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辽使的怪病(下)
    .630book.l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杨怀仁心里那个愁啊,哥们你没搞错吧?你还真把我当全职高手了?

    面对赵煦的要求,杨怀仁实在没想明白他身上哪里长得像个郎中了,找一个厨子去给人家治病,比找个公公生孩子还……靠谱那么一点,但是也仅仅是一点点而已,这一点点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换做别的事,杨怀仁胆子大,串个场玩个票也就算了,可治病的事情关乎人命,这哪里能开玩笑?

    “陛下,微臣刚才是不是幻听了?”

    “啥是幻听?”

    赵煦早习惯了杨怀仁说话时不时蹦出些新鲜的字眼,所以也见怪不怪,反而觉得能从他身上学到不少新的知识。

    杨怀仁对于自己引领大宋语言潮流的地位并不那么在意,他忙给赵煦解释道,“刚才陛下说让微臣去给辽使耶律迪迪瞧病,微臣没听错吧?”

    “哦,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啊,你没听错,朕刚才说的就是这么个意思。”

    “可我不是个郎中,我是个厨子!”

    杨怀仁摆出一副哥们是厨子哥们骄傲的架势来说道。

    “朕知道啊,不过这个要求是契丹人自己提出来的,并不是朕要为难你。”

    原来是契丹人提出来的,杨怀仁就更来气了,昨天你老小子的儿子还在想方设法陷害我呢,今天就当做没发生这事一样,还请我给你治病,真当哥们没脾气呢?

    不过想归想,杨怀仁还真发不出什么脾气来,辽使对于大宋来说是最重要的外国使节了,人家提了要求,大宋朝廷都要尽力满足,请个小小侯爷去帮人家瞧个病,还真没法拒绝。

    连赵煦这位大宋的皇帝都出面了,杨怀仁还真没法拒绝,不过他转念一想,他历来所学的知识里,非要硬说和医学有关系的,药膳学不知道算不算,那点后世看起来很浅薄的医学知识,在古代也能勉强算得上一个蹩脚郎中了。

    杨怀仁答应了下来,赵煦非常高兴,他也心知这是为难了杨怀仁了,不过辽使最近弄出来的事情搞的朝堂上争论不休,他也闹心了很久了。

    对于昨天的事情,赵煦也夸赞了杨怀仁几句,这才放他出宫,不过赵煦还是安排了一个小公公跟着他,说是给他引路,实际上也是赵煦担心杨怀仁在给耶律迪迪瞧病的过程中再引起什么外交事故来,才安排个人盯着他不让他冲动闹事的。

    说是小公公,其实这位姓牛的公公也得有四十来岁了,只不过个子瘦小,皮肤白净,下巴上又没有胡须,看上去年纪不大罢了。

    杨怀仁先回家领上了玄郎中,然后才去了都亭驿。都亭驿作为当时最大的“外国使馆”,比鸿胪寺专门迎接、招待和处理外交事宜的衙门可要气派的多。

    牛公公给看门的契丹卫士说明了来意,一个管家模样的小辫子便引着三人来到了院落的后宅中。

    一路上全是些前边剃个大光头,脑后绑着个小辫子的契丹人,让杨怀仁很是新鲜,东京城里胡人其实挺多,杨怀仁也见过了不少。

    不过大多数胡商都习惯了穿宋人的服装,生活习惯也自觉地贴近宋人,像契丹人这样住在中院还保留着草原上的生活习惯和装扮的胡人,还真不多见。

    契丹人骨子里对身体相对瘦弱的宋人有一种天生的鄙夷,见到杨怀仁和玄参,都表现出来一种无礼和傲慢,连看过来的目光都牛币哄哄。

    他们越是傲慢,杨怀仁就越是昂首挺胸,用一种比他们更傲慢的目光瞪了回去,嘴里还念念叨叨着,你们骄傲个屁啊,大光脑袋还绑个小辫子,跟乌龟王八长了个蛇虎流子长尾巴似的,这审美哥也是醉了。

    契丹老爷们对杨怀仁充满了恶意,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契丹妹子们对风度翩翩仪表不凡的杨怀仁投来的目光可是充满善意的,不光善意,还有一丝丝的暧昧。

    这个也不难理解,这些契丹妹子们在塞北见到的男人都是些粗鲁的大光头和小辫子们,今天看到杨怀仁,估计也是把他当做了“小鲜肉”了吧。

    杨怀仁心里想对这些契丹汉子们说的,还是那句话,跟老子比智商算老子欺负你们,有本事跟老子比颜值,羞愧不死你们算我输!

    七拐八绕好不容易走到了耶律迪迪的卧房门前,从门里走出一个白胡子宋人老头来,他身后还跟着个背了药箱的小童。

    老先生不认识杨怀仁,只当他也是个被耶律迪迪请来给他瞧病的郎中,他好似有话对杨怀仁说,可当着门前站岗的契丹卫士,他又不好说的太清楚,只是含糊不清像是自言自语地念叨着,“唉,治不了,不好治,治不好,不能治啊……”

    一咕噜话跟念经似的,杨怀仁都没听了真切,就更不用提那些契丹人了,所以并没有什么人在意这老头嘟囔了些什么。

    杨怀仁还没回过他话中意味来,老头已经走远了。这时门里又走出一个人来,正是耶律迪傲,见了杨怀仁,他一改以前那种傲慢欠扁的样子,毕恭毕敬地感谢杨怀仁肯来这里为他父亲瞧病。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小子今天跟吃了一罐子蜜似的,杨怀仁虽然不喜欢他,也只好装出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寒暄了几句。

    耶律迪傲领着他们三人进入辽使的卧房,见到耶律迪迪的时候,杨怀仁这种外行,第一眼就猜到了这老契丹人是得了什么病了。

    如今已经开春,虽然天气也还有些冷,但是大家也都换下了厚厚的冬装,换上了稍微薄一点的衣衫,而耶律迪迪的房间里烧着火盆,他还是一身毛皮装扮,好似非常怕冷。

    他全身都被硕大的毛皮包裹住,身形看上去也是高大,却因为生病瘦弱了之后,没有了威猛的感觉,他唯独露出来的,是一张蜡黄的脸和一双眼白都变成了暗黄色的眼睛,杨怀仁正是看出了他这是严重黄疸的症状,判断出了耶律迪迪得的所谓的怪病,是肝炎。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