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西夏恶霸(中)
    杨怀仁这才看清楚这个胡人女子的模样,一头秀发是烟色的,不过头发又粗又亮,随着她磕头的时候上下晃动,亮烟的头发在烛光下甩出了“duangduangduang”的效果。

    这还不算什么,让杨怀仁惊讶的是,这胡人妹子看样子身高很高,和他的个头差不多,身材修长,一身淡黄色的胡式罗裙并不能掩盖住她圆润丰满的曲线。

    上身则是一件镶满了各色彩色小珠子的烟色天鹅绒比甲,脖子上挂着一条碎宝石项链,链坠上是一个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被高昂的前胸顶了起来,显得格外的突出耀眼。

    从面孔上看,这个胡人妹子也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搭配薄薄的嘴唇,一张尖俏的脸,充满了来自异域的魅力。

    特别是她哭得梨花带雨,让她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了一种勾人的娇媚,连杨怀仁这样见过不少外国大美女的人都觉得这少女美艳的有点动人心魄。这也就难怪姓梁的恶霸缠着她不放了。

    童贯和他身后的众环州的官员听了这女孩子的求告,并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连童贯也面露难色,犹豫了一下,他对梁公子说道:“梁公子,若是你喜欢胡人女子,妙人馆里有的是,何必和一个小酒馆的小娘子过不去呢?”

    姓梁的根本没把童贯的话当做一回事,顺手从身边的桌子上抓起来一个茶碗,恶狠狠的对童贯说道,“大爷我就喜欢这样的,妙人馆里那些烂货,还入不得本大爷的法眼。”

    说罢扬起手来,把手中的白瓷茶碗用力丢向了那对胡人父女,他不是冲着人丢过去的,而是丢在了他们身旁的墙上。

    茶碗丢到墙上摔了个粉碎,碎片溅射的到处都是,大一点的瓷片高速飞向了跪在地上哭泣的胡人小娘子,她的父亲奋不顾身的挡在他身后,那些碎瓷片击打到掌柜的身上,划破了他的衣衫。

    有一片直接击打在他露出来的脖颈上,尖锐的棱角划破了他的皮肤,留下了一条细细的血痕。

    再结合地上更多的摔碎的碎瓷片,大家也都猜到了刚才姓梁的恶霸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来羞辱和戏弄这对胡人父女的。

    杨怀仁这下觉得姓梁的汉子还真不是一般人了,连童贯被他暗中言语羞辱了之后,都能对他如此客气,可见这人背景绝不一般。

    若是换了这件事发生在随园,照杨怀仁的脾气,管你是什么身份,早上去朝脸就是一脚了,可如今他身在他乡,又无所依仗,关键是没搞清楚这个梁公子的来头,所以虽然他心中不忿,也只能等等看看童贯要怎么处理,然后他再做打算。

    说时迟,那时快,杨怀仁还在琢磨着稍等一下再作反应的时候,他身后的天霸弟弟跟发了疯的野兽一般,一脚把楼梯的护栏踹飞了出去,护栏的碎木条砸在那帮恶霸身上,他们也没料到有人会这么做,没来得及反应,被碎木条砸得好不狼狈。

    天霸弟弟纵身一跃,跳下楼梯,落地的位置正好挡在那对父女和几个恶霸之间,他喘着粗气,义正言辞的指着他们骂道,“你们几个恶人,欺负一个柔弱女子算什么江湖好汉?!”

    话说出来,口气上倒是挺有气势,就是这话放在这里不太合适,姓梁的本来就是一副恶霸嘴脸,人家也没说自己是什么好汉。

    杨怀仁并没有因为天霸弟弟一时冲动招惹了这么一个有背景的恶人而生他的气,而是感慨天霸弟弟年少气盛,单纯爽直,这才是条真汉子!

    而他的人生阅历,让他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潜意识里却在想着看清楚情势再做决定,听起来这样似乎更加理智,但是这样也证明,他的天性在接触了现实之后被磨掉了些棱角。

    或许这样显得成熟,可以更好的保护他的家人和利益,但是同时,不也丢掉了一颗充满热血的本心吗?

    路见不平,就该一声怒吼,管他是什么身份呢?你还能是天皇老子不成?大不了兄弟们一起占山为王,大不了兄弟们就反了,又能怎么样?

    杨怀仁也学着天霸弟弟的样子从楼梯上跳了下去,好在落地非常稳当,没丢了他的光辉形象。

    见杨怀仁都跳下去了,紧跟着烟牛哥哥、柯小川、玄参和小七也跳了下去,把杨怀仁围在中间。

    童贯和他身后的官员们一愣,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心里想的却是,坏了,杨侯爷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人,非要惹了这么个不好惹的主,他肯定要吃亏。

    杨世虎虽然是个儒将,但毕竟也是个将军,在军伍里和边军士兵们生活的时间长了,也是满腔的热血,见杨怀仁身边的几个兄弟都是如此的好汉,心中无比羡慕,同时也感觉到胸中一股热血在翻滚。

    本来他不想掺和这种狗血的事情,但是见杨怀仁这种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又文质彬彬的样子都跳下去了,他也跟在几人身后跳了下去,站在了杨怀仁身边。

    天霸弟弟这下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他也意识到,面前的这个姓梁的恶霸不是个好招惹的家伙,自己一时的冲动,很可能给仁哥儿惹了个天大的麻烦。

    杨怀仁读出了他饱含歉意的眼神,很自然的对他还以淡然的微笑,他抬手在他胳膊上轻轻拍了拍,又眨了眨眼,示意自家兄弟,这点事不用放在心上。

    姓梁的公子呲着牙,冲他们骂道,“这是哪里蹦出来的不要命的家伙,敢跟老子作对,老子不弄死你们老子就不姓梁!”

    说罢对身后的几个随从打了个手势,几个烟衣的大汉便撸起袖子冲了上去。

    梁公子一边嘴角微微翘起,眯着眼露出了狡诈又阴森的笑脸,嘴里牙齿紧咬着,似乎在发着一股子狠劲。

    七八个大汉个个凶神恶煞似的,手里拿的家伙也比较另类,有狼牙短锤,也有三尖兰花剑,看样子都是些异域的诡异兵器。

    冲在最前边的烟衣大汉看出来杨怀仁是这帮人中的头领,手中狼牙短锤轮起来冲着杨怀仁的头顶打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