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西夏恶霸(下)
    杨怀仁看着急速向他袭来的一柄狼牙钉头的短锤,并没有惊慌,没有后退一步,甚至盯着飞过来的钉头锤没有眨一下眼睛。

    他非常信任他的兄弟们的功夫,他也一定不会有任何危险,而冲在最前边的这个烟衣小子,看来注定要悲剧。

    事实很快就证明了杨怀仁身上具有预言家的本色,狼牙短锤没有砸下来,天霸弟弟站在他身前轻舒猿臂,用左手把烟衣人手持狼牙短锤的右手给死死攥住了。

    陈天霸只不过稍稍一用力,那烟衣人便感觉手腕快要碎了似的,痛得他脸上五官拧成了麻花,眼泪鼻涕流了个满脸,受痛之下不得不撒开了那柄狼牙短锤。

    烟衣人极力想挣脱右手的束缚,可无论他怎么往回抽,手腕好似被一双铁钳箍住了一般,怎么都抽不回来。

    情急之下他左手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恶狠狠地向天霸弟弟的左臂上扎了过去。

    天霸弟弟脸上微微一笑,右手又钳住他的紧握匕首的左手,而后轻轻一捏,那小子的左手看样子也骨折了,手中的匕首也“哐啷”一声落在地上。

    烟衣人疼得满头虚汗,用一种恐惧的目光盯着眼前这个钳住了他双手的大汉,在他心里,这人力气太大了,他简直不是人,他是个怪物!

    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很快后边的烟衣打手也冲到了他们面前。天霸弟弟没有后退,反而扯着那人双手逼着烟衣人向后跳了一大步。

    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对于这个出头鸟就是人生中所遇到的最大的噩梦了。

    天霸弟弟抓着他的双臂把他当做平时锻炼身体用的石锁一样甩飞了起来,快速的转起了圈圈。

    那几个后冲上来的烟衣打手如何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看着他们的小头目在魁梧大汉手里跟个小鸡子似的在空中飞舞,跟表演杂技似的好看。

    可那个被甩的烟衣人就悲催了,在天上转了没几圈,就吓尿了,眼前全是小星星。

    天霸弟弟感觉手上那烟衣人转到了最大速度的时候,便松手把他扔了出去,方向把握的也准确,正好冲准了后边冲过来的烟衣打手们。

    这些打手们一看就是些地痞无赖,平日里仗着梁公子的势力欺负普通百姓习惯了,哪里真正遇到过高手?

    当他们的小头目飞向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本事躲开,画面就像打保龄球似的,被天霸弟弟打出了一个全中。

    杨怀仁都没来得及叫好呢,架就打完了,天霸弟弟一个打十个,完胜。烟牛哥哥笑骂道,“你小子,真不够哥们意思,洒家几个还没动手过过瘾呢,就被你自己一个人玩完了。”

    姓梁的小子傻了,这下想笑也想不出来了,他带来的打手以前个个风光无限跟多么牛叉似的,没想到一遇到真正的高手,竟都是一滩烂泥。

    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躺在地上,捂着胸口抱着胳膊“哎哎呀呀”地惨叫,梁公子忽然意识到今天遇上的是个硬茬。

    不过他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慌张,目光看向了还站在楼梯上的童贯。

    童贯权衡了一下利害,还是硬着头皮站了出来,阻止了天霸弟弟要上去揍姓梁的公子的打算。

    杨怀仁见童贯都出来维护他了,猜想照童贯的身份,能这么做,可能也是有难言之隐,于是他上前一步问道,“童大人,这小子什么来头?”

    童贯见杨怀仁出面阻止了他身边的几个牛人,心怀感激,把杨怀仁拉到一边,一脸严肃的笑声对他说道,“杨侯爷,今日之事就算了,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这姓梁的小子还真不能惹。”

    “哦?”

    “这小子不是个宋人,他是个西夏人。”

    杨怀仁扭过脸去瞅了梁公子一眼,“不对吧,这小子怎么看都是咱们宋人的模样啊?”

    童贯叹了口气,“他的确是汉人,不过不是宋人,他是西夏的汉人。不知杨侯爷可知道西夏的局势?”

    杨怀仁摇了摇头,“本侯就听说他们的大王姓李,好像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小屁孩吧?至于其他的,本侯就不是很了解了。”

    “侯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西夏国坐皇位的是个姓李的党项人,但是当今执掌权柄的,却是一个汉人家族,这个家族便是梁氏。

    从西夏谅祚朝的时候,皇后就出自梁氏,到李乾顺这一朝,由于他年纪尚幼,掌权的便是他母亲和祖母一家人了。”

    杨怀仁恍然大悟,这不跟大宋当下的情势有点相似吗?他抓着脑袋打趣道,“这就是外戚干政,干涉到一种程度,就直接掌权了呗。不过听起来不是坏事啊,梁氏怎么说不也是汉人嘛!

    要是汉人得了西夏,那跟咱们大宋不就没那么多摩擦了嘛,大家都是同胞,也好说话不是?”

    童贯听了杨怀仁的理由心里想笑他幼稚,不过一想杨侯爷这么年轻,又是才来到西北,不懂这里边的事情也是正常,于是给他解释道,“要是像侯爷说的那样就好了!可是梁家不那么想啊。

    梁家虽然是汉人,可是他们祖上就生活在西夏境内了,而且他们的祖宗最初的时候是咱们大宋开国时候的敌人,被咱们太祖皇帝赶出中原的,他们怎么可能对大宋有感情?”

    杨怀仁一想也是,太祖皇帝当初就是替大周柴家南征北战之后才受禅让建立大宋当了皇帝,当初肯定把不少是汉人的敌人赶出了中原,估计他们梁家就是这种情况,人家把大宋赵氏皇族当敌人呢,怎么会对大宋有感情?

    童贯瞥了瞥一旁发愣的梁公子,接着说道,“这姓梁的就是西夏保靖王梁乙埋的孙子,叫梁乙檀,他爹是当今西夏国相梁乙逋,他姑母便是西夏梁太后了。”

    我勒个去!杨怀仁心里骂道,这小子的身份还真是牛叉,要是今天真干翻了他,说不定要引起另一场宋夏战争,这可了不得了,就算他心里多么想往这个西夏恶霸脸上踹上几十脚,现在也不能那么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