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未曾谋面的老熟人(上)
    杨怀仁一行人在牧场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在杨世虎将军的陪同下进城。

    通远县城坐落在环州正中间,两面都是群山,县城依山而建,东北面是峭壁,西南面则是环江。因为是边陲要塞,城墙足足修了有近五丈高,虽然没有东京城那样的气派,但是在晨光的照耀下,同样显得十分高大威严。

    整个城池只有南北两座城门,杨怀仁的车驾来到南门的时候,门外早已有当地的官员列队等候。

    杨怀仁见了这场面心里觉得好笑,他又不是钦差,而且这次来环州,名义上还是被贬来的,更何况他这次西行,一路都非常低调,通远县里的这些官员竟然知道他今日进城,看来这帮人虽然身在边陲之地,消息却灵通的很。

    说起来也不算奇怪,也并不是杨世虎通知的这些官员。整个环州地界上,从行政上来说,杨世虎这位从五品的军都虞候也只不过是位军事领导,按道理最高行政长官应该是通远县令这位父母官。

    可实际上,通远县作为边陲州县,县令的职权实在是少的可怜,甚至可有可无,而真正有话语权的实权官员,基本都在通远军司里边。

    通远军司里有四位领导,按品秩和权力倒着排的话,第四位是从六品的环州团练使。

    团练使这种官职,原本也还是个实职,负责地方上的乡兵和民壮的组织和训练。宋朝初年,团练使一般由地方正府上的刺史、县令、县尉,或者当地厢军中的军事最高长官兼任。

    到中后期的时候,朝廷官员冗余的情况严重,便单独把团练使这个官职分离出来,由专门的人担任,就是为了安排下更多的官员。

    但是到了党争时期,团练使成了那些在朝廷中枢不得志或者被贬谪的官员发配到地方上的固定职事,逐渐就变成了一种虚职,当然应该有的职权还是有一些,但权力相对很小。

    排在第三位的就是杨世虎这样的军都虞候了,作为真正有能力的军事长官,这官职听起来也十分有实权,可这样的权力也是相对的,都虞候在战时能指挥军队作战,可并无随意调动军队的权力。

    这就是北宋军事制度里边,以文抑武造成的弊端了,真正的武职官员只能当个“将”,却没有“帅”权,而掌握“帅”权的人,是不怎么懂行军打仗的文职官员。

    排名第二的,是军观察使,大多数情况下,还兼任军副指挥使的职权,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就是是军监。

    说起来,这个军监就更可笑了,连个文官都不是,而是个太监。普通的地方上,这个职位也是个文官担任的,但是到了边军这里,朝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非安排个公公来任职,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位公公只不过是皇帝的眼线而已。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到徽宗朝时,西北边军按唐制重设经略安抚使作为边军最高长官,也是由一位皇帝信任的太监担任,形成了宦官掌权,文官次之,武官无权的搞笑局面。

    最后排名第一的,就是通远军司最高长官军指挥使了。不过这种高级别军事长官,是名义上的,大都是留在京城里的皇亲或勋戚们摇领,不用真到地方上就职的。

    如此说来,环州地界上的老大,是一位太监。想到这里,杨怀仁就明白为什么这个太监知道他什么时候到了环州,又在今天早上进城了。

    莲子三兄弟是先前一步抵达环州的,进了通远县城,自然要联系当地的内卫,看来这位通远军司的宦官军监,很可能就是个内卫,所以知道杨怀仁的行踪,也就不足为怪了。

    这种场面,杨怀仁心里不太喜欢,他便贬谪到此地,进城是件芝麻绿豆都不如的小事,却被这位军监搞出这么多花样来,简直是劳民伤财。

    在当下这样的大环境中,杨怀仁也明白,这位公公也不过是讨好他这位内卫堂主而已,他就算再不喜欢,也是身不由己。

    杨怀仁跳下马车,在伏首迎接他的官员里扫了一眼,很快找到了那位公公。

    倒不是杨怀仁眼神多么好,而是这位公公实在太扎眼,他身材实在是十分高大,比身高近两米的天霸弟弟还不如,却也有了和烟牛哥哥一米九多差不多少的身材。

    虽然他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又穿着绯色官袍,戴着烟色的纱笼翅帽,全身上下却完全没有一个文官那样的气质。

    他皮肤白皙的有点吓人,浓眉大眼,竟然唇红齿白,笑起来便让人感觉十分亲切,漏了身份的特点,是他嘴上完全没有一丝胡须,比女人还干净丽亮。

    杨怀仁若这还猜不出这就是那位宦官,可真是男女不分了。

    见杨怀仁下了马车,这位宦官恭敬的紧赶了几步迎了上来叉手先行一礼,“下官通远军军观察使童贯,恭迎侯爷大驾光临。”

    杨怀仁很自然的也叉手颔首还礼,礼行了一半,他忽然脑袋里嗡的一声,差点吓出个神经病来。

    童贯?!我勒个去,这哥们我太熟了啊,后世各种以水浒传为蓝本的影视剧里,都有这哥们的身影,没想到这哥们竟然既是内卫还在通远县担任军监,还让我给遇到了!

    杨怀仁知道童贯作为北宋著名的权宦,又是六贼之一,是历史上非常典型的大奸臣,可是童贯做的那些坏事,基本都是在徽宗朝。

    受影视剧中演员的年龄和化妆的影响,杨怀仁觉得那时候的童贯,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要这么算,童贯现在也就二十多岁,还是个小年轻,现在看到童贯在元祐末年就已经不惑之年的外貌,杨怀仁才暗骂后世那些影视剧啥的实在不靠谱。

    杨怀仁没有因为知道童贯十几二十年后成了一个大奸臣而表现出厌恶,而是还停留在印象与惊喜相互冲击的惊讶里。

    童贯看着杨怀仁面上的惊喜之色,也有些讶异,不过后来一想,可能是因为他们同样身为内卫,让杨怀仁觉得他在通远遇到了自己人才流露出那种喜悦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