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侯爷有喜了!
    杨怀仁不明就里,可似乎也被家里这种紧张的气氛感染了,也跟着紧张兮兮地冲进了大门。恰好一个家仆也正急匆匆往门外跑,两人就这么撞了个满怀,杨怀仁顿时感觉天上升起了无数个星星。

    撞蒙了杨怀仁的人叫杨进,是最初进入杨家的那八个仆子中的一个,他年纪最小,按照福禄寿喜、财源广进的顺序排下来,正好取名叫杨进。

    刚来的时候这小子才十三岁,瘦瘦干干看着跟风一吹就能上天似的,这一年来杨怀仁对他们不薄,好吃好喝的从来不小家子气,杨进也正赶上长个子的年龄,营养的保证,让这小子如今的个头已经能达到杨怀仁鼻子那么高了。

    杨进见自己撞倒了家主,忙连声道歉,伸手把杨怀仁扶了起来,又弯下腰去帮家主弹去衣服上沾上的尘土。

    杨怀仁鼻子被撞酸了,眼泪鼻涕流了一脸,不过这会儿也顾不得形象了,扶起杨进抓着他的肩膀急切地问道,“家里这是出什么事了,怎么大家都火急火燎的?”

    杨进方才闷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又跟杨怀仁撞在了一起,杨怀仁这么一问,他才想起老夫人吩咐他去办的事情,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瓜,激动地喊了句,“侯爷有喜了,老夫人吩咐小底去随园里取醋。”

    说罢他便没头没脑地跑远了,也没管杨怀仁这位家主听明白没他说的话。

    “侯爷有喜了?”

    杨怀仁被撞得有点蒙,还没立即缓过劲儿来,随口便骂了句,“啥叫我有喜了?我也没那功能啊?真是能胡咧咧……”

    他嘟哝完了发觉哪里不对劲,又仔细琢磨了一遍杨进的话,忽然眼珠子瞪得老大,指着自己自言自语道,“是不是我当爹了?”

    愣了一下神,他立即手舞足蹈着大喊了起来,“我杨怀仁要当爹了!!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如今他有两个老婆,是哪一个有喜了呢?现在还不知道,杨进这小子也没说清楚,这就尴尬了。

    杨怀仁最希望的,当然是最好能有先有后,如果是何之韵先有了身孕,那一切都好说,若是王夏莲先有了身孕,那何之韵是不是会很失落呢?

    这年头女人嫁到夫家之后的地位,除了法定意义上的妻子和妾室之外,另一个重要因素便是她们能否为夫家传宗接代,生儿育女。

    特别是富贵人家,男主人娶了几房甚至十几房妾室的大有人在,古人对于血脉延续,有一种骨子里的执念,但凡有点本事又有钱的男人,都希望自己儿孙满堂。

    那娶了这么多老婆,并不是所有老婆都能生儿子的,这样一来,生了儿子的妾室,自然母以子贵,身价倍增,而即便是妻子,如果没有子嗣,地位也没有名头上叫起来那么高。

    杨怀仁作为一个穿越人士,其实倒不在乎这个,无论生不生孩子,或者生了儿子和女儿,在他心里都是自己的骨肉,他都会一样对待的。

    但他不能不在乎两个老婆的感受,毕竟她们的思想还停留在古人的意识形态里。如果莲儿先一步有了他的骨肉,韵儿这里脸上就不好看了。

    杨怀仁匆匆收起了笑容,三步并作两步冲向了后宅。韵儿的房间在北面,而莲儿的房间在西面,杨怀仁想也没想,推开北屋的房门迈了进去。

    韵儿的床边坐了好多人,杨母,李妈妈,二丫和莲儿一众女眷都在,韵儿则平躺在床上,见杨怀仁走进房来,她眼神里立即充满了幸福的光芒,脸色也轻描了意思红润。

    杨母脸上乐开了花,拽过儿子来坐到床边最好的位置,趴在他耳朵上怕是被人听见似的悄悄说道,“新妇有喜了。”

    宋时管儿媳妇都叫新妇,不过目前这场面,杨怀仁自然知道母亲说的这位有了喜的新妇是谁,只是这么喜庆的事情,母亲干嘛跟做贼似的偷偷摸摸地说给他听呢?

    “娘,韵儿有了儿子的孩子,干嘛还偷偷摸摸呢……”

    他刚一张嘴,杨母便捂住了他的嘴巴,煞有介事地指了指床上躺着的韵儿的肚皮,又在杨怀仁胳膊上掐了一把,小声说着,“小家伙胆子小,你大声说也不怕把他吓跑了!”

    杨怀仁听了这种迷信的理由实在是觉得好笑,可看着母亲认真的样子,又不敢真的笑出声来,只好闭起了嘴巴。

    这也不能怪杨母迷信,古代医疗条件不行,寻常百姓医疗知识也相当匮乏,特别是女性,能读书识字的就很少了,何谈生殖健康知识?

    很多女人怀孕的初期,自己察觉不出来,不注意保护,又因为没有专业的妇科大夫,由于出现意外等情况导致流产的例子实在太多了,才导致杨母如今表现出畏敌如虎的状态。

    杨怀仁对母亲的行为非常理解,也就不觉得那么好笑了。既然杨怀仁回来了,杨母便暗示大家都出去,给小两口留出点说些体己话的空间。

    莲儿出门前,给杨怀仁和躺着的何之韵分别福了一礼,说了几句祝福的话,杨怀仁见她表情真挚,心中欣慰了许多。

    看来是他想多了,他这两个老婆,一个是大大咧咧的江湖儿女,一个是淳朴的小户人家,她们都不是那种有心机的人,更没有后世影视剧里表现出的那种大富之家后宅里的勾心斗角,这让杨怀仁感觉更加幸福了。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何之韵才把她这几天感到不适的事情说给他听,还幸亏母亲天天盼着抱孙子,这才请了大夫来把了脉,确定了韵儿怀孕的事情。

    杨怀仁心里觉得很愧疚,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新式蔬菜上市的事情,忽略了家人,连媳妇有了身孕这种事,他都是全家最后一个才知道,真是不应该。

    他轻轻爬上床去,一只手把韵儿搂在了怀里,另一之手温柔的放在她的肚皮上,似乎感受到了一个小生命正在茁壮成长,即将成为人父的感觉让他好似背后生了一对翅膀,飞入了云端一般美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