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梁乙檀的死因
    烟锅背是背了,可是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一直背下去。杨怀仁不是没想过,万一又一次宋夏战争爆发,他肯定逃不了干系,要是大宋军民损失惨重,他的命就是赵煦和赵頵也保不住,而高太后,他根本就没指望。

    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梁乙檀的死因。可杨怀仁去到梁乙檀在通远县的住地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梁乙檀身份特殊,他的属下随从已经把他的尸体装进了棺椁,等天一亮,便要运送他的时候回西夏兴庆府。

    再想验尸,那是不可能了,那些西夏人只当是杨怀仁给他们的公子爷下了毒毒死的,盯着杨怀仁的眼神里也充满了仇恨,若不是通远县巡防营上百官兵保护着杨怀仁,怕是会被他们生吞活剥了。

    这样一来一些事杨怀仁就不好出面了,只好拜托通远县令宋庭玉代替他,去询问梁乙檀的手下人昨夜梁乙檀离开西域楼之后的行踪。

    梁乙檀的手下在这一点上倒是没有隐瞒,不过梁乙檀离开西域楼之后有点郁闷,没有再去别的地方,而是直接回了他在通远县的货栈。

    之后就是他把那些被人打得满地找牙的手下大骂了一顿,又喝了一会酒,心情才逐渐转好,傻呵呵发了一阵酒疯,折腾到半夜,才准备睡下。

    梁乙檀有个习惯,不论多么晚,睡前都会喝一口茶。他家丫鬟也习惯了等到他快要睡下的时候,给他煮一壶茶水,伺候他喝了之后才离开。

    而昨夜那个伺候梁乙檀睡前喝茶的小丫鬟,发现他喝醉了躺在床上,本以为他今天喝醉了也许就不会喝茶了,只不过是犹豫之间走近了他的床边察看一下,才发现梁乙檀那时候已经没有气了。

    正是因为梁乙檀的突然死亡,引发了他家客栈里一阵大慌乱,引起了巡城营士兵的注意,当他们发现死的人是梁乙檀的时候,知道此事非小,才慌忙报告了通远军司里的童贯。

    天微微亮起来的时候,梁乙檀的手下人便准备运送装载着尸首的棺椁出城。这个童贯是不敢拦下来的,既然梁乙檀的死讯肯定藏不住,那么也就没有必要阻拦他的手下人运送他的尸首回西夏,引起更多不必要的误解和麻烦。

    西夏人只顾着匆忙运送棺椁,对于通远县令的查探,也就不在意了,货栈里任他们去查,反正昨夜杨怀仁给梁乙檀下毒蛊的时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杀人凶手已定,他们爱怎么查就怎么查。

    货栈里干活的小工其实也大都是宋人,他们对于官府的查问也相当配合,只不过他们能提供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聊胜于无。

    只有一条从那个煮茶的丫鬟那里问出来一条极其奇怪的线索,那就是梁乙檀死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看来他死的时候还是快乐的,并没有收到多少痛苦。

    这一点让所有人都想不通了。按说梁乙檀昨夜调戏西域楼掌柜的女儿未果,后来手下又被天霸弟弟揍了一顿,他本人还被杨怀仁忽悠,以为他中了一种七虫毒蛊,他心情应该是极度郁闷的。

    从他回家之后的表现看,也证明了这一点,梁乙檀大骂了随行的一帮被打的手下,然后郁闷之下自己一个人喝闷酒,最后喝大了回房休息,这一切看起来都很符合他当时的心情。

    可喝醉了酒之后他傻乎乎的傻乐了一会儿又是怎么回事?都说一杯美酒解千愁,可同样也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就算这小子心大,也不至于喝醉了酒得意忘形,完全把自己中了毒蛊的事情抛诸脑后吧?

    好吧,就算他心理不正常,喝点酒就把所有事情都忘了,那喝醉了酒死在了自己床上,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容又是怎么回事?这说不通啊,还能是笑死的?这得多没心没肺啊?

    通远县的衙役们按照杨怀仁教给他们的办法,搜寻了许多梁乙檀房间内的器物回来供杨怀仁查验,包括他的衣物,昨天一天吃过的食物剩余,酒壶里的残酒,已经喝酒和喝茶使用的酒杯和茶碗。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杨怀仁发现了点什么。要说鉴证物件,杨怀仁也不是专业的,他这方面的知识也不过是看了点后世讲述法医和法证的那种电视剧,从电视剧里学到一点皮毛的鉴证常识罢了。

    但是他作为一个天才厨子,有一点和普通人不太一样,他拥有超乎超人的敏锐嗅觉和味觉。在杨怀仁看来,梁乙檀的死,如果没有任何明显的外伤,那就是因为中毒了。

    通远县的仵作水平怎么样他也能猜到一些,判断死者有没有中毒,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用银针探喉和刺腹,从银针是否变烟来判断死者是不是中毒而死。

    但是这种方法只能探出死者是不是食用了不纯净的砒霜中毒,其他很多的有毒物质,是根本探不出来的,所以杨怀仁决定先从梁乙檀死前食用的食物和饮料查起。

    他死前吃过的东西还有剩余,杨怀仁现实嗅了嗅,觉得并没有什么异常,然后吩咐人抓来些老鼠,喂他们吃这些食物,观察老鼠的反应。

    同时,他也用类似的方法去鉴定了梁乙檀死前一天内喝过的酒、茶以及其它吃过或喝过的东西。

    从梁乙檀死前的反应来看,这种毒物应该毒发的很快,应该不超过两个时辰,也就是说,他昨夜在西域楼的时候,还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他中毒的时间点,应该是离开西域楼之后。

    既然他是回到家才中毒的,那么食物和还没来得及喝的茶水,也就嫌疑不大了。老鼠试验的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可同时,也证明了他喝过的酒同样是没有问题的。

    就在验证了梁乙檀生前所入口的所有食物和饮品都没有问题的时候,杨怀仁发现了突破点,是梁乙檀喝酒用的酒杯。

    酒壶中的酒没有问题,但是不代表他喝酒用的酒具没有问题,杨怀仁把他喝酒用过的酒杯放在鼻子底下仔细嗅了嗅,闻到了一股久违了了特殊气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