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升帐点兵
    梁乙檀被杀的真相忽然就变的不那么重要了,装着他尸首的棺椁运出通远县城后的第二天,环州最北边的青岗峡哨站就传来消息,西夏静塞军司近两万西夏军开拔,直奔环县外围而来。

    通远军司紧急集合了军司所辖五营的营官和校尉商议如何应对,环州本地的地方文职官员也一同被唤来旁听。

    意外的是,杨怀仁也被请来了,当他走入军司议事厅正堂的时候,竟然发现童贯把堂中主位留了出来,自己坐在了下首的位置上。

    杨怀仁难免有些心虚,他虽然身为侯爷,实际上在他意识里这名头就是虚的,无论在京城还是地方上,他都没有任何实质的权力。

    其实他不知道的一点是,他这个环县侯,在环州地界上,就是名誉上的最高领导。

    从另一个角度讲,童贯既然决心在杨怀仁这位内卫副总管身上下了注,那就要坚定的支持他,把主位留出来,同时也把这份责任让给了杨怀仁,他还是老老实实做他的军监。

    从这一点来看,童贯就是个人精了,如果他赌对了,将来的功劳肯定少不了他那一份,而且假设杨怀仁从此飞黄腾达了,也代表他的前程将一片坦途。

    而万一押错了,也不要紧,大不了把责任一股脑儿推到杨怀仁头上,虽然他做了几年军监,可是他并没有任何大规模战役的经验,不如就躲在一边,就算将来要追究责任,似乎他的责任也微乎其微。

    杨怀仁同样觉得不论行军打仗也好,守城御敌也罢,他都是个门外汉,做到主将的位置上,无异于赶鸭子上架。

    他是真心实意的跟童贯和杨世虎谦让了半天,可所有人都坚持让他坐上去,无奈之下,他也只好硬着头皮蹭着半个屁股坐了下去。

    杨怀仁不清楚这种军司里边的紧急会议,跟升帐点兵有什么区别,气氛倒是蛮严肃的。

    坐是坐下了,可杨怀仁并不知道坐在这个位置上,应该说什么话,又该办什么事,看着两列患者整齐戎装的将军和校尉们挺直了身子看着他,他是尴尬的不能再尴尬了。

    童贯见状,站出来说道,“今日聚集诸位将校,是来商议如何应对西夏静赛军司两万大军陈兵宋夏边界一事,诸位尽可以畅所欲言,提供应对之策。”

    杨怀仁虽然坐在主位上,却跟个围观吃瓜群众一般,听了童贯的发言,觉得他主持的不错,十分认可的点了点头。

    众将校却期待地看着杨怀仁,等着“主将”先发话。杨怀仁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这种聚将商议对策的会议的性质,跟不知道这时该说什么话,见大家都跟着他发愣,只好拍着巴掌喊了一声“好”。

    众将校面面相觑,面露失望之色。他们心里,想的铁定是朝廷派来的观察使是个太监就够不靠谱的了,现在这个太监又谦让了一位贬谪到环州的侯爷坐上了主位,就更不靠谱了。

    这位杨侯爷一看就是个书生样子,肯定是个军事方面的外行,开个会就露了怯,要真打起仗来,指望他指挥边军决胜千里,那怎么可能?这种纨绔贵族,到时候不吓尿了裤子就不错了。

    跟着他来的烟牛哥哥和天霸弟弟站在他身后两侧,烟牛哥哥是武举,这种事还是懂一些的,见杨怀仁丢了丑,忙伏身在他耳边轻声提醒道,“仁哥儿,你现在坐的是主将的位置,既然战事无法避免,你只需要先鼓舞下士气,具体该怎么办,可以让杨世虎将军安排。”

    李烟牛顿了一顿,最后又小声说了一句,“记得要表现出威严来。”

    装威严?这个我会。杨怀仁心道,不过鼓舞士气这种事,要说什么好呢?毕竟是跟这些通远军司的基层将校第一次见面,连人家名字都叫不上来,更谈不上了解他们的脾性了,又怎么知道跟他们讲什么,他们能士气高涨呢?

    杨怀仁想了一下,这年头的军人,大字都不认识几个,跟他们扯些保家卫国的大道理,他们不一定爱听,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说出来是大义凛然,可是听到他们耳朵里,估计就是鸭子放屁,连个响都不带响的。

    那么他们想听的,肯定是好处了,打胜仗,杀胡子,为的就是升官发财,妻妾成群。

    杨怀仁本想展现下他的媒婆技巧和经验,说等他们打了胜仗给他们说媳妇,可转念一想这种事事后说比较好,现在说,好像人家找不上媳妇似的,驳了人家面子。

    直接说奖励多少钱?钱他是不缺,可是论功行赏这种事,轮不到他来做,而且他也怕犯忌讳的,高太后因为这事提醒过他一回了,再有第二次,那就是屎壳郎子半夜不睡觉瞎转悠,找屎了。

    那该怎么说?杨怀仁犹豫了好久,才决定从出气的角度,用最简单直接的话语,激发他们的战斗渴望。

    “嗯嗯,”杨怀仁清了清嗓子,坐直了身子朗声说道,“诸位,小弟腆坐在这个位置上,心中惶恐。小弟虽然是个侯爷,可是并不如诸位有真正的本事。

    不怕诸位哥哥笑话,要说领兵打仗,小弟我半桶水都没有,御敌守城之事,只能仰仗诸位了。”

    说着杨怀仁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给所有人躬身行了一礼。

    众将校虽然心里看不上杨怀仁这种文人的样子,不过人家年纪轻轻,对他们说话也很客气,一口一个小弟自称着,怎么说人家都是个侯爷,也算是做足了礼数,这一点他们还是很受用的。

    杨怀仁见他们面色有所缓和,接着说道,“宋夏之间,多有摩擦,我大宋边地百姓,多年来深受其害。

    数往昔多次宋夏战争,我大宋胜少负多,是我边军弱于西夏军吗?非也。

    小弟看来,西夏军并非虎狼之师。夏军之中,党项、汉以及杂胡混编,难以形成真正的战力,人数虽众,在小弟眼里也不过土鸡瓦狗而已。

    反观我环州边军,人数虽然少,却精诚团结,训练有素,缺少的,只不过是一个机会,一个让边军出一口气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