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兄弟西行
    赵煦很快下了旨意,杨怀仁虽然爵位上没什么变化,但在旁人眼里,被打发去了西北偏远之地,就算是被贬了。

    朝堂上当然不会因为这件事就平静下来,该吵闹还是要吵闹,只不过换个话题而已。

    高太后也下了道暗旨,把杨怀仁从金菊堂堂主升成了菊花内卫副总管,算是表达一点安慰之意,并答应杨怀仁,他京城的买卖和家中都不用担心,有她这位太皇太后照拂着,谁也不敢拿他的家人怎么样。

    话是好话,可从高太后嘴里说出来,杨怀仁就觉得变了味。内卫的管理机构的架构其实很简单,所谓的副总管其实也不过是个虚衔而已,实际的权力上,并没有任何提升。

    高太后这么做,只不过是安抚人心的伎俩罢了,杨怀仁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高太后也知道了何之韵有了身孕的消息,她说的所谓照拂,在杨怀仁听来就感觉如芒在背了。

    这哪里是照拂?这明明是威胁。别人是不敢拿我老婆家人、还有未出生的孩子怎么样了,不代表你不能怎么样,你这么说,无非是让我搞清楚,我的家人和家产都在你眼皮子底下看着,在你手心里攥着,我要不听话,你随时可以取走我的一切。

    杨怀仁十分不喜欢这种感觉,好像自己的一切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扯线木偶。

    不过他也知道,高太后也嚣张不了多么久了。以前的高太后还真是老谋深算,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可当她感觉到她有机会成为第二个武则天的以后,她心理膨胀得就有些畸形了。

    这一次推广蔬菜的事情,她还是没看透事情的本质,宋朝的制度决定了皇权从某种角度看,是被精英文人集团架空了的,符合他们利益的时候,他们才不管表面上掌权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是官家还是太后。

    而真正代表力量的兵权,也掌握在文人手中,他们用繁琐的制度死死的压制着这只老虎,让它没有办法露出爪牙。

    杨怀仁这次被赶去了环县,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在朝廷中的利益集团中没有根基,同样的道理,高太后若是认为她的根基足够她掀起多大风浪来,也是太天真了。

    杨怀仁在她手里是个扯线木偶,她在文官利益集团里,何尝又不是一个傀儡呢?或许,她内心懂的,只是她不愿意相信罢了。

    好在杨怀仁即便离开了京城,也并不耽误他卖菜赚钱,方法已经传授下去了,他相信莲儿和王明远能把这件事情做好。

    无论是随园还是庄子里,都有得力的人守着,自然也不用他太过担心,他唯一挂念的,也只有何之韵和她腹中的胎儿了。

    听说是去远在西北的环县,李烟牛这次说什么也要跟着,作为一名武举人,虽然不能出仕为将,但在他看来,无论如何,也要感受一下驻守在边地,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能有什么样的感觉?杨怀仁苦笑,无非是古道西风瘦马而已,至于有没有小桥流水人家,那就不清楚了,不过烟牛哥哥既然想跟着出去见见世面,那就随了他的意好了。

    陈天霸依旧是跟杨怀仁形影不离的,他知道跟着谁会一直有好东西吃,作为一个吃货,这就是最大的智慧。

    柯小川和僧儿正是感情火热的时候,杨家庄子里现今谁都知道这俩是一对金童玉女。杨怀仁果然没有看错人,僧儿妹子的确是个有商业头脑的人,卖菜的点子是杨怀仁想的,但是用精致的木盒包装走精品路线的主意是僧儿妹子出的。

    杨怀仁很放心的把卖菜的事情交给了僧儿,她做的也确实很不错。既然关系确定下来,即便柯小川有些不舍,但还是决定随行,他想去环县看看他的姐姐,小半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姐姐在环县的牧场那里过的怎么样。

    玄参早就想去环县看看了,他的理由大家谁都清楚,他早就盼着当柯小川的姐夫了,现在有机会光明正大的去环县,也省了他日思夜想。

    杨怀仁本来没打算让小七跟着的,因为小七的媳妇,也就是七嫂,也有了身孕。大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无一例外的惊呆了,小伙伴们谁也想不到小七原来是个深藏不漏的人。

    这也证明人的能力,是跟身高胖瘦没关系的,小个子不一定就不会一击中的,大胖子也不一定就不会飞檐走壁。

    最开心的当然是小七,最近还有点得意忘形,没事就跟杨怀仁提了件定娃娃亲的事情,杨怀仁乐呵呵的说,如果七嫂生了个女儿,嫁给我儿子做媳妇绝对没有问题。

    小七就不乐意了,严肃认真的讨论起了谁会生儿子谁会生女儿的问题,最后的结论就是,他是当公公的命,杨怀仁则是个当岳父的命。

    其实当岳父,对于杨怀仁来说也没啥,在他心里本来生儿子生女儿都一样的,不过既然小七愿意当公公,当着大家面前,杨怀仁开玩笑说他可以帮他跟叶大总管沟通一下,让小七进宫里去实现这个伟大梦想。

    大家哈哈大笑,把小七的嚣张气焰给压制了回去。杨怀仁安排他留下来好好照顾七嫂,也是为了他好,杨怀仁的原话是,小七你留下来,将来有可能成为一个家。

    小七不懂了,他倒是认识字,不过认识的不算多,吟诗作赋是肯定不够用的。

    杨怀仁只好跟他解释,哥们这一去西北边地,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证第一个孩子的出生,这也是身不由己的事,但是小七你不同,你并不是非要去的,如果你留下来照顾七嫂,说不定将来七嫂生产之后,你可以写一本书叫《伺候月子》。

    小七听了使劲挠头,头发都挠下来好几根,可还是没想明白这里边的因果关系,不过看着杨怀仁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他便下了决心也要跟着。

    看来杨怀仁和他的兄弟们都一个德行,一听见提笔写字,比挨板子还难受。

    连子庚带领内卫的人早已先行一步,杨怀仁和几个兄弟,便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面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