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真实的战争
    清平关虽然只不过是个小关隘,可跟通远县城一样墙高城坚,一堵三丈余高,长约二百余步的坚固石墙拦腰截住了整条河谷。

    石墙中间有一道关门长宽各约十步,外敌来犯时,把里外两道生铁铸造的大约有一尺那么厚的铁门降下去,从关门上方的天窗往中间的空间里灌满泥沙,整个就跟没有了关门一样,把关隘内外完全隔绝。

    外敌若想攻破关隘进入关内,只有从外边强行搭攻城车或者绳梯上关,别无他法。

    杨怀仁等人到清平关的时候,西夏的静塞军前锋已经发动了两次进攻,不过均以失败告终。

    一个营指挥见来了援军,便立即给黄都头下了令,划出了了关墙上一块区域指定了他这一队人的防区。

    这位营官是认得黄大银这个队长都头的,可不可能认得他手下的每一个小兵,往杨怀仁这边看了一眼,并没发现什么。

    黄大银领着众人走石阶上关的时候,守关的三个营的守军正在清理关墙,统计伤亡。

    战死的边军将士被收殓了尸体从关墙上抬下来,这些阵亡的士兵遗体将汇聚在一起,战事过后才会统一安葬。

    而受伤的兵士的伤处看上去也不过进行了简单的临时处理,他们两两相互搀扶着艰难地从关墙上向下方撤退。

    每当一具阵亡的士兵尸体被同伴用担架抬下来的时候,路过的其他兵士都很自然的停下脚步,站直了身体向阵亡的战友注目行礼。

    杨怀仁他们一行人本来还在为即将上战场而内心兴奋,可在这一刻,大家才察觉到真实的战争,不止是他们想象里的热血,还有残酷和令人悲伤的一面。

    众人转身贴墙,闪出了道路,神情都自然的严肃起来,发自内心的向刚刚失去了生命的士兵遗体表示了敬意。

    没有哀乐,没有悲伤,边军的士兵们仿佛习惯了这一切,他们的眼神里,是另一种热烈,是一种期待复仇的渴望。

    一直跟在杨怀仁身边的兰若心抓着他的胳膊,见到一具又一具阵亡士兵的遗体被抬下去,下意识地用力抓得更紧了。

    杨怀仁的胳膊上传来一阵生生的痛,他却没有叫喊或者甩开兰若心抓住他的手,而是感觉到了身体的深处传来的一股力量。

    他心里明白兰若心为什么会有这样下意识的举动,因为她怕了,她怕不久之后,杨怀仁也会用这样的方式被抬下去。

    这是她没有办法接受的,她刚刚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愿意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只为了和心目中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可马上,他们即将站在关墙上,站在生与死的边缘。

    李烟牛他们也沉默了,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

    黄大银领着他们到了他们这队人守卫的一段关墙,这里是清平关整段关墙的西北角,看上去刚才发生的两次战斗,这片区域都不算是最激烈的。

    从墙头望下去,西面墙下边二三十步外便是环江的支流西川,因为这一段关墙下边的区域相对狭窄,不利于进攻的夏军展开阵势进攻,所以这一段并不是他们主要攻击的区段。

    柯小川四周转着瞧了一下,好像发现了什么,回来对大家说道,“看来营官没把咱们这队人当主力守城的将士来安排啊。”

    黄大银是有经验的,其实在营官给他分配任务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一点,不过他还是很满意这种安排的。

    第一,侯爷偷偷上了关墙,若是安排在紧要的位置,一会儿西夏军攻的猛烈,打起仗来乱糟糟的就容易顾不上侯爷,万一他出个什么意外,他还真没法交代。

    第二,侯府的这帮侍卫,虽然个人武功都比寻常的边军士兵高出不少,但是他们毕竟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战争。

    守关的重点是不让进攻的夏军从他们这里打开缺口攻上墙来,到时候怕这帮人意气用事,只顾着杀敌,却忽略了这一条重点。

    第三,就是作战时的纪律。营官也好,队官也好,他们会根据自己多年的作战经验,在战斗打响以后,根据战斗的进行中发生的变化,适时地调整策略。

    比如根据敌人进攻的重点区域,指挥士兵调整位置转移阵地以应对;

    或者指挥某一部分守军适当的后撤,故意露出破绽,吸引敌人转移进攻的侧重点,一方面缓解另一个薄弱防守点的压力,一方面制造陷阱诱敌进入弓箭兵的杀伤范围以达到最佳防守效果。

    黄大银担心侯府这帮侍卫万一当时候杀红了眼不听号令,若是影响了将军整个防守策略的施行,影响了大局,那可就百死莫赎了。

    黄大银找到了杨怀仁,把心中的担忧告诉了他。

    杨怀仁不懂这些,以前只以为行军打仗也好,像眼下这种守城守关的防御战也好,就是两边比谁的人多,比士兵们的单兵素质谁更强。

    影视剧里也好,小说里也好,都着重表现了将士们英雄杀敌的宏大场面,总结起来就一个字——冲。

    可真正的战斗并不是单纯看谁能打,看谁更勇猛,听了黄大银的话,杨怀仁才明白了一点,真实的战争里,影响最终胜负的还是“谋”。

    人们说起武将来,称赞的词汇之中,用的最多的一个便是有勇有谋,勇是他的个人武力,谋才是这个将军是不是一个优秀的将军的关键所在。

    并不是像小说里诸葛亮那样的才智高绝的军师安排阵型,调动军队如何作战才是谋,一场局部的小型战斗之中,一位基层将军临阵应对战场变化的细节处理,同样是影响一场战斗胜败的重要因素。

    杨怀仁懂了黄大银的意思,立即召集了各个“火长”,郑重其事地把黄都头的意思都贯彻了下去,要大家一定要一切行动听指挥,战斗再次打响以后,万不可因为一时意气,只顾着自己冲杀,不顾整个战斗的大局。

    烟牛哥哥等人觉得杨怀仁说的非常在理,开始从新理清自己的思绪。

    正在这时,夏军第三次巨大擂鼓进攻的声音再次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