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防守阵型
    站在关墙上听到这一阵鼓声,和远远的在山谷中听到有很大的不同。

    远远的山谷里听到,夹杂着回声,还没有那么的感到压迫,可站在关墙上远远向关外望去,五百步外西夏军中一排直径五六尺的大鼓同时被敲的震天响,让人连心脏也跟着强烈的震动起来。

    一排大鼓的中间,是一面巨大西夏的帅旗,上边是看不懂的文字,帅旗下面一张巨大的长椅,上边坐着一个全副盔甲的西夏大汉,想必这就是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静塞军大将军野利图里了。

    随着整齐的鼓声,西夏军中走出来几十个约百人一队的方阵,方阵中的夏军面无表情,步伐压着鼓点的声音向清平关的缓慢的行进。

    宋军这边,关墙上各队的都头开始大声喊叫这把散坐在地上休息的士兵喊起来,整理军械,摆好了箭壶和石块,准备迎接夏军的又一次进攻。

    杨怀仁终于可以见识到古代的战争是什么样了,他好奇的趴在女墙的凹格上向远处望去。

    说心里话,杨怀仁心里有点失望,他原以为能看到西夏军成对的骑兵猛烈的朝着清平关的方向冲杀,万马奔腾扬起乌云一般的尘土。

    后来一想对于夏军来说这是攻城战,骑兵真来了也会因为目标太大成为靶子,反而步兵才是攻城战中的主力。

    夏军也的确没有他想象中的可怕,行进的方阵还算整齐,可惜走的并不快,就那么慢慢悠悠朝着清平关的方向行进,没有一点要冲锋的意思。

    杨怀仁在转头看看身后的人们,也都翘首往关下望去,神色略微有些慌张,身体在巨大的鼓声之下,止不住的开始战栗。

    他知道,他们并不是害怕,毕竟第一次离真实的战争这么近,心中难免兴奋的,导致无法抑制自己身体的颤抖。

    黄大银挨个拍了拍大家的肩膀,大声地喊叫着让大家不要慌,不要乱,根据他说的方法,五个人一组,守住自己的位置。

    除了黄都头,烟牛哥哥算是最懂如何作战的人了,他开始协助黄都头指挥大家按照自己的分队,每一火十个人分成两组,每一组把守一处女墙上的凹口。

    相邻的一队守军见黄都头这边带的都是新兵,也有人主动过来安抚大家紧张的情绪,指导怎么防止夏军架了云梯冲上城头。

    五人一组把守女墙的一处凹口的战术也是当时比较科学的守城分组方式,也有相应的特制的武器来保障这一点。

    五人小组之中,一人是负责投掷石块的,目的就是把攀爬上来的士兵砸下去;

    两人则是刀盾兵,负责举盾为小组中的战友抵挡从城下射上来的弓箭,同时斩断攀爬城墙的士兵扔上来的钩绳;

    最后两人是长枪兵,武器是一种特制的勾枪,枪头除了和正常的长枪又个尖头之外,枪头后边还有个类似牛角一样的勾刺,用于把对方的云梯顶翻。

    黄大银负责的这一片关墙的角落恰好十四个凹口需要把守,分配完了人员,发现最后把杨怀仁和兰若心给余了出来。

    黄都头这么安排也是有心不想让侯爷冒险,可杨怀仁不干了,大声骂道,“你姥姥的,哥们都站在关墙上了,结果还不给我任务,真当哥们是假的吗?”

    不仅黄都头听见了,杨怀仁带上来的所有人都听见了,可是他们似乎都装作听不见一样。

    因为他们想的都一样,仁哥儿的确是个真汉子,可是他武功啥的也真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站在女墙边上冒险。

    杨怀仁本来以为身边的兰若心能声援一下他,结果兰若心似乎是对这种安排最满意的一个人,站在他身边死死抓住他的胳膊,不让他往前凑。

    杨怀仁只有无奈的份,可看着身边兰若心紧张他的样子,心里淡淡地流过了一丝温柔。

    他怎么也想象不到,原本冷若冰霜又高傲自负的兰若心,如今竟像个小女人一样,倚在他身边,就为了保护她的情郎,不想让他去冒险。

    杨怀仁心里是感动的,可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天霸弟弟见杨怀仁有点可怜,讪讪道,“哥哥,要不待会儿你帮弟弟这一组往下扔石头?”

    杨怀仁撇着嘴有点不开心,想想其他工作他也实在帮不上忙,扔石头这种事没技术含量,他倒是可以试试,总不能来了一趟真正的战场,自己被一个女人拉在一边当观众吧?

    “还是天霸弟弟心疼哥哥,哈哈……”

    兰若心犹豫了一下,心想让他躲在女墙后边往墙外边扔扔石头,并没有多少危险,万一夏军从这边攻了上来,大不了她敲晕了杨怀仁拉着他下关。

    转眼间夏军已经行进到了离关墙还有大约二百步的地方,从关墙上已经能清楚的看到夏军士兵的样子,他们照样是一个脑袋两只眼睛,甚至样貌和宋军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夏军的鼓声停了,从夏军方阵之间的甬道里,有几骑手持令旗的传令官飞奔到方阵的最前沿。

    一声闷长的牛角号声响起,沉重地“呜呜”声拖长了音调,像是发出了什么指令。

    传令的令官开始按照一定的姿势和顺序把手中的令旗在空中挥舞的猎猎作响,夏军方阵在看到令旗挥舞之后,突然散开,原来的行军的方阵变成了横向的队列。

    队列中的夏军士兵从背后取下了略微拉长的近似椭圆形的盾牌,高高地成约四十五度角举在了头顶。

    跟随着令官手中旗帜的挥舞,夏军整齐划一的动作深深震撼了杨怀仁,他忽然发现不能低估古人的军队,虽然在冷兵器时代没有后世那么厉害的火器装备,但如果从军队训练的角度看,夏军的军事素质还是挺高的。

    看来野利图里不仅仅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猛将,在训练士卒方面,他的确是西夏难得的一个军事人才。

    宋军这边,关墙上在守卫女墙凹口的步军背后,出现了一排弓箭兵,他们每隔五步一人,每人身背三个箭壶,选好了视野良好的位置站定,却没有要拉弓开箭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