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牛肉味的猪肉(上)
    .630book.l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那个证人没想到杨怀仁一句话就说出了真相,他心中骇然,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杨怀仁,眼神里全是惊恐之色。

    魏财还是老奸巨猾,虽然杨怀仁说出了真相,但是他惊骇之余,想起他吩咐他们去把两头大黄牛打断腿让后扔到杨家庄子的河滩上栽赃嫁祸的事情,应该不可能被庄子里的人看到。

    杨家庄子现在围起来建设成了开心农场,生人是进不去的,不过从涡河上,还是可以远远的打探到杨家庄子的大体情况。

    在这个嫁祸的诡计实施之前,魏财考虑到了很多,他们去河滩上扔牛的时间和地点,也正是经过多日观察后选定的。

    当下城中百姓早习惯了一日三餐,但穷苦人家,还有绝大多数庄户人家还是一日两餐的,就是东京城周边的许多庄子里便,也只有杨家庄子的庄户们一日三餐。

    当时是正午时分,杨家庄子的庄户们都回家用饭,田埂里和河滩上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做事又十分谨慎小心,哪里会有人证看到他们扔牛?

    魏财断定了杨怀仁这是信口胡诌,根本不可能有人证,于是对徐推官和两位范吕宰相说道,“几位大人,杨怀仁这是仗着他侯爷的身份胡搅蛮缠了?”

    杨怀仁背着手昂着胸笑骂道,“魏老头,你这话就不对了,这小子说他看见我家庄户打断牛腿就是事实,我家庄户看见是他打断牛腿难道就是信口胡说了?”

    范纯仁听了这话心里想笑,看当着许多人面前又不好失了态,才没有笑出来。杨怀仁这理由看起来是胡搅蛮缠,但是他冠冕堂皇的说出来,还真不好找出什么破绽。

    这种事很常见,反正就两个当事方,你指责我我指责你,没有第三方作证的情况下,还真没法断定是谁在说谎。

    杨怀仁就是抓住了魏财的阴谋诡计中这点小小的破绽,抓住不撒嘴,魏财还真没有什么办法能把他的人证做成了铁证。

    其实杨怀仁所说的,还真不是有庄户亲眼看见的,这一切过程,都是他推断出来的。

    杨家庄子西南背山东北面水,只有东南和西北两条路进庄。庄子自从逐渐建设成开心农场以后,整个庄子都被圈围了起来,除了本庄的人能随意出入之外,外人要是进庄,不可能不被人发现。

    杨怀仁当初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他在后山坡地上建立的大棚蔬菜能够不被人破坏,也是为了保护庄子里的产业,去大宅里的各种作坊进货的商人,也都是在监督下出入庄子的,他们也见识不到整个杨家庄子的全貌。

    既然如此,从昨天老李头所说的话里可以判断,那两头大黄牛出现在庄子边的河滩上,就出现的很莫名其妙了。

    赶两头牛进入杨家庄子实在太惹眼了,不可能没有人看到的,可事实是确实没有庄户们见到,那么只能推断这两头牛,并不是走陆路从庄子的前后路口进庄的。

    那么唯一的理由,就是这两头牛是有人从涡河上扔到庄子边的河滩上的。正常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把两头宝贵的耕牛打断腿扔到河滩上,这么一想,就很快可以想到只有魏财和耶律迪傲会这么做了。

    杨怀仁把聚园开业第一天到后来耶律迪傲威逼利诱契丹牛贩子停止贩卖牛肉,再结合他们在杨家庄子做的事情,魏财的计策一点一点显露出来,最终一整套连环阴谋陷害杨怀仁的诡计展现在他眼前。

    这计策确实很阴险,杨怀仁若不是实现察觉并早做了准备,眼下就要面对进退两难的境地了,不管他用没用这两头黄牛的牛肉,他都说不清楚了,至少在旁人眼里,他是有动机有资本故意欺瞒官府的。

    魏财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冷眼注视着杨怀仁的眼睛,杨怀仁心中无私,并不惧怕他,又狠狠的瞪了回去。

    魏财怒斥道,“姓杨的,你非要狡辩是吧?我们还有物证,你家随园昨日明明已经没有牛肉可供出售了,怎么今日又开始出售牛肉面了?

    这牛肉就是昨天送去官府屠宰的那两头大黄牛的,这就证明了你是为了要贩卖牛肉,才想出了这套欺瞒官府,私自打断了牛腿骗取牛肉的诡计!”

    众人顺着魏财的话只要稍微一琢磨,就很容易觉得他说的很合理,这一切确实很像是杨怀仁故意为之,眼下只不过是强词夺理罢了,这么一来,不管魏财安排的所谓“人证”可不可信,杨怀仁都说不明白了。

    可杨怀仁并没有慌张,从容淡定地他从身边一张桌子上端起一碗刚从后厨端出来的一碗面来,给两位宰相和众人展示了一下。

    接着他装出一副老先生的样子意味深长的教育道,“魏老儿,你也是个在厨行里呆了四五十年的老厨子了,你现在是不是老糊涂了还是老眼昏花?你仔细看看,这碗面里哪里来的牛肉?!”

    魏财觉得杨怀仁这话太无耻了,这不睁着大眼说瞎话吗?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说这种话竟然脸不红心不跳,跟个没事人似的,这得多厚的脸皮?

    魏财抢过他手里端着的那碗面来,送到范吕二位宰相面前,指着碗里面条上边的几块肉说道,“请两位相公仔细看看,这是不是牛肉?他姓杨的小子真当我们老眼昏花吗?是不是大白天的说胡话?!”

    范纯仁看了看碗里的肉块,狐疑的对杨怀仁问道,“知义,这不明摆着的事嘛,你何必……唉……”

    “两位相公,”杨怀仁从装竹筷的竹筒里拾起一双筷子,夹起那碗面里的一块肉说道,“魏财小老儿这是指鹿为马啊,你们不可能连猪肉和牛肉都分不清楚吧?”

    “这……”

    范纯仁和吕大防面面相觑,脸上同时露出了尴尬之色,他们虽然是宰相,可他们可是严格遵守圣人之言的文人,猪肉都不曾吃过,本来就是分不清猪肉和牛肉的区别,杨怀仁这么一问,倒突出了他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本色了。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