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拾牛不昧
    .630book.l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杨怀仁既然这么说,那就连看也不用看了,那两头黄牛被宰杀之后肯定连肉都没从牛身上分割下来,完整的放在地窖里。

    魏财原本觉得他的整套计划天衣无缝,没想到人家杨怀仁根本没用他“送”的那两头耕牛的牛肉,他诬陷杨怀仁的理由就站不住脚了。

    不过他还是不肯放弃,依旧强词夺理地指责到,“姓杨的,你现在没用,不代表你将来不用,说不定今天让你蒙混过去,明天你就用了呢?”

    “这些牛肉我当然会用!今天虽然没用,明天也会用!”

    范纯仁和吕大防听了杨怀仁的话心中一惊,心道我们原来以为你被人家抓住了痛脚,可现在已经证明你不需要牛肉也能用猪肉做出牛肉味来,那干嘛还要意气用事再去用那些耕牛的牛肉呢?

    本来魏财状告你的证据就不充足,你如果非要跟他置气而用了这些牛肉,这不是等于自己明明看见了人家给你挖好的大坑,你还要闷头往里边跳吗?

    范相公私底下拿手背甩了杨怀仁一下,以示提醒。杨怀仁却浑然不在意,转向了在一边战战兢兢的徐推官,“徐大人,本侯问你点关于咱们大宋律法的事情,还望徐大人不吝赐教。”

    徐推官忙躬身答道,“杨侯尽管问,下官知无不言。”

    “那就好,”杨怀仁背着手笑眯眯地看着他,“咱们宋人庄户饲养耕牛,是不是村镇上的里正都要调查统计之后,然后上报上级衙门记录在案?”

    “杨侯说的不错,涉及农业生产的事宜,官府都十分重视,用作耕作的牛,官府都有记录的。”

    “嗯嗯,那我家庄子里在这个记录中,有多少头牛啊?”

    徐推官主观刑事,这个还真不清楚,幸好因为这个案子是关于耕牛的,跟他来的几个小吏中倒是有个专门记录开封府各村各镇饲养耕牛的书吏,听杨怀仁提出这个问题,他小声说了句,“如果小底没有记错,杨大官人庄子里应该饲养了耕牛三十六头。”

    杨怀仁故意大声又问了一次,“你可确定是三十六头?”

    那个小吏吓了一跳,当着几位大人物面前,他也不敢莽撞回答,而是仔细回想了一下,等确定了这个数字之后,才小声答道,“回禀诸位大人,杨大官人庄子上原本就有十二头耕牛,去年秋上又添了二十四头,共计三十六头没错。”

    杨怀仁嫌他说话声音太小,命令他大声再说一次,小吏不敢违拗,只好大声又说了一遍,“共计三十六头牛没错!”

    “那就好,那就好!”

    杨怀仁忽然拍了几下巴掌,高调地向大家宣告道,“本侯那就劳烦开封府衙门去我家庄子里再数一遍,是不是还有三十六头耕牛!”

    他这么一说,吕大防首先听出了这话里的含义,结合杨怀仁现在淡定的表情,他猜到了杨怀仁这是早就看破了对手阴谋诬陷他的整个计策,所以才早准备好了各种证据来反驳那些诬告者。

    吕大防心中暗乐,这小子演技可以啊,恼了半天原来他早就胸有成竹,害的朝堂上还什么正事都不干专门争论了一上午他欺瞒官府私下宰杀耕牛的事情,更害的他和老范两位老头大老远专门跑了一趟。

    杨怀仁自信满满的气场顿时就把徐推官和那几个小吏镇住了,他们一听杨侯爷都这么笃定了,那么他家庄子里的耕牛肯定是三十六头一头不少,根本没有去查验的必要。

    杨怀仁接着问道,“徐大人,本侯在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捡到了什么东西,交给了官府,这件东西又无人认领,我再从官府出钱买回来,这整件事里边,不知我可有触犯了什么律法?”

    徐推官挠了挠头,宋律里对拾到东西的物权问题,还真没有详细的规定,往常如果有类似的案子,除非失主如果有证据能证明东西确实是他丢的,倒是可以要求拾到东西的人原物奉还。

    可真到了人家失主拿出证据证明的东西的所有权之后,捡到这样东西的人即便一开始不承认,这时候也会老老实实把东西交还失主了。

    对于这个拾到东西的人的处罚,律法里是没有明确规定和量刑的,官员一般按照普世道德的准则对他进行口头惩戒,或者稍微打上几板子也就算了,也没有人会反对。

    就算真的判刑的时候说按律怎么怎么样,也不过是强行把拾到东西不还的人归类到强行非法占有这种罪名上去。

    不过古人整体个性都比较老实,一般拾到别人丢的东西都会交到衙门里,很少有那种昧着良心私自昧下的事情。

    当然最常见的情况是,如果是捡到一文两文的铜钱,自己装兜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失主也不会找,甚至都不会察觉。

    既然杨怀仁问的是律法中的规定,徐推官意识到一开始杨怀仁说的昨日那几个庄户送到衙门里的那两头黄牛,可能真如杨怀仁所说,是他家庄户在河滩上捡到的。

    所以他只好陪着笑脸恭维道,“侯爷家的庄户拾‘牛’不昧,送到了衙门中,真是难能可贵。”

    杨怀仁哪里需要他拍马屁,摆了摆手,接着问道,“昨天那两头牛无人认领本侯花钱从官府买了回来,就是可以用喽?”

    徐推官心想,你都证明了那两头牛是被人打断了腿扔在你家庄子河滩上的了,这还有谁敢认领?难道不怕被追究伤害耕牛的罪名吗?

    以往对于自然死亡的,或者有充足人证可以证明的的确是意外死亡或者因伤失去耕作能力的耕牛,官府也是收回来指定屠夫屠宰之后再按一个很低的价格卖还给牛原来的主人,这都是惯例。

    对于类似的无主之牛,既然是你家庄子里的庄户捡到送来官府屠宰的,那么你再买回去,自然没有触犯刑律,这样的牛肉你不爱怎么用就怎么用嘛。

    徐推官客客气气地答道,“侯爷说的是,这些牛肉侯爷自然是可以随意处置。”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