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三七二十八
    梁乙檀感觉脑袋肚子都开始疼了,眼神里的戾气像蒸发了一般不复存在,看向杨怀仁的目光也披上了调的五彩霞衣,摆出了百分之二百的狗腿姿态。

    其他人则是心中一凛,他们一开始见童贯对这么个小小侯爷如此和气,也不过是因为他是从东京城来的,多少在朝堂里有些背景罢了,如今才知道这个侯爷做事太狠了,七虫蛊毒这么阴毒的东西拿出来对富人,好似稀松平常一般,无不重新审视杨怀仁这个人。

    杨怀仁想的则是,偏远地方的人就是好忽悠,他原本还打算讲个段子娱乐娱乐大家,增加他这七虫蛊毒的可信性,可看现在的意思,这个步骤都省了。

    “梁公子不用怕,我们宋人有句话,叫虱子多了不觉得咬,这话换到你身上也合适,咬你的虫子多了,也就不觉得疼了,或许,还挺享受也说不定呢,哈哈……”

    享受?你怎么不享受享受?梁乙檀快哭了,他也不是没有怀疑,但是这种事,他也不敢开玩笑,死人他见的多了,被虫子咬死的,他可不想当第一个,所以也只能宁可信其有。

    “杨侯爷,你看咱俩无冤无仇,你送小弟这么贵重的礼物,不太合适,小弟怎么好意思收呢?不如您老还是收回去吧,如何?”

    尽管眼下“本公子”变成了“小弟”,杨怀仁还是对梁乙檀没什么好感,你要当狗腿,起码补个妆,穿的明明就是个暴发户纨绔子弟,偏偏装可怜欺骗观众,这是糊弄谁没文化呢?

    “梁公子啊,本侯也想帮你这个忙,可当初本侯买来这七虫毒蛊的时候,那个巫医光教了我怎么下蛊,却未曾教本侯怎么解蛊啊,这可如何是好?”

    拼演技是吧?哥们奉陪,杨怀仁心道,哥们入戏之后,自己都觉的自己好可怕。

    梁乙檀腿软了,这小子平时嚣张惯了,哪里受过如此羞辱?求着人家打脸人家都嫌弃你脸脏,找谁说理去?

    杨怀仁若是知道他的内心活动,绝对会告诉他,哥们没有洁癖,不会嫌弃你脸脏的,嫌弃的是你的颜值,懂吗?

    他撇了撇嘴,斜着眼盯着房梁瞅了半天,好似认真的帮梁公子想办法出主意,然后才扮作恍然大悟一般,忽然把一双巴掌拍得生响,“对了,本侯想起来了,中了这七虫毒蛊的人,其实也可以永远不让它发作的,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解除,只不过,怕梁公子办不到啊……”

    “办得到办得到,你快说!”

    “嗯?”

    “呃,劳烦杨侯爷不吝赐教,小弟感激不尽。”

    杨怀仁训梁乙檀跟训狗似的,所有人都看傻了。童贯这时也站在一边不说话,其实他心里看到梁乙檀现在的样子说不定也正在暗爽,能当吃瓜观众,谁还愿意掺和进去?

    杨怀仁伸出食指勾了勾,笑眯眯地点头吩咐梁乙檀到他跟前来,梁乙檀心中那个气啊,可他又怕死,只得佝偻着身子点头哈腰陪着媚笑走到杨怀仁跟前。

    “这七虫毒蛊嘛,据说要在人身上潜伏一年以后才会发作,本侯手上呢,正好有巫医给的防止毒蛊发作的法子,不过嘛,这法子要在毒蛊发作之前的一个月,用了才有效果。

    这法子呢,也很简单,就是用三七二十八种名贵药材,熬制出一粒缓解七虫毒蛊发作的药丸……”

    “杨侯爷,三七好像是二十一吧?”

    梁乙檀掰着手指头,苦逼着脸纠正了杨怀仁话中的错误。杨怀仁其实就是故意的,反正都是胡诌八扯,三七二十一和三七二十八有本质区别吗?

    杨怀仁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十分嫌弃的盯着梁乙檀骂道,“看来你小子知道七虫毒蛊怎么解啊,那就好,省的本侯费力给你解释了……”

    说完他装作转身要离开,梁乙檀急眼了,也顾不得他身份了,扑通跪倒到杨怀仁面前,死狗一样抱住了他的大腿就不肯松手了。

    我勒个去,杨怀仁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赖皮,口味还这么重。当着这么多人面被一个大男人抱着大腿,好看不好听啊。

    杨怀仁挣扎着把他一脚踢出去八尺远,梁乙檀真的跟拉皮狗似的,竟又要冲过来抱大腿。

    “慢着,别过来,我告诉你,你别过来就行。”

    梁乙檀刚从地上爬起来,见杨怀仁口气松动,于是便听了指令蹲在原地,也没敢站起身来。

    杨怀仁整了整被他扯歪了的裤子,继续说道,“嗯……用三七二十八种药材,熬一个药丸,在毒蛊发作前一个月的时候服用,就能把毒蛊压制住了。

    这药丸呢,连吃七年,好像就能把七虫毒蛊中的其中毒虫给完全压制住了,不过嘛,要想一辈子都不发作,还要遵守两点原则。”

    “哪两点?”

    “第一是以后梁公子都不能近女色,二是以后要吃斋,再也不能吃肉了。”

    “啊?”

    梁乙檀听了这些解毒的方法和条件之后,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他才二十出头,正是上边和下边都饥渴的年纪,让他以后都不近女色不能吃肉,比让他死了还难受。

    他不是没想过杨怀仁说的这些,有故意戏弄的他的可能,但是现在这种情况,难道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

    他心中也有另外的打算,先稳住杨怀仁,以后再派人去大宋西南那些蛮荒之地,寻找能解除七虫毒蛊的巫医,彻底把他身上的毒蛊解除,到那时他也就不再受杨怀仁戏弄了。

    “那这药丸……还望杨侯爷不吝赏赐。”

    “药丸嘛,现在本侯也没有,不过本侯记得炼制药丸的方子,等回家就帮你炼制,一年之后你来找本侯要就是了。”

    “这……”

    “这什么这?你当这药丸是普通的药丸吗?本侯需要派人走遍大宋,甚至要去大辽啊,吐蕃啊,大理啊等地方去给你找那三七二十八种名贵药材,你当不用费时间,不用花钱啊?

    对了,既然说到这炼制解毒药丸的费用嘛,梁公子你看你也不是吃白食的人,不如今天先预支上今年这粒药丸的一万两银子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