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辽使的怪病(中)
    .630book.l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杨怀仁细想了一下,辽使耶律迪迪得了一种怪病,他们辽国大夫水平不咋地,治不好他,所以他来到大宋,除了带着政治任务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要治病。

    “你们有没有查探到他到底得了什么奇怪的病?单是他得病来说,这件事不算多么奇怪啊。”

    连子庚笑道,“侯爷说的是,人吃五谷杂粮,生病是很正常的,耶律迪迪来大宋寻医问药,也完全合乎常理,怪就怪在他来了这么些天,东京城了所有的医馆和郎中找了个遍,可竟然没有一个大夫能瞧好他的病,你说怪是不怪?”

    杨怀仁明白这事情怪在哪里了。要说医疗条件和大夫的医术水平,古代和后世相比其实差距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悬殊。

    从对疾病的认识来讲,到宋朝年间,古人对绝大多数疾病都有了基本的认识和诊疗手段,跟现代非要比较的话,差距应该在医疗器械和理论上,医术上,甚至古代的中医郎中手法更熟练。

    就拿玄参举例,虽说他是个治疗外伤的大拿,但是诊脉针灸他样样精通,自从杨怀仁把他弄来了杨府,府上有人得了什么病都是他给治的,寻常的发烧感冒啊,肚子疼关节炎啊,他开一服药,或者拿出针来扎几下,都是药到病除的,大家见了他也乐的奉承一句玄神医。

    古代没有后世那么多污染,水是清的,云是白的,天是蓝的,人们很少患上癌症那种不治之症,大多数疾病都是因为饮食上不注意卫生引起的,也就是常说的病从口入,真正得了什么怪病治不好的还真不太常见。

    古人平均寿命短,最大的原因除去生活水平不高之外,因病而死亡的也并不是因为大夫医术不行,而是一种讳疾忌医的愚昧,大家得了小病小痛的都比较忌讳看大夫,才导致了很多人都死于并不是那么难治疗的疾病。

    这样的问题在地位尊贵的辽使身上应该不会发生,他没有忌讳,更不会缺钱买不起药。东京城里的郎中也可以代表大宋的最高水平了,他们都治不了,那么这位耶律迪迪的病看来还真的很奇怪。

    面对聚园的竞争,杨怀仁已经不再担忧了,小的阴谋诡计,也不会把随园真的就怎么样,单单凭借耶律迪傲这种经营能力,聚园敢开在随园对面,早晚要关门大吉。

    从环县往东京城运送的第一批牦牛已经在路上了,杨怀仁约摸着十天之内就应该到东京城,只要有了牛肉,聚园唯一对随园的限制也将不存在。

    晚上选择去哪里睡觉,还真是一个大问题,杨怀仁站在后宅里发呆,不知怎么办才好。去何之韵的房间,就被他赶了出来,说是官人和莲儿新婚燕尔,应该多陪陪离那儿妹妹。

    杨怀仁转头去莲儿的新房,莲儿同样扭扭捏捏表示官人应该多陪陪韵儿姐姐,不要让她觉得受到了冷落。

    到最后就是人家姐妹情深,杨怀仁发现他虽然娶了两个媳妇,可竟然没有一个老婆的地方能让他好好睡觉。

    看来齐人之福不是那么好享的,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谦让起来,最后倒霉的还是他。

    杨怀仁只好叹气,恨自己没有小七那样的本事,如果被老婆赶下床,起码还有房梁可以将就一晚。

    去跟天霸弟弟他们挤挤凑合吧,又怕这帮小子阴阳怪气地挤兑自己,他只好去书房凑合了一宿。

    第二天一大早韵儿和莲儿发现官人没在她们任何一个人的房里过夜,就开始满院子了找,找到书房看见杨怀仁可怜巴巴盖着一床单薄的夏薄被蜷缩在书房的一张软塌上的时候,两个人又开始请罪。

    杨怀仁倒不怪她们,只能怪这世道,做女人难,做男人更难,做个能享齐人之福的男人,那是难上加难。

    美食很多时候都能解决人的烦恼,杨怀仁自己整了个肉丝面疙瘩汤喝了个饱,整个人舒服多了。

    摸着鼓起来的肚子刚要出门走走下下食,迎面来了个传旨的公公,杨怀仁感觉整个人又不好了。

    昨天的事情看来两位相公已经禀告了宫里的两位大佬,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这一次下旨传他进宫,杨怀仁也不知是福是祸。

    如果是两位大佬欣赏他击败了契丹人的阴谋陷害的行为,那还好说,如若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引起了辽使的不快,到宫中两位大佬那里反咬了他一口,这就不好办了。

    事情是好是坏,杨怀仁也决定不了,只有乖乖的跟着这位公公进宫。

    宫里正在上朝,杨怀仁没有资格参加,只能在一个偏殿里等。独自坐在偌大的一间屋子里,可把他无聊死了,看看门口站岗的卫士和小太监跟石头人一样一动不动,杨怀仁决定躺下来补个觉,昨夜实在是睡的不太好。

    怎么说宫里的东西就是豪华呢,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偏殿,宽大的坐榻也十分舒服,杨怀仁刚一歪道立即就开始打起呼噜来。

    这次传旨召见杨怀仁的是赵煦,散了早朝之后,赵煦便来到了偏殿,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殿里鼾声如雷,门前侍立的几个人尴尬地刚要进门去叫醒他,却被赵煦拦住了。

    赵煦悄悄地走进房去,看到杨怀仁睡觉的样子,不禁莞尔。这么大人了睡觉还跟个小孩子似的,嘴巴还吹泡泡,这真是……高,实在是高啊。

    杨怀仁正睡得香甜,感觉到鼻子有点痒痒,烦躁地张开惺忪睡眼看到赵煦的时候,一下就清醒了过来。

    他一边打着一个长长的哈欠,一边给赵煦见礼,“微臣……嗷呜……参见……”

    “行了行了,不必多礼。”

    赵煦无奈的摇着头,心道天底下像杨怀仁这样懒懒散散的侯爷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朕这次召你进宫,是有件事吩咐你去办。”

    “陛下尽管吩咐,”杨怀仁拍着胸脯说道,“微臣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会帮陛下办成的。”

    “不用你上刀山下火海,你能不能给辽使把他的怪病给治好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