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讨价还价
    .630book.la ,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大宋最新章节!

    (月初啦,求票求票!)

    杨怀仁摸着想象中的胡子,学着老中医的口吻说道,“其实呢,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耶律迪迪父子一听这话,觉得又有了希望,异口同声的问道,“什么办法?”

    杨怀仁斜睨了一眼这对奇葩父子,又唉声叹气地摇了摇头,嘟囔了一句,“唉,还是不好说啊……”

    耶律迪迪早就听说过这位侯爷贪恋金银珠宝,心想这小子先说治不好,又说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现在又说不好说,这很明显就是摆架子了。

    耶律迪迪心里有火气,但又不好发作出来,他猜想杨怀仁肯定是知道他现在这种病肯定不好治,只有杨怀仁有办法,所以才故意欲言又止,欲罢换休的,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要讹上一笔钱罢了。

    “哈哈……”

    耶律迪傲忽然大笑起来,“杨侯爷果然跟传言中的一样,是个少年英才啊,我耶律迪迪向来喜欢和有本事的人交朋友,既然如此,不如杨侯爷直接开个条件,你要怎么样才肯帮本王治病?”

    “过奖过奖。”

    杨怀仁客客气气地陪着笑脸说着场面话,心里却暗骂耶律迪迪这老胡子真他姥姥的有心机,第一句先称赞一句拍拍马屁,第二句又来套近乎拉关系,到最后又自称“本王”,那就是提醒杨怀仁他是个什么身份,让杨怀仁不要太放肆。

    “不怕贵使笑话,本侯这点本事,算不得什么,都是别人不乱吹嘘的罢了。本侯的师父,那才是真有本事,别说是治个什么怪病,就算是起死回生,又有何难?”

    杨怀仁的话也回的有意思,我管你什么身份呢,就是你家皇帝耶律洪基来了,在也眼里也不过是个老胡子罢了,你个小破郡王算个鸟啊?现在怕死的是你,我随便吹出个我师父能起死回生来,就不信你不来求我!

    耶律迪迪听后面露惊喜之色,他被这个肝病折磨了好久了,肝病的病痛本来就是十分痛苦难熬的,而且得了这个病之后人的身体日渐虚弱,本来高大健壮的他已经变成了个弱不禁风的样子,他极度渴望有人能妙手回春,帮他解脱出苦海。

    杨怀仁见他动了心,继续说道,“本侯就是个商人,商人嘛就讲究唯利是图,我们的口号就是‘只要钱到位,啥都不是事儿’……”

    他说着还给了耶律迪迪一个飞眼,样子极尽一个大奸商的贪财本色。

    杨怀仁说得这么直白,耶律迪迪也不用再继续打官腔了,脸上淡淡一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这就是让杨怀仁开价了,杨怀仁也不含糊,同样不说话,伸出一只手到他面前,张开了五根手指。

    “什么?杨怀仁,你太过分了吧?”

    耶律迪迪看到他伸出五根手指,有些犹豫,还没有做出决定,可一直站在床边的耶律迪傲先不服气了。

    对于杨怀仁这种身份地位的人,他伸出五根手指代表了多少钱,耶律迪迪父子俩是心中有数的,这个计算单位,肯定是万贯,不可能是千贯或者更低。

    他第一次伸手就开价五万贯,这也太贵了,要知道大辽从大宋每年的岁币里拿到的现银,才十万贯而已。

    耶律迪傲年轻性子急,杨怀仁也不跟他计较,而是瘪了瘪嘴十分不屑地瞟了他一眼,心道你个不孝子孙,你爹在你们大辽好歹也是个郡王,他的命在你眼里还不值五万贯?切!

    当然,既然双方把这件事都当做一桩买卖来做,杨怀仁开了价,耶律迪迪自然也可以还价,于是他想了一下,也伸手还了价,伸出了两根手指。

    哎呀我去!杨怀仁乐了,你个耶律迪迪好聪明啊,我出包袱你都知道出剪子了,这智商代表了契丹人的最高水准了啊,简直逼近人类的水平。

    要玩猜丁壳是吧,既然你出剪子,老子只好出锤子了,杨怀仁对着耶律迪迪伸出的两个手指含笑摇了摇头,把五根手指收了起来,包袱变成了锤子。

    十万贯?!你咋不去抢呢?耶律迪傲快崩溃了,他觉得杨怀仁这样狮子大开口实在是太不靠谱,谁他女良的听说给人治个病开个方子要花十万贯钱的?!

    他想劝一下他爹,可是又怕他话说出口会不会让他爹误会他小子为了钱财连老爹的命都不顾了,所以想说又说不出来,好似喉咙里卡了个老鼠似的难受。

    耶律迪迪怎么不知道杨怀仁这是漫天要价?可是他现在也意识到如今求人的是他自己,不管花多少钱,只要能换回他一条命,都是值得的,只是一下拿出这么多钱来,他不可能一点儿也不心疼罢了。

    玄参在一边看热闹,牛公公可就懵逼了,他琢磨不明白这一位辽使一位大宋的侯爷在干什么,不是瞧病嘛,怎么划起拳来了,这是要喝酒吗?

    杨怀仁一脸得理不饶人,心道老子好就是打劫了,反正打劫一个胡人没有半点心理负担,而且还能往自己脸上贴金,比如见义勇为,劫富济贫……

    耶律迪迪无奈地笑了笑,一只枯干树枝子似的手抓住杨怀仁的胳膊,另一只手把杨怀仁攥气来的拳头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打开。

    “一口价五万贯钱,就这么说定了。”

    “哈哈,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人做买卖,知道进退,不像某些年轻人,哈哈……”

    耶律迪傲在一边,当然知道杨怀仁说的那个不知进退的年轻人是谁。他恨不得当场把杨怀仁咬死的心都有了,明明这小子才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人,竟用如此口气说话,让他好不气恼。

    耶律迪迪心里也恚怒极深,辽**事强大,可要论经济,连大宋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塞外苦寒之地哪有中原和江南那么物产丰富,百姓更没有大宋百姓那么富庶。

    五万贯现钱的财富在富人边地的大宋还很不算什么,但在大辽就是数的上号的富人了,耶律迪迪的财产都是些牛羊,土地都是不少,可这些也不值什么钱,这五万贯钱基本相当于他家中现钱的半数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