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爱情的滋味
    爱情,其实是有味道的,爱上一个人,心中总是少不了酸甜苦辣咸。

    玄参遇见柯小巧之前,本也不知道爱情是一种怎么样的味道,因为他觉得这件事离他的生活,实在是太遥远。

    作为内卫在京城的暗哨,他的日子原本过得很乏味,一身的本事使不出来,时候长了人就容易颓废。

    小医馆里也没有多少病人,玄参曾经唯一的快乐,便是易容成一个白胡子老汉玩。

    给杨怀仁治疗断臂,就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了。一开始见到杨怀仁的时候,看着他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内卫里的一堂之主,他还是心怀羡慕嫉妒恨的。

    后来相处的日子久了,他才发现杨怀仁这个人和他认识的所有人都不同,有股子灵气,同时也带着一股子邪气。

    跟着他能享受到美食自然是快乐的,而最快乐的,是跟着他回齐州祭祖的过程中,认识了柯小巧。

    一见钟情这种事,不知道别人信不信,但玄参是相信的,因为他第一看到柯小巧的时候,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的感觉,好像两个人认识了好久,这一次相见只不过是久别重逢。

    但是他心中的味道,却是酸楚的。身为一个内卫,他自然知道他的身份,不允许他爱上一个人。

    在那个案子里,玄参忙前忙后,最终还是帮助杨怀仁证明了柯家兄妹的清白,柯小巧短暂住在齐州城杨府的时候,他表现出了对她的关心和照顾,而柯小巧也表示了感谢,那些话的每字每句,玄参都记得,夜深人静的时候想一想,心里总是甜滋滋的。

    后来柯小巧和梁二娘主动离开了杨府,踏上了西去流放的路途,玄参那时候正跟随杨怀仁在梁山,没有来得及跟柯小巧告别,后来他也只有面向西方,看着落日的暮光发呆,那一刻,他记得他唯一的心情,和泪水一样,是咸的。

    杨侯爷之后给内卫的兄弟们安排相亲,玄参心里记挂着柯小巧,没有参加。

    后来看着金菊堂里的内卫兄弟们都有了老婆,不再是孤家寡人,他的心情也跟着高兴,同时也幻想着在将来的某个日子里,他能娶柯小巧过门,幻想着幻想着,胸口里便是火辣辣的,让人欲罢不能。

    尽管玄参本身就是个郎中,可是他永远也不知道思念这种病,该怎么医治。看着未来“小舅子”被喷都能找到个心上人,他就开始期盼着,有一天他能向西而去,去找到柯小巧,把心里的话告诉她。

    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借酒消愁,一个三十岁出头的老男人,却像个十几岁的青涩少年一般,毫无防备地坠入了情网,他深深地记得,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像是喝一杯苦涩的酒。

    如今柯小巧就在他面前了,可是他却羞涩了,想开口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只剩下“呃,呃……”的羞赧和尴尬。

    柯小川和姐姐讲了许多话,告诉了姐姐他遇到了一个让他动心的小娘子,叫做僧儿。

    柯小巧不禁莞尔,她这个弟弟,看来真的长大了,她不需要打听清楚这个小娘子是个做什么的,又是什么身份背景,她知道,只要是弟弟喜欢的,她都会毫无保留的接受她。

    聊到这里,柯小川才忽然想起玄参来,在他眼里,玄参这个人还不错,从第一次见到他,他都是无私的在帮助他们姐弟俩。

    自从他追随杨怀仁之后,也是玄参这位哥哥一直在帮助他,让他顺利融入了新的生活和朋友圈子,对他来说,是心怀感激的。

    只不过,他很清楚一点,姐姐的人生幸福,不是他看着好就行的,一定要让姐姐觉得满意才行。

    玄参的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年龄上比他姐姐大了十多岁,身份上又是个内卫,从他对内卫的了解来看,这个身份有点阴暗,总像是见不得光的样子。

    不过总体上来看,他还是愿意接受玄参作为他的姐夫的,所以他忙招呼一直在他身后发呆的玄参过来,一起陪着姐姐说话。

    平时话非常多的玄参一下变了闷葫芦,只是傻笑着问了些诸如在这里吃得好不好睡得香不香这种不痛不痒的问题,把柯小巧也给问尴尬了。

    陶勇加完了柴火,忙去杨怀仁面前道谢。杨怀仁简单听他说了这半年来他们的经历和变化,也替陶勇感到高兴。

    陶勇这时往柯小巧的方向看了一眼,微笑着摇了摇头。杨怀仁会意,对他说道,“前段时间我刚做了媒人,有了点经验,不如这次还是我来帮他们一把。”

    说完他走到柯小巧他们面前,没等柯小巧向他表示感谢,直接大大咧咧的说道,“话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经历过了才知道什么人值得珍惜。

    今天大家心情好,不如我来保个媒。”

    说着他转向柯小巧问道,“巧姐儿,你看我们家玄郎中这人怎么样?”

    柯小川和玄参听了这话直接就愣了,特别是玄参,一个大老爷们,一下羞得面红耳赤,跟涂了胭脂似的,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眼珠子也不知往哪里看好。

    柯小巧稍微一愣,低下头去,抬眼瞅了瞅杨怀仁,又瞅了瞅另一边快要抽风的玄参,扭扭捏捏说了一句,“我……不知道……”

    玄参悬着的心一下凉了半截,脸色又跟刷了一层白面子似的唰地一下没了血色。

    柯小巧怎么不明白玄参的心意?她如今的年龄听起来也不过二十刚刚冒头,可在那个年代,这就是大龄剩女了。以前因为要抚养弟弟长大成人,没有考虑个人问题,到如今成了流犯,她心里觉得自己配不上玄郎中。

    她装作看火上烤着的羊架,把头扭了过去,接着幽幽地又说了一句,“玄郎中是个好人,可我如今只是个……”

    话说说下去,柯小巧不知是羞是恼,跑开了去。

    杨怀仁、陶勇和柯小川都听出了话里的玄机,只有玄参依旧傻不愣登没反应过来。

    杨怀仁急得抬脚在他小腿上踹了一脚,“你傻啊,还不快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