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牦牛来了!
    拿到了聚园的产权之后,杨怀仁第一步就是贴告示告知广大顾客,聚园现在也是他的产业了,将来聚园和随园在提供的食物上会有所不同,但是不管聚园还是随园,都会有一面金字招牌,那就是怀仁出品。

    客人们很自然就会觉得原来的聚园因为在和随园的竞争之中败下阵来,原来的老板不堪经营压力,才把聚园转让给了杨怀仁。

    对于这一点,杨怀仁也不用过多的解释什么,既然那普遍的这种说法对于提升他和随园的品牌有帮助,那就让这些流言继续发挥作用。

    借着这个势头,原来随园两边卖书和文房四宝的铺子,也被杨怀仁买了过来。

    两间铺子原来的主子其实也挺郁闷的,以前的及第楼买卖不行,一天也没几个客人上门,对他们的生意也没有多少影响。

    可自从杨怀仁开了随园之后,人家是门庭若市了,可也影响了他们的生意,大家来这里都是来吃饭的,来购买文房四宝的人却少了。

    至于箇中原因,可能自恃清高的读书人觉得书店和文房四宝店里应该是恬静高雅的,门前总是排了些三教九流的吃货们,让高雅的事情变得不堪而庸俗。

    所以说越是有文化的人就是越是毛病多,两位老板生意日渐冷清,当杨怀仁提出来购买他们的铺子的时候,钱给的又很到位,他们自然也就不会拒绝了。

    稍作改造之后,于是随园的店面一下变成了原来的三倍,不过随园门前排队进店吃饭的队伍依旧没有减少。

    自从杨怀仁卖了一道药膳的秘方给了辽使之后,他们倒也没有再强迫契丹的牛肉贩子们禁止出售牛肉给随园,既然聚园都送给杨怀仁了,再做这种事就没有了必要。

    但是这些契丹人认识到了牛肉对于随园的重要性,在牛肉的价格上又提高了三成。杨怀仁倒还真不在乎涨了这点价格,但是他在乎的是,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他非常不喜欢。

    所以即便这些见钱眼开的胡商自动送货上门,杨怀仁也严词拒绝了,随园的地窖里两头大黄牛拆解的近千斤牛肉可以撑上五六天的,加上穿插着提供几天红汤面,捱到环县牧场的牦牛送到京城是没有问题的。

    果然,在杨怀仁给托掌柜送信要他运送牦牛入京的十八天后,第一批一百头牦牛运到了,因为不方便直接进城,所以就把牛群赶到了杨家庄子里。

    杨家庄子临时圈起一块荒坡把这群牦牛圈养起来,在官府报备了这批牦牛的来源之后,就可以宰杀了。

    除去内卫加急送信的三天,托掌柜把第一批牦牛运送到京城,恰好用了十五天。

    对于这次牦牛进京,杨怀仁亲自去迎接了风尘仆仆一路赶牛过来的托掌柜,两人半年未见,当杨怀仁家见到托尼贵沧桑了许多的时候,心中难免感喟,引进牦牛的事情自己只不过是出了点主意,人家托掌柜可是真正付出了太多。

    “托掌柜,真是辛苦你了!”

    托尼贵虽然和杨怀仁身份上差距很大,但是他听得出杨怀仁这句话并不是跟他客套,而是走了心的一句“辛苦了”,所以心中感动,忙感激地见了礼。

    “托掌柜,牧场的事情多亏你的日夜操劳、殚精竭虑,才有了今日的局面,小弟杨怀仁今天必须先敬你一杯。”

    说罢杨怀仁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托尼贵同样饮尽了杯中美酒,才惭愧地说道,“侯爷言重了,能为侯爷效劳,是我老托的荣幸。”

    杨怀仁接触的胡商还真不少,卖牛羊的,卖香料的,可这么多各国的胡商虽然各有不同,但是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做起买卖了都有些奸猾,人家远离乡土来到大宋,就是来赚宋人的钱财的,经商之中油滑一些也是正常。

    只有这位托尼贵,跟宋人做生意最是实诚,把那一套胡人与生俱来的油滑手段留给了其他胡商。

    一开始他也许是因为报答当初嘉王爷赵頵在他落难之时的无私救助,自从帮杨怀仁做事以来,他兢兢业业不辞劳苦,或许是因为杨怀仁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了他一个胡人,他想报答这种知遇之恩吧。

    二人亲切地聊了些家常,托掌柜也把环县建设牧场的事情大致向杨怀仁汇报了一番。

    杨怀仁忽然想起一件事,忙问道,“运送这百头牦牛一路进京,路上可否遇到过什么怪事?”

    杨怀仁知道前段时间耶律迪傲和杨怀仁进行竞争的时候,为了阻止杨怀仁得到牛肉,他肯定会派人对牦牛的运送做一些破坏的,虽然如今牦牛安全抵达京城,但他还是担心托掌柜这一路上受到了什么伤害。

    托掌柜仔细想了想,说道,“说起来这还要感谢侯爷的照顾,侯爷派去环县送信的人,应该是官府的人吧?

    他们这次也是一路护送我们来到京城的,走的一直都是官道。一路上经过各州各县,由他们出面,倒是没遇到沿路官府的刁难。”

    “那就好。”杨怀仁颔首应道。

    “不过嘛,半路上倒还真有件怪事。”

    “哦?说来听听。”

    托尼贵回忆了一下,接着笑了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个人觉得有些怪异罢了。

    刚开始运送的那几天,我们赶着牦牛一路往京城赶,总觉得背后好像有人盯着似的。这个还是侯爷派去保护我们进京的那几个兄弟最先发现的。

    这几位兄弟本来想跟这些盯梢的人会一会的,但是我担心这些人来者不善,又怕耽误了侯爷要求的运送期限,所以跟他们说运送牦牛进京要紧,所以才没有跟那些暗中盯着我们的人正面交锋。可能是那些人也发现了我们赶牛的人之中有些高手,才没有轻举妄动。

    可是过了几天之后,这帮人就不再盯梢了,侯爷的人只说他们又转头向西去了,我也就没有再在意了。”

    “恩,你做的不错。这件事你不用计较了,我自然会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