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怀仁背锅
    “梁乙檀死了?!”

    杨怀仁重复了一遍,觉得事情太不可思议,两三个时辰前放那小子走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怎么才过了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他就死了?

    “他怎么死的?”

    “意外死亡。”

    童贯的脸色很难看,他也是半个时辰前才知道这个消息的。当时他已经睡了,是通远军司巡城营的一个小校匆忙把他喊起来,告诉他这件事的。

    童贯刚开始还以为是做梦,等见到了梁乙檀的尸体,他才清醒过来。他意识到事情坏了,通报了环州大大小小的官员,这才连夜回到百花园找杨怀仁商议对策。

    杨怀仁听了这个消息最初的反应和童贯有些类似,这是做梦吧?这怎么可能?

    刚刚不久之前,梁乙檀在西域楼并没有挨打,唯一受的伤就是杨怀仁用一根小木刺在他脖颈上扎了个血点子而已,要是这都能让他死亡的话,那杨怀仁可真就是天下第一的高手了。

    问题是梁乙檀身份太特殊了,他本身没有多大权力,说穿了也不过是个投机倒把的商人罢了,但是他身后的背景实在太强大了,西夏一位太后,一位权相,都是实权人物,若是他们真要追究起来,很容易就上升到国与国之间的矛盾。

    看着童贯狐疑的脸色,杨怀仁试探道,“童大人不会认为是我下的毒蛊把他毒死的吧?”

    童贯疑惑地愣了一下,接着勉强挤出一丝笑意,“看样子,梁乙檀不像是中毒身亡。”

    童贯的表情变化很细微,但是还是很容易让人发觉他这么说,也并不是很确定,心中肯定是有怀疑的。

    站在一种官员中间的杨世虎站出来为杨怀仁辩解道,“今日之事大家也都见到了,杨侯爷之所以给梁乙檀下蛊,也不过是怕他将来报复的权宜之策罢了,何况这毒蛊哪有刚下了就立即发作的道理?”

    杨怀仁很感激有个环州当地的官员站在他身边支持他,但是他也清楚,杨世虎这么说,估计自己都没有把握,只不过是因为他欣赏自己,才站出来说这些话而已,可这样的话,在旁人听起来,总是觉得有些强词夺理之嫌。

    童贯点点头,肯定了杨世虎的说法,“杨将军说的有道理,刚才通过县仵作对两天尸首的初步检验来说,他身体上并没有任何外伤,探喉和刺腹也都没有发现中毒的迹象,至于死因嘛,仵作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说是意外死亡。”

    杨怀仁心道这下麻烦了,验尸检验不出梁乙檀真正的死因来,那么这个烟锅,他是无论如何也要背了。

    西域楼里他和梁乙檀以及他一众手下冲突的事情,很多人都看见了,环州的上下官员或许还不会乱说,但是门外路过看热闹的人也能知道个大概,更不用说那十几个梁乙檀贴身的打手了。

    所谓杨怀仁给梁乙檀下了七虫毒蛊的事情,也不过是杨怀仁吓唬他逗他玩的把戏而已,可如今他真的死了,外人会怎么想?他们能想到的嫌疑最大的杀人凶手,便只有杨怀仁。

    梁乙檀的死讯想瞒也瞒不住,这小子在宋夏边境两边都恶名远播,他死了,无论商贾还是百姓都会当做一件十分吸引人的谈资,或许只需要一天的工夫,消息就会不胫而走,三天之内,就会传到西夏兴庆府。

    可以想象,西夏国相梁乙逋知道自己的儿子死在了大宋境内,而且是死在一个姓杨的小侯爷手里,他会做出怎么样的反应。

    百年来宋夏之间虽然只爆发过四次大规模的战争,但是局域内小规模的摩擦战斗还是没有间断的,西夏从国君到各部族,早就对物产丰饶的大宋垂涎若渴,这些年来和大辽、吐蕃等国合纵连横,为的就是能在将来能在大宋身上啃下一块肉来吃。

    谋划了好几年的大辽西夏吐蕃联盟去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裂隙,他们的大计划也只好搁浅,如果现在有了这么个理由,重新联合进攻大宋,或许就有了转机。

    事情闹大了。杨怀仁很想镇定下来,可是他的心脏还是忍不住地激烈跳动起来,他是有些胡闹,大不了是得罪几个恶人罢了,可今天不同,梁乙檀的死,很可能转化为一场大规模的战争。

    他不怕战争,想起要打仗,年轻气盛的他甚至还有些激动。可是内心激动也不能掩盖他的忧虑,战争都是无情的,激情澎湃的战斗的确让人热血沸腾,但是同时,也伴随着流血和牺牲。

    军人流血牺牲,为国捐躯,或许是一个军人的宿命,可是那些无辜的百姓呢?他们的宿命,难道就是因为一个西夏恶霸的死而去陪葬吗?

    杨怀仁还承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可这么大一口烟锅罩下来,他现在想躲也躲不过了。

    如果换了是个别人,童贯说不定会立即把他绑了,然后和梁乙檀的尸首一起送给梁乙逋,然后再附送点金银财宝请罪,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作为内卫,他心中清楚不过,杨怀仁能做到金菊堂堂主,内卫副总管的职位,那一定是太皇太后最信任的人,如果他把杨怀仁绑了送给西夏人,那么他的一生也完了,朝廷里肯定要得罪不少人,百姓也会骂他是卖国贼。

    所以他才主动来找杨怀仁寻找对策,尽力把这件事情的影响降低到最小。杨怀仁能读懂童贯的眼神和想法,心里有些感激,可是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商议过后,杨怀仁决定亲自派内卫去给朝廷送一封加急的书信说明此事,同时也向朝廷说明了他跟梁乙檀之间的冲突,着重表明梁乙檀的死和自己无关,不过高太后和朝堂上的大佬们如何看待这件事,就不是他能左右了。

    而童贯则以通远军司军监的身份给西边边地各州县各军发送公文,提醒大家注意防范西夏军队的调动情况,以提前做好防范,同时向永兴军大总管府求援,希望大总管能增援军队到环州来加强防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