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怀仁瞧病
    .630book.l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杨怀仁虽然不是个专业的大夫,但是对于后世一些常见的疾病,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尽管他也不会治,可严重的肝病的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说他一眼便看出了耶律迪迪的病,也不算奇怪。

    奇怪的是他这个肝病也应该算是常见病的范畴,怎么都传说他得的是一种怪病呢?杨怀仁有些想不明白了。

    辽国的大夫也就算了,杨怀仁也实在不了解胡人大夫的水平,但是东京城里这些大宋的郎中,是绝对不可能看不出耶律迪迪是得了肝病的。

    可为什么他们口径一致的说这是怪病,他们治不了呢?

    杨怀仁想起刚才那位老郎中走出去嘟哝的那几句话,渐渐的想明白这里边怎么回事了。

    在当时比较流行的中医著作中,对于肝病的描述,并不是有统一的叫法的,有的医书中叫“息贲”,有的书中叫“肥气”。

    描述的大都是人的了肝病之后的症状,对于病理和医治手段上,并没有一种药到病除的经验方。

    肝病在初期,对于古代郎中来说,也是不难治疗的,大家大都采用的是以养代治的方法,三分治七分养,用这种调养的方法治愈的轻度的肝病病例也很多见。

    如果肝病是晚期,到了肝癌或者肝硬化的程度,别说古代,现代除了肝移植之外,也没有特效的药物能治好的。

    杨怀仁这下意识到那些辽国和大宋的郎中们推说耶律迪迪得的是一种怪病,不肯以为他医治的原因了。

    如果换了是个普通的病患,大不了告诉他实情,开些药物缓解他的痛苦或者尽量延续一下他的生命也就是了。

    但是耶律迪迪身份特殊,就不能当寻常人来对待了。他不是傻子,他右下腹疼痛,难道不知道这是肝脏有了问题吗?

    那些郎中们说着病怪,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有把握能把耶律迪迪的肝病治好,所以才找了个理由来推脱而已。

    这也怪不得人家,这种病,治不好太正常了,但是知道难治还要给他治的话,治不好他们的后果肯定很严重,不光名声要毁,说不定还会招来杀身之祸。

    所以人家只能一开始就说自己水平有限,治不了他的这种怪病。杨怀仁想明白了这一点,肯定也不想趟这趟浑水。

    简单的寒暄问候之后,杨怀仁也懒得请玄参出马了,他自己装模作样的问了几句病情,然后把手搭在耶律迪迪的手腕上号了一下脉。

    旁的大夫给人号脉,大都是一小会儿,顶多数十个数的工夫,杨怀仁不知来的什么劲,手指放上去就不挪开了,闭着眼睛嘴巴跟念经似的还念叨了起来。

    耶律迪迪父子一看杨怀仁这架势,心中一惊,看来这个杨怀仁是个人才啊,和别人就是不一样,看人家号脉的样子,都跟别人不同。

    特别是耶律迪迪,心里五味杂陈。杨怀仁的事情他打听了不少,除了精湛的厨艺之外,最让他关注的,就是他听说杨怀仁的师父是为神仙。

    既然杨怀仁是神仙的弟子,那跟普通人比起来,肯定是有高明之处的。他这个病得了很久了,可寻遍了大辽的名医,都没有人能治好。

    他只好以郡王的身份,自己申请甘愿出使大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听说中原多奇人异士,这里边有一些人,能治好很多比他还要严重得多的怪病。

    可是他来了大宋之后,并没有遇到那些传说中腾云驾雾无所不能的奇人异士,在大宋人才云集的首都开封,寻遍了所有大宋名医,也没找到一个能给他把怪病治好的郎中。

    就在他绝望的时候,昨天他儿子耶律迪傲气鼓鼓的回来,向他禀报了昨日发生的事情。

    耶律迪迪细想之下,觉得杨怀仁比他想象的还要神秘莫测,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奇人异士?打听之下,才听说坊间有传言说杨怀仁是神仙弟子,所以这才连夜上书大宋朝廷,请求杨怀仁能给他瞧病。

    耶律迪迪深知杨怀仁知道他们父子俩才是聚园的幕后老板,要是他们自己出面请,人家多少会埋怨他们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情,不肯出面给他治病,不过他以辽使的身份向大宋朝廷提出要求,杨怀仁这位小小侯爷,就没有办法拒绝了。

    看着杨怀仁专心致志的样子,确实跟普通的郎中不太一样,在耶律迪迪看来,这也许就是奇人和普通人的区别了。

    杨怀仁的确也非常认真,随便换一个不知道他身份的人看到他现在这副样子,肯定会毫不怀疑这是一位高明的老中医。

    实际上呢,杨怀仁心里在干另一件事。过了不知道多久,杨怀仁才缓缓睁开眼睛,压在耶律迪迪手腕上的两根手指头也收了回来。

    他脸上装出一副好似三十年没吃过肉的忧愁样子,心里却暗自笑道,“嗯,嗯,这契丹老头五分钟脉搏跳了五百多下,合着一分钟一百来下的脉搏,看来挺正常!”

    要是耶律迪迪父子知道杨怀仁这位他们眼中的“神仙弟子”这么久的工夫就干了这么一件事,不知道他们会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看着杨怀仁脸上的忧愁脸色,耶律迪迪心里咯噔一下,忙问道,“杨侯爷,不知老夫的病,如何啊?”

    杨怀仁假意又询问了一下他哪里疼啊,脑袋胳膊哪里还有什么不适啊之类的闲话,等他一一详细作答之后,才装作老成持重地说道,“辽使大人,你这病,本侯实在治不了啊。”

    耶律迪迪脸上全是失望的神情,“杨侯爷,老夫这病若是连你这位神仙弟子都说治不了,老夫可就无计可施了。”

    杨怀仁听了这话心中觉得好笑,这得多么愚昧啊,还真当这世上有神仙?不过他也早料到了正是因为这一点,耶律迪迪才会蠢到请他以为厨子给他瞧病。

    杨怀仁本也打算学被的郎中一样,敷衍他一下应付公事的。可他刚要开口告辞离开,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件事来改变一下历史的走向呢?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