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若心添乱(中)
    让兰若心放下内心的骄傲的,或许是杨怀仁从老家回到东京城之后,真的好似忘记了她。

    新式蔬菜上市,杨怀仁也吩咐了人去给她送了一些聊表友情,可他却从不曾再现身见过她,这让兰若心有些委屈,可不得不承认人家已经是别的女人的男人了,她又算什么呢?

    令她气愤的是,她原本以为这个杨怀仁对她没有意思,是因为他畏惧他的老婆,而后来他又纳了一房妾室,这又作何解释?

    想起当初他们俩合作的时候,他口口声声说那个卖汤饼的王家小妹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个妹妹,尽管杨怀仁为她出头和魏老儿作对,可兰若心真的相信他真的是那么想的。

    后来呢?不还是把那个姓王的小丫头收了房了?兰若心没想到的是,一向沉稳冷漠的她,竟然因为这件事心慌意乱了。

    为什么?她自己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可无论那些日子她怎么竭尽全力不去想,可一个正常女人身体里的恶魔还是无法抑制的显露出来,控制了她的灵魂。

    恶魔渴求的东西,不是事业的成功,而是一个完美的男子温暖的怀抱。

    兰若心觉得自己迷失了,迷失在对人生的成功和爱情的甜蜜的天平两边,摇摆不定。

    当丐帮之中打探到一个契丹人的怪异举动和杨怀仁联系到一起的时候,她忽然从成为一个叱咤江湖的女帮主的梦境中惊醒过来,渐渐地,她越来越发觉一个女人真正想得到的,不是那个女侠的大梦,而是能和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

    可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她最初认识的那个男人了,他现在有财有势,甚至有了贵族的地位,不再是她这样的江湖中人可以高攀的了。

    更让兰若心难过的是,他已经有了两位妻子,她再强行挤进去,难不成要三个人分享一个男人吗?

    她不甘心,可又不愿意放弃。这个时代男人命短,女人命长,男人又比女人少,有本事的男人三妻四妾也就成了人类在进化过程中的自然法则。

    在这样的道德体系之下,她想独享这个她心仪的优秀男人的可能性太低了,所以她也失望过,悔恨过,失望那个和杨怀仁订了亲的女人不是她,悔恨在她还有机会的时候,她为了虚伪的高傲自动退出了竞争。

    不过老天并没有对她不公,她终于有一个机会,可以独享这个男人,于是她决定牢牢抓住这个机会,不在因为错过了而遗憾终生。

    兰若心对于杨怀仁来说,真的是太熟悉不过了,那张脸,让他开心过,伤心过,幸福过,痛苦过,可现在看着兰若心的脸色变幻不定,再配上她一身装扮,还真是让他绷不住笑出声来。

    一个东京城第一帮派的实权当家的,一个高冷的大美女,竟然能跟着他到了西北偏远之地来,就为了提醒他“万事小心”?想想就觉得好笑,可心中也有些暗爽。

    兰若心被杨怀仁一脸坏笑暗爽的样子雷到了,张口骂道,“本姑娘一片好心,被你当做了驴肝肺,等你被那帮契丹人害死的时候,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契丹人?!杨怀仁听到这三个字立即收起来笑脸,认真严肃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是契丹人要害我?”

    “你也知道怕吗?”

    轮到兰若心讥笑他了,“我以为杨大侯爷大义凛然,惩恶扬善从来不计后果呢,哈哈!本来嘛,我是好心来提醒你的,可见你好似胸有成竹早有准备的样子,本姑娘看来是多此一举了。”

    哎吆我去,你真是个姐姐!杨怀仁心道,和这女人说话真是费劲,根本就没心情和她斗嘴,事情跟秃子脑袋上趴了个王八似的那么明显,可兰若心偏偏就喜欢摆谱,你说气人不气人?

    “我说兰家妹子,咱来这交情,真没必要扯这么大犊子,你既然肯来给我送信,那就必然是有话要说的,不然你跟着我跑了一千多里到环州来,下这么大本钱就送一封信,这买卖太亏了吧?”

    “谁跟你了?姓杨的,不要太拿自己当回事,将来有你求我的时候!想知道怎么回事对吧?让你的人先出去,这些话只能告诉你一个人。”

    “啥?”

    杨怀仁惊讶道,“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啊,人家怎么说也是有了家室的人啊,你要我把我的人都请出去,让你跟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怎么好……拒绝你呢是吧?”

    兰若心彻底被杨怀仁的无耻给打败了,杨怀仁笑眯眯地给他的兄弟几个打了个眼色,烟牛哥哥他们几个便晃着脑袋走了出去,还很礼貌的从无外边关上了门。

    “兰大当家,这下你满意了吧?有什么话只能对我一个人说?事先可要讲清楚了,你要说的话,我可没什么东西好跟你交换,当然,你要想让本侯爷以身相许的话嘛,嘿嘿,那也是不可能的!”

    “呸!我有时候也真是佩服你,明明死到临头了,你却还能想到那种事情上去,唉……”

    杨怀仁厚着脸皮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就这个样,你爱咋咋地。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快乐也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既然人生苦短,为何不快乐的过每一天?

    “想知道梁乙檀怎么死的吗?”

    杨怀仁点点头。

    “他是被毒死的。”

    杨怀仁故作恍然大悟状。

    “他是被契丹人毒死的。”

    杨怀仁这次没有嬉皮笑脸了,这个结果他猜到了,可又没有证据能确定这个推断,现在从兰若心嘴里说出来,他知道一定是兰若心知道了些什么。

    “他是被契丹人用你最擅长的一种毒药毒死的。”

    杨怀仁苦笑,这一点他事先已经判断出来的,唯一不明白的是,契丹人是怎么弄到这种混合毒药的。

    兰若心读出了杨怀仁表情中的疑惑,看着他严肃认真的样子,跟方才的嬉皮笑脸完全不同,他这种样子,才是兰若心心目中的男人应该有的魅力。

    “契丹人手里的这种毒药,是我卖给他们的!”

    “什么?!”

    杨怀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兰若心这是给他添的什么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