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当媒婆上瘾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特别是男女之间,大多数情况下就是一层窗户纸,扭扭捏捏隔着窗户纸玩皮影,真不如直接捅破了大家面对面更实在。

    杨怀仁的想法也很简单,既然你们俩都没有胆量去捅这层窗户纸,那么哥们就帮你们捅一下。

    结果看来是好的,古人对待感情其实都还算是单纯的,谁真心对自己好,那都是明摆着的事情,只不过他们在表达感情这方面,胆子有点小而已。

    当然,胆子小也是相对的,那也是在捅破窗户纸之前,而之后嘛,那进展就相当迅速了。

    当杨怀仁和柯小川他们围着一只羊开啃的时候,玄参喜滋滋的回来了,柯小巧低着头红着脸跟在他身后一丈的地方,从这架势来看,玄参这小子看来也是个人才。

    杨怀仁和陶勇一起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坐过来,玄参很自然地无视杨怀仁而坐到了陶勇的身边,任凭杨怀仁举着的手在风中凌乱。

    见色忘义啊,有异性没人性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杨怀仁腹诽了玄郎中好一会,最后决定诅咒他将来隔壁邻居姓王。

    后来一想这诅咒不太对,这小子住在杨府,我家隔壁邻居可不能姓王。算了,看在他大龄男青年的份上,放他一马。

    托尼贵的安排还真是周到,不知道从哪里招来的几个胡人妹子,在他们喝酒啃羊的时候走出来跳舞助兴。

    杨怀仁不太懂舞蹈,不过还是看出了这几个妹子穿的是中西亚一代的民族服饰,也都是金发碧眼的样子,看来应该是托尼贵的老乡。

    不用他主动去问,托掌柜介绍说,这些跳舞的妹子们是他往来西域做倒爷的时候,看着可怜买下来的舞女,她们其实只不过是奴隶。

    杨怀仁听了有些吃惊,心道这不是封建社会吗,怎么还有奴隶?后来听托尼贵给他解释,西域跟大宋还不太一样,那些零零散散的小国家看上去也是君主封建的制度,但是奴隶买卖仍旧十分盛行。

    杨怀仁又冲着他坏笑,“老托你是不是……嗯?你懂的。”

    托尼贵呵呵一笑,“侯爷错怪我了,我这年纪,早都七个老婆五个孩子了,哪有工夫再搞事情啊?”

    杨怀仁鼓着腮帮子跟个花栗鼠似的不敢相信他的耳朵,老托成了家有了孩子的事情他倒是知道,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竟然娶了七个老婆,你难道是黄头发蓝眼睛版的韦小宝吗?

    这回轮到托尼贵冲着杨怀仁坏笑了,“侯爷,怎么样,看上哪个,今晚我安排他去陪你,全看上了也没关系,我老托全送给侯爷了。”

    哎吆我去,你们黄毛的思想都这么开放吗?哥们就算是金枪不倒,话说老虎也架不住群狼,好汉也架不住一群大洋马啊是不是?

    再说哥们家里两房娇妻了,再整这一群洋妞回去,估计幸福美满的生活很可能立即就会结束。

    不过他自己不行,不代表杨怀仁就没有别的主意。这次跟着他一起同行的兄弟们之中,小七就快又孩子了,柯小川有了僧儿,玄参如今也有了柯小巧,只剩下烟牛哥哥和天霸弟弟还单着。

    既然最近杨怀仁当媒婆当上了瘾,那么给烟牛哥哥和天霸弟弟说一个媳妇,那才显得他功德圆满嘛不是。

    李烟牛来到牧场之后就非常开心,来了边地,看着连绵的群山,他感觉呼吸都顺畅了不少,和天霸弟弟两个大个子,当下正一边啃着羊腿满嘴流油,一边乐呵呵地欣赏着富有异国风情的舞蹈,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杨怀仁挪到他俩身边,指着正在翩翩起舞的几个胡人姑娘问道,“你们觉得这些胡人小娘子怎么样,她们跳的舞蹈可还好看?”

    天霸弟弟下意识的憨笑着点点头,视线就没离开过他手上的一只啃了一半的羊腿。烟牛哥哥好似从杨怀仁的话里听出来些什么,只是微笑着说,“还行吧。”

    杨怀仁会心一笑,接着问道,“哥哥,你说你要是领个胡人小娘子回去,李妈妈不会不同意吧?”

    别看烟牛哥哥一副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外表,被问起这种事来,他还是很腼腆的说道,“这,不太好吧?”

    “有啥不好的?托掌柜跟小弟说了,这些胡人女子虽然是他买回来的,可是他没有碰过,人家可都是黄花大闺女呢。”

    “呵呵,哥哥写过兄弟的好意了,洒家的意思是,这真的不太好。”

    烟牛哥哥这么说,杨怀仁就明白了,“这不太好”四个字,用不同的口气说出来,意思是完全不同的,烟牛哥哥的意思,是真的这不太好。

    可能是因为李妈妈的想法比较保守吧,烟牛哥哥要是真领了个金发碧眼的小娘子回去,怕老太太接受不了。

    既然这样,杨怀仁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他知道烟牛哥哥侍母至孝,在择偶这件事上,他一定会听李妈妈的话,杨怀仁想撮合的话,哪怕说上一百句,李妈妈那里一句话就能够否定了,所以现在说多少也是白搭。

    他只好说,“哥哥你也老大不小了,今年也快二十七了,找媳妇的事情,也得上心了,李妈妈不是也盼着能早日怡儿弄孙吗?”

    烟牛哥哥无奈,只好苦着脸硬挤出点笑脸来,“不急不急。”

    杨怀仁摇摇头,拍了下天霸弟弟的肩膀,又去问他,“你呢?这里边有你看上的没有?”

    天霸弟弟大剌剌地抹了抹嘴上的油,呵呵笑着,“仁哥儿,你就别惦记着小弟了,我早就说过了嘛,我还小,我还小!呵呵……”

    靠,真被你们俩给打败了,一个不急,一个还小,这不严重打击本媒公的积极性吗?我就不信了,哥们一百来个内卫都搞定了,还搞不定你俩?

    几人正说笑着,远处传来马蹄声,杨怀仁抬眼望去,牧场正门的方向,三匹骏马向他们的方向飞奔了过来。

    不一会儿最前头的一骑便疾驰到杨怀仁面前,从马上跳下来一个全身戎装的将军模样的人来,对他抱拳说道,“末将见过侯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