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若心添乱(下)
    兰若心说的这些话,杨怀仁毫不怀疑,他知道,凭兰若心的本事和智商,只要她曾经见过他用过的毒药,她是一定能弄清楚这种毒药是什么,想复制出来,其实也不难。

    丐帮那么大的帮派,弄点河豚从河豚的肝脏取毒还是很容易的,至于曼陀罗花毒,如果杨怀仁没有猜错的话,兰若心也应该是从杨家庄子的花园里偷到手的,她的轻功办这么件事,也并没有任何难度。

    也许他配制的这种混合毒药在纯度上还比不了杨怀仁配制的那一份,但是实际效果上,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有一点杨怀仁不明白,丐帮作为江湖上的第一大帮派,明里也是宣扬抗胡援宋的,虽然和朝廷之间是一种烟白两道互不打交道的关系,但是大宋在受到外敌入侵的时候,丐帮都是义务暗中襄助的。

    但这一次,兰若心为什么要把毒药卖给契丹人呢?杨怀仁的愤青情绪这时占据了上风,让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一点。

    面对杨怀仁愤怒和质问般的眼神,兰若心有些心悸,“想听实话吗?”

    杨怀仁一动也不动,等着她解释她为什么做出间接坑害了他的事情。

    “卖毒药这件事,并不是契丹人找到我的,而是我主动找上他们的。”

    “什么?!”

    杨怀仁想骂娘了,他心里或许还期待着,兰若心是在一种并不知情的情况下才转卖了混合毒药,也许一开始只不过是江湖中人之间的利益交换而已,她并不清楚毒药最后流传到了契丹人手里。

    可事实是她主动卖了一种指向性特别强的毒药给了契丹人,而契丹人用这种毒药毒杀了梁乙檀!

    梁乙逋要查他儿子的死因,首先就会把杨怀仁的背景身世查个底掉,早晚会弄清楚梁乙檀所中之毒,和杨怀仁有关系,也就会坐实了杨怀仁下毒杀害梁乙檀的事实。

    最坏的情况下,杨怀仁会被西夏,大辽和大宋所不容,梁乙逋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大宋朝廷会把他送给西夏换取停战,无论如何他都是思路一条。

    杨怀仁愁眉苦脸,兰若心却忽然乐了,“怎么,杨大侯爷怕死了吗?你若是肯求我,我也许能让你逃过一劫。”

    “怕死?”

    杨怀仁平复了下心情,坦然一笑,“小爷读书的时候没学过这两个字!蓝大当家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杨怀仁长得斯文瘦弱,却也是个爷们,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说罢他冲兰若心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兰若心心中一凛,她没想到杨怀仁会是这样的反应,这个瘦弱的书生,形象忽然高大了起来。

    曾几何时,兰若心也有些搞不明白杨怀仁这种男人,怎么就吸引了她,让她日思夜想。

    可如今,她似乎明白了这个男人的魅力在哪里。他的骨子里,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骄傲,有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自信。

    她并没有离去,而是轻轻的问了句,“你不怪我给你添了乱,你不恨我害了你吗?”

    “哈哈,”杨怀仁忽然放声大笑,“女人如果不给男人添乱,那还要男人有什么用?!”

    这理由太霸气了,连兰若心这样的女人,也被杨怀仁展现出强大的男性魅力所倾倒了。

    “不如……你跟我走吧。我们到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改名换姓,忘了过去,还可以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兰若心鼓起勇气把心里话说出口,一向冰冷的脸上也染上了淡淡的绯红。

    这句话在杨怀仁听起来,信息量就太大了,他一时竟没反应过来,或者说,他有点不相信他的耳朵。

    兰若心,这是向我表白吗?杨怀仁的思绪一下就乱了,像春天里漫天飘舞的杨絮。

    若是放在前世,兰若心愿意放下一切和他在一起,杨怀仁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她,可这一世,他却没有办法哪怕稍微考虑一下她这个提议。

    两世为人,杨怀仁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有了一种责任感。十八岁年纪的他,却有三十岁男人的心智,他没有办法像一个少年人一般率性而活。

    来自生活和家庭的责任,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那么选择。他的生死,或许他看得很轻,但是他的母亲呢?两个妻子和还未出生的孩子呢?他的兄弟们呢?还有数百个他一直当做家人一样看待的庄户们和家仆们,如果他选择逃跑,他们要怎么办?

    即便眼下的情势,很可能是九死一生,但是他必须面对,为了爱他的和他爱的人们,他没有第二个选择。

    兰若心真情流露,让杨怀仁很是吃惊,眼前的兰若心,和往常的兰若心不同,她现在肯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放弃了自己原本的梦想,愿意跟着他一起去私奔,去流浪。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面对这样的爱的义无反顾的女人,又怎么能不感动?

    兰若心一袭烟衣,在杨怀仁眼里,这个女人却忽然被洁白而喜悦的光线所围绕,这道光,足以把任何一个男人的心灵照亮。

    杨怀仁已经做出了选择,但是面对真情流露的兰若心,他的内心是复杂的。契丹人毒杀梁乙檀挑起宋夏争端从而从旁得利的阴谋,她从头到尾都是知道的。

    兰若心意识到了杨怀仁在整个阴谋中是一个重要的棋子,却没有站出来阻止,反而帮助契丹人顺利实施了这个诡计,这一点,杨怀仁对兰若心是心怀埋怨的,可是很快就理解了她这种极端的行为。

    一个看起来冷若冰霜的女人,很多时候冷漠只不过是她保护自己的一层坚固的外衣,当她感情炽热,突然迸发出来的时候,比其他人都更加剧烈,更加彻底,也更加极端。

    用爱这个所有人都无法拒绝的理由,她能够做出来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来。为了占有,为了独自拥有一个梦寐以求的男人,她甚至可以不惜摧毁他的一切。

    杨怀仁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脑袋里清明起来,他给了兰若心一个温暖淡然的微笑,“若心,我谢谢你,不过我不能跟你走。你走吧,离开环州,剩下的让我来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