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神仙药方(上)
    耶律迪迪没有办法,人都是到了某种时刻,才会懂得生命的宝贵,才会更加去珍惜。钱财没了可以再赚,可命没了就真没了,不是说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人没了,钱没花了吗?

    “现在我手上没有那么多现钱,不过我立即给家里写信,下个月这五万贯钱就能从大辽运送到大宋来。”

    靠!打白条吗?你当我三岁小孩呢?杨怀仁心道,你们胡人的信用哥们实在信不过啊,现在说的好好的,说不定我把药方一给你,明天你翻脸不认人,哥们找谁哭诉去?

    杨怀仁摇了摇头,情深意切的向耶律迪迪表达了自己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美女不放流氓的意思。

    耶律迪迪脸色又难看了,“杨侯爷,你也知道,前段时间我们父子二人花销比较大,把钱都投在了聚园这个生意上,眼下确实没有那么多现钱……”

    杨怀仁听他说到聚园,闭着眼睛开始点头,脸上带着不言而喻的笑容。

    耶律迪傲现在明白了,闹半天杨怀仁这小子一直在打的,是聚园的主意!

    当初他们父子二人听了魏财的主意,在随园河对岸开了家聚园,并不是发了善心要帮魏财报仇,而是他们对于杨怀仁破坏了大辽,西夏和吐蕃之间联合制约大宋的协议而针对的杨怀仁。

    另一方面,耶律迪迪父子来到大宋,见识了大宋民间的富庶和发达的商业之后,决定投资个生意来赚钱。

    他们也懂得民以食为天的道理,开一家饭馆,而且极尽的模仿当下生意最火爆的随园,然后通过切断随园牛肉等食材的来源来挤垮随园,他们的聚园便会取代随园成为东京城里提供牛肉面的饭馆中的代表。

    可魏财的阴谋诡计落空了,聚园的买卖一直在赔钱,耶律迪迪也逐渐开始审视当初草率的听信了魏财的建议开饭馆的主意是不是正确的。

    耶律迪傲不像他父亲那么想的,他对聚园还是充满了信心,因为他们早就派出了一支队伍,去截断或破坏杨怀仁在环县的牧场运送牦牛的计划,一旦成功,他们的聚园还是有很大的希望挤垮随园的。

    眼下到了这种情况,事情就简单明了了,对于耶律迪迪来说,要么要钱,要么要命,二选一,很简单的选择题。

    耶律迪迪对于神仙的治病方法坚信不疑,他明白只有健康的身体才是他赚钱的资本,所以这种情况下也只有屈服。

    “杨侯爷,既然如此,不如这样,我们把聚园转让给你,抵销这五万贯钱如何?”

    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聚园又不是开在内城最繁华的街道上的酒楼,满打满算也就值个三万贯钱,你要抵销五万贯钱,真当我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呢?

    杨怀仁闭着眼睛不说话,装老菩萨入定。

    耶律迪迪一看人家没同意,又改口说道,“聚园,然后再加价值一万贯的银子,你看如何?”

    杨怀仁呼吸均匀,神情淡定,还是没有理他。

    耶律迪迪叹了口气,“聚园加上价值两万贯的银子,眼下在下也只能拿出来这么多了,杨侯爷要是再不满意,我也没有办法了。”

    杨怀仁对这个开价还是满意的,这才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你看你看,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吗?既然你这么说,本侯只好给你个面子,勉强答应了你吧。”

    耶律迪迪身患恶疾,即使知道杨怀仁这是敲了他的竹杠,也没法表现出任何怒意来,只能把两条细眼弯成了新月儿陪着笑表示感激。

    双方很快签订了转让聚园的契约,耶律迪傲苦着脸去准备了两大箱子价值两万贯钱的金银,这才向杨怀仁问起了治疗耶律迪迪这个病的秘方。

    杨怀仁打劫了契丹父子俩,还是让他们心甘情愿陪着笑脸,心中暗爽。吩咐人取来了笔墨纸砚,他装模作样的开始写起了药方。

    “辽使阁下,话先说在前头,你也知道本侯不是个郎中,开给你的也不是个药方,而是个药膳的菜谱。

    不过你只要按照这个菜谱进行食疗,不出三年你就会痊愈,和你没生这个病之前的身体一样好。”

    耶律迪迪一听他开的不是药方,心里有些着急,可转念一想,杨怀仁是个厨子,人家不开药方开食谱,也是正常的,只是这药膳的菜谱作用如何,就真不知道了。

    “杨侯爷,这药膳的菜谱,真的能治好我的怪病?这可是连大辽和大宋的许多名医都治不好的。”

    这种时候,杨怀仁就要发挥他大忽悠的本事了。

    “辽使阁下,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们宋人的医学,就是讲究以养代治,以食代药。很多食物本身就是药材,很多药材自然本身也是食物。

    当初我跟我师父学艺的时候,师父要教我的东西好多好多,也正是因为太多了,我一个凡人怎么可能一时半会全部学会呢?

    所以我就挑了厨艺这个最简单的来学,当初因为这个师父还骂我不长出息,还打了我一顿呢……”

    说着说着,杨怀仁突然悲伤起来,眼睛里竟泛起了两朵泪花,“直到我出世之后,才明白师父当初打我骂我都是为了我好,学了这点厨艺,文不能治国武不能安邦,想来也真是后悔不已,可师父已经回天上去了,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

    耶律迪迪父子听的愣了神,杨怀仁的表演真的太到位了,一点儿也不矫揉造作,可以说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他们脑海里也仿佛出现了一副一个仙人调教顽皮徒儿的画面。

    杨怀仁抹了一把眼泪,接着说道,“我们宋人有句话,叫‘是药三分毒’,相信你们肯定听说过。

    这个方子看着是个菜谱,其实里边使用了大量的珍贵药材,用食物的烹调方式制作出来,便把药材中原有的毒素给排除掉了,而药效又不会减弱,所以说对于你这个病,我敢拍着胸脯说,是肯定有疗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