不妙了,心中猜想杨怀仁为了有牛肉出售好跟聚园竞争,才出此下策,可眼下竟然有人看见他庄子里的庄户是故意打断了牛腿,这就很明显是故意欺瞒官府了。

    古代断案,没有多么高明的断案手段,正常情况之下,只要人证物证俱在,又有合理的作案动机,这就是铁案。

    断腿的牛昨日是杨怀仁庄子里的庄户送到管府衙门屠宰的,这个是铁证,现在又有了看到他们故意打断牛腿的人证,徐推官再稍稍一联想随园和杨怀仁目前和聚园在竞争中的局势,又有了一个充分的作案动机。

    照这么看,杨怀仁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欺瞒官府的罪名了,牛虽然是官府屠宰的,但私自屠宰耕牛的罪名,同样也可以转嫁到他的头上。

    徐推官心里还是比较害怕杨怀仁这种身份的,不过当着一位外宾和两位宰相,他更没有胆子包庇,所以客客气气的对杨怀仁说道,“劳请侯爷随下官去衙门一趟吧。”

    “不去!”

    杨怀仁斩钉截铁的说了这两个字。耶律迪傲瞪着眼睛指着杨怀仁对徐推官说道,“怎么?你们大宋的王法还管不了一个侯爷吗?妄你们大宋自称天朝上国,如此法度不明,执法不清,真是笑掉大牙啊。”

    范纯仁对耶律迪傲这么个外人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话来,心中很是不喜,但是杨怀仁现在摆明了是没把徐推官放在眼里,视法纪于无物,也确实给了人家把柄。

    他面向杨怀仁,脸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小声说道,“知义,法纪就是法纪,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既然犯了法,就去衙门里说清楚,不要让契丹人看了咱们大宋的笑话。”

    吕大防也细声劝到,“你不用担心,这件事并不算什么大事,只要去了衙门你承认错误,在处罚上没有那么重的,或者……”

    他又凑近了杨怀仁,用很小的声音说着,“你可以装作不知情,把责任推到随便一个庄户身上就是了。”

    杨怀仁笑了笑,对两位宰相大人躬身叉手行了一礼,“多谢两位相公提点,只不过我家庄户做的什么事都是,都是我亲自交代的,这有什么好不承认的?”

    他心说老吕头这主意是挺好,完全可以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择出来,找个庄户出来做替死鬼,并没有多么大损失。

    但是他不能这么做,眼下的情况,明显就是魏财和耶律迪傲设计栽赃嫁祸,他是无辜的,他庄子里的庄户们也是无辜的,任谁出来背锅都是冤枉的,让自己人替他背锅这种事他可做不出来。

    另一个原因,是他早想好了如何面对今日的情况,早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魏财现身,你们不是用阴谋诡计吗,哥们就给你们表演个将计就计。

    范吕两位宰相愕然,这小子心气高,可他如今被人算计了,要真继续这么执迷不悟,接下来是肯定要吃亏的,到时候他俩就是有心想帮他,也出不上力了。

    魏财见杨怀仁竟然完全没把开封府衙门的推官当做一回事,他第一个怒了,指着杨怀仁骂道,“姓杨的,你胆子也太大了,你眼里还有王法吗?别说你是个侯爷,就是王子犯法,也与庶民同罪!”

    本来几个人在随园的柜台前小声说话,大堂里众食客专心吃着面,也没怎么注意这边,魏财刚才说话那么大声,才吸引了他们纷纷抬起头来向这边看了过来。

    魏财说得大义凛然,杨怀仁看着他却觉得他生气的时候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十分好笑,心道你咋不把内裤穿外边呢,再披上个大床单子你就是正义先锋,你还能上天呢!

    “敢问徐大人,”杨怀仁笑眯眯地说道,“咱们宋律里说诬告他人,又该是什么罪责啊?”

    徐推官支支吾吾地答道,“这个嘛,诬告他人的,按律反坐。”

    “那就好,那就好,”杨怀仁又转向魏财,“魏掌柜的,你告我的这些罪行,有什么证据?”

    魏财看着他轻松自在的样子怒火中烧,大声说道,“人证物证俱在,你有何狡辩?”

    “所谓人证,完全不可信!”

    杨怀仁指着刚才那个出来作证说亲眼看见杨家庄子的庄户打断了牛腿的人,对众人说道,“他说他驾船路过我家庄子,看见我家庄户在涡河河滩上打断了两头大黄牛的牛腿,这证词太可笑了,完全不足采信!”

    作证的那个汉子站出来斩钉截铁地拍着自己的胸脯对徐推官说道,“小底方才所说的,都是小底亲眼所见,若有半句虚言,小底甘愿受罚,任凭大人处置!”

    “哈哈……好好好,”杨怀仁仰天大笑,“就等你这句话!”

    杨怀仁转向了范吕两位宰相,“两位相公,昨日我家庄户确实送了两头黄牛到衙门里去屠宰,不过这两头牛,我家庄户亲眼所见,是几个人驾船路过我家庄子河滩的时候,是他们打断了牛腿扔在河滩上的!”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