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神仙药方(中)
    话虽然这么说,但至于有没有真的效果,杨怀仁其实也不太清楚,耶律迪迪的肝病,杨怀仁也判断不了到底病到了那种程度,单从表征上看,应该是不轻。

    病到了这种程度,妄说药到病除,那肯定是忽悠他的,杨怀仁写下来的药膳的菜谱,也不过是后世他学到的一种调养肝脾的药膳人参鸡汤罢了。

    不过拿一道简单的药膳人参鸡汤给人家,难免会招人怀疑。病人都有一种很奇怪的心理,大夫给他开服药,如果这里边添加的药材太普通太常见的话,他不会觉得这药有什么特别,更不会觉得这药会有多么大的疗效。

    但是如果药方里尽是些他们平时见不到,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稀罕药材,他们反而会觉得这服药很高深的样子,会觉得这么复杂的药方肯定有疗效。

    杨怀仁为了让这副“神仙药方”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除了原本就有的十几种常见的药材之外,又硬生生添加了十几样忽悠野驴弟弟父子俩的东西。

    比如……巧克力啊,咖啡啊,可乐啊,雪碧啊等等,然后用什么鸡也强调了加烟了字体——电视“鸡”。

    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写药方的玄参都迷糊了,耶律迪迪爷俩就别提多么懵逼了。

    杨怀仁最后瞅了瞅耶律迪傲,决定戏弄他一番,最后又加了一条药引——一勺至亲的鲜血。

    最后一句写完,他把这副“药方”递到了耶律迪迪手里,“这药膳的方子我写的清清楚楚,都在这里了。

    不要觉得你们花了五万贯钱买这道药方跟吃了大亏一样,那就错了。

    我话放在这里,这方子三天一次,三年之后不光能治好你的怪病,更主要的是,长期坚持吃这道药膳,还能延年益寿,活到一百岁不再是梦。”

    耶律迪迪一听心中大喜,原本觉得花五万贯钱买一道药膳的方子确实太亏了,可他身体这个样子也会没有办法的事,只能看杨怀仁的脸色。

    但是假如这药膳的方子不单是能治好他的怪病,长期服用还能延年益寿,让他长命百岁的话,那就不同了。

    除了他以后能长期享用这道药膳之外,他回到大辽之后还能献给大辽皇帝耶律洪基,那他耶律迪迪将来在大辽的地位,很可能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这份喜悦没延续太久,当耶律迪迪仔细了一遍这条人参鸡汤的药膳方子之后,就开始发愁了,这里边不仅有十几道药材他闻所未闻,连主要的材料电视鸡他也没听说过。

    “杨侯爷,这电视鸡是什么鸡?可否告知在下这种鸡在哪里有?这后边写的十几种中药,呃……巧克力、咖啡、可乐等等,又是何物?”

    “这个嘛,我只是听师傅提起过,其实我也没见过。”

    杨怀仁开启忽悠模式,张口就来,“按说这些你应该清楚啊,怎么还问起我来了?”

    “我应该清楚?此话怎讲?”

    杨怀仁做出一副诧异的表情,“我听我师傅说起过,这些药材和电视鸡,我们中原没有,但是在你们大辽有啊,师傅当年游历天下的时候,在太白山一代发现的一种野鸡。

    巧克力咖啡之类的药材,同样产于太白山一代,你们契丹人难道不知道吗?”

    太白山就是长白山当时的叫法,在大辽境内,不过因为长白山一点地理和气候环境都比较恶劣,契丹人都居住在平原一代,那里住的是以女真族为主的各少数民族部落。

    当时的女真族还没有统一,族群还没有二十年后那么强大,女真人的建国理想还停留在初级阶段,整体上整个女真部族还是契丹人的附属部落而已。

    以耶律迪迪在大辽的身份地位,不可能去关心太白上的住着的女真人,更不会知道太白山上有什么鸡和什么药材,在他眼里,女真人还只是他们契丹人统治的一些小部落而已。

    听杨怀仁这么一说,耶律迪迪倒是想起些事情来,女真人每年都会想契丹王族进贡许多山珍,最著名的就是人参。

    传闻里人参有起死回生之效,这一点耶律迪迪是听说过的,联想起杨怀仁给他提供的这道药膳的方子,正是人参鸡汤,他越来越对这副方子深信不疑了。

    杨怀仁察言观色,感觉到耶律迪迪已经非常相信他的话了,于是接着说道,“这道药膳之中,每一味药材都有它特殊的功效。

    比如巧克力护心,咖啡养胃,可乐健脾,等等等等。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如果你能找到,自然是好的,若是找不齐全,虽说对疗效有些影响,但是影响也不太大。

    咱们最主要的不还是养肝嘛,先把你的怪病治好了才是眼下最重要的,至于活一百岁还是活九十岁,差个十年八年的不要那么计较嘛。”

    耶律迪迪觉得杨怀仁说的有理,可是心中那个长命百岁梦想的火种一旦被点燃,就再也不可能熄灭了,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逼迫女人真给他弄到电视鸡啊,巧克力啊什么的,一定会追求最完美的药膳配方。

    耶律迪傲指着药膳方子上最后一句,板着脸对杨怀仁质问道,“这最后一条,你写的药引是怎么回事?”

    杨怀仁毫无惧色,淡淡的解释道,“用药需要药引,事半功倍,若是无引,则事倍功半。食用药膳也是同样的道理。

    耶律迪傲,你能活在这世上,也是先有父精母血,才有了你的生命,你父亲辽使阁下如今身患怪病,精虚体弱,正是需要你的时候,怎么,你不愿意吗?”

    “我……”

    耶律迪傲面对杨怀仁的口气逼人的反问,还有父亲看过来的灼灼目光,竟一时语塞,不知怎么回答了。

    他稍犹豫了一下,见父亲面露忧容,这才气短,恭敬地对他爹说道,“孩儿愿意用我的鲜血给父亲做药引。”

    “哈哈,这才是孝顺儿子嘛”,杨怀仁大笑起来,对耶律迪傲赞道,“不过耶律公子也不用担心,这道药膳,你一样可以食用,保你百病不侵,长命百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