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若心添乱(上)
    杨怀仁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当初托尼贵从环州运送第一批牦牛去东京城的时候,路上遇上了一拨契丹人尾随。

    后来这些契丹人尾随了几天,慑于护卫牦牛队伍里内卫的武功,他们并没有出手进行打劫或者破坏,而是转头向西而去,不知所踪。

    杨怀仁从如今的情况来判断,不得不把这个契丹商队和那一拨图谋不轨的契丹人联系到一起。

    如果这样想来,这些契丹人就跟辽使耶律迪迪有莫大的关联了。他们来环州做什么?难道只是监视杨怀仁这么简单吗?

    耶律迪迪从杨怀仁那里得到了救命的药膳良方,按说短期内应该不会对杨怀仁有什么企图,但是杨怀仁并不十分确定这一点。

    有句话说得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大辽对大宋的态度,是早晚都想吞并了的,而契丹人对于汉人的态度,也只有征服和奴役,燕云十六州的汉人生存现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耶律迪迪如果觉得不再需要杨怀仁了,那么下了决定要杀了他,也是一种选择。

    不过杨怀仁很怀疑凭借契丹人的智商,能不能想出这么一个一石二鸟又坐山观虎斗的妙计。

    陷害了杨怀仁,又鼓捣的宋夏兵戎相见,最乐见其成的,自然是契丹人了。两个邻国出手打架,大辽自然可以先等两边打的你死我活的时候,再出面调停,从中攫取最大的利益。

    比如,让大宋不得不答应他们提高每年岁币的要求?

    杨怀仁想到这一层,心中大叫不好,万般期盼着耶律迪迪没有这样的脑筋,能想出这么一条阴险无比的诡计来。

    现在估摸着耶律迪迪正在千方百计的满世界的去寻找杨怀仁给他写的那个秘方上的药材,很可能顾不上继续跟大宋朝廷就岁币一事讨价还价。

    但是如果耶律迪迪早有妙计,利用杨怀仁挑起宋夏之间的争端,然后等两边刀兵相见,这时候再站出来装模作样的替大宋解围,实际上是坐收渔翁之利,到时再狮子大开口,就不怕大宋朝廷不会无奈之下委曲求全。

    要事实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耶律迪迪也太心机了,十足的一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难道梁乙檀的死,真的跟契丹人有关系?

    正当杨怀仁愁眉不展的时候,一柄飞刀从窗外射入了房间内,刺入了杨怀仁面前的方桌上。

    小七反应最快,第一个冲出了房间,可惜屋外并没有人。连他也觉得不可思议,以他的轻功,能从屋外射一柄飞刀进来不被他发觉,而这个人射完了飞刀只有又能不知不觉之间逃的无影无踪,那么这人的轻功,起码不在他之下。

    小七还在犹豫要不要追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杨怀仁忙喊住了他。从桌子上拔出那柄飞刀,扯下了扎在刀的上一张小字条。

    众人见状围了过来,杨怀仁对自家的兄弟们也不避讳,坦然打开了那张字条,上面四个娟秀的小字——万事小心。

    杨怀仁“噗嗤”一笑,对着空无一人的门外高声说道,“兰大当家的,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有啥话直接见面说,何必装神弄鬼吓唬我呢?”

    杨怀仁的话说完只过了三秒钟,从房上跳下一个人来,大白天的一身藏青色的夜行衣打扮,让杨怀仁觉得甚是可笑。

    烟衣人揭开脸上的烟布,露出一张冰清玉润的脸来,正是兰若心。

    “你胡说什么,谁是大当家的?谁又装神弄鬼了?”

    大概是被杨怀仁这么一个不会武功的轻易识破了行藏,兰若心的质问的语气却没有说出应该有的气势来,在杨怀仁听起来,倒有几分似是少女任性撒娇的意味。

    “兰大当家的,青莲帮名义是上兰帮主坐头把交椅,实际上他早就退居后台不理帮中事务了,什么事情都是你操心劳神,喊你一声兰大当家的,也不算过吧?

    你再看看你这一身行头,再过两个时辰天才烟呢,这么早穿一身夜行衣出门,真当你是逛街shoping呢?”

    “血拼?凭我现在的身份有谁值得我血拼吗?”

    杨怀仁微微摇头,小声叹气,说个英文没人能听懂这种事,真是显的自己太有文化。

    “没有没有,谁敢啊?”

    杨怀仁装出一副畏缩的样子打趣道,“不知兰大当家的来通远县是干什么啊?我来猜猜,呀!不会是追随着本侯爷的脚步来的吧?哈哈……”

    兰若心不置可否。

    实际上也正是如此。认识杨怀仁之前,兰若心觉得这世上没有一个男人能配得上她。

    后来遇见了杨怀仁,她起先也这么以为。在她心里这个小书生不务正业,言行浪荡不羁,长得也讨厌,特别是经历了万花楼二人躲在床下地板暗格的事情之后。

    可让兰若心奇怪的是,就是这么一个面目可憎的浪荡子似的男子,竟然时常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她的梦里,难道只是因为他摸过了自己的……那里?

    后来这个浪荡子还救了她一命,更重要的,是他拼死也没有让汪老虎侮辱了她,那一刻,她的内心是感动的,也第一次知道了对一个男人心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论样貌,论才华,这个贼眉鼠眼又不学无术的浪荡子,都不是她理想中的男人类型,可不知怎么了,从那以后,就再也忘不掉他了。

    有时候她偷偷的想他想的多了,也渐渐开始发觉其实他长得并没有那么的不堪,甚至还觉得他生得其实是有些俊逸的,他做菜的手艺虽然好似搬不上台面,但人家业精于此,也算是术业有专攻。

    当兰若心越看杨怀仁越顺眼的时候,可人家已经成亲了!不过想来这样也好,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如果看着他能和一个不错的女人能幸福的在一起,能白头偕老,兰若心内心虽然有些波澜,但她还是可以安心接受命运的。

    后来他要离京回齐州老家祭祖,兰若心十里长亭相送,虽然祝福的话没有说出口,但是她那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自此一别,以后再也不会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