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一战成名(一)
    杨世虎站在清平关的城门楼上,神情有些凝重。

    这支夏军和他以前见识过的夏军有些不同,西夏名将野利图里亲手训练出来的精锐夏军,果然与众不同。

    用一个主将的眼光来看,单单夏军精锐表现出来的训练水平和阵列水平,是高出大宋通远军的这些将士的。

    不过作为守城的一方,他还是觉得宋军还是有地利的巨大优势,清平关,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夏军突破的。

    只是眼下的问题是,他手下这些宋军虽然也经历过不少战斗,今天早些时候也经历了夏军两次攻城。

    但他心里明白夏军的前两次进攻,都没有使出全力,而是通过两次小规模的进攻,来试探宋军的防御手段、守城战术以及兵力的部署。

    当野利图里综合前两次进攻中得到的情报,重新进行了进攻战术的部署,又派出了他的精锐部队之后,宋军再想像前两次那么容易把夏军的进攻瓦解,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他身边的将校和城门楼上的士兵,虽然没有因为恐惧而畏缩,但是面对夏军气势凶猛的进攻盾牌队列,难免有一些紧张和心慌。

    杨世虎也知道将士们的信心和士气有些受挫,但是现在夏军已经兵临城下了,没有时间给他重新给军士们鼓舞士气。

    他的信念里,只有过会作战之时,把自己以主将亲力亲为的勇猛顽强的作风展现给将士们,带动着大家燃起内心的勇气,以死力战。

    就在杨世虎咬破了腮肉暗自下决心要死战御敌之时,忽然从关墙的西北角上射出了一支利箭!

    关墙上士兵众多,也都穿着统一的边军片子甲,头裹毡巾,脖子上帮着红布领巾,远远地望过去,还真分不出是谁射了这一箭。

    杨世虎起先以为面对这样的大场面,有一个两个的弓箭手慌乱了没把持住虚射了一支箭下去,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他耳朵里听到那支羽箭划破了空气发出的那种鬼哭神嚎一般的尖啸之时,他发觉这支羽箭并不是边军常用的那一种。

    再看羽箭离弦之后的那一份厚重的力道,杨世虎就判断出了这一箭绝对非同凡响,比他所用的两石五的长弓还要更加有力,可以想象的出把这一支箭射出去的弓,可能是三石的极品硬弓。

    他眼睛紧紧盯着那一束烟色的光芒从天空极速的飞过,脑袋里快速的想了一遍通远军里所有的使用弓箭的好手,也没想出是谁有这样一把好弓,又有这样的力道。

    不光是他,包括其他站在城墙上的将校、都头和普通的边军士兵,也发现了这一支羽箭的厉害。

    眨眼的功夫,只见二百步外一个夏军骑在马上摇旗的令官应声而倒,从马上顺着那支羽箭射出去的方向摔出去三丈多远。

    那一支仿佛带着魔鬼的召唤一般的烟色羽箭,折在那倒霉的令官身上,箭头直接穿胸而过,后边的力道又把令官的身体死死钉在了地上!

    关墙上的宋军士兵都看得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什么。

    虽然不知道是谁射出了这凌厉的一箭,但是二百步外能一箭命中,又把目标射下马来并钉死在地上,无不叹若天人。

    杨世虎同样惊讶的无以复加,当了这些年的边军将领,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么威猛的箭术,他不自觉地心情大好,高声喊了一个“好”字。

    宋军将士们见主将大声叫好,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被夏军整齐威武的盾墙进攻阵型压抑的情绪一下释放了出来,有的也大声叫好,有的甚至高举双手挥舞着双臂大声嘶吼起来。

    夏军这边,谁也没想到在二百步的距离外,传令的令官竟然被清平关上一个弓箭手突如其来射下来的一支羽箭给射出十步之外的距离,又钉死在地上。

    长长的盾墙横向队列里的一小部分突然出现了一点迟滞,没有跟上整个阵型前进的节奏,让盾墙阵型里出现了一个凹点。

    不过夏军士兵惊骇之余,并没有因此而畏惧,另一名令官快速的从阵型的后方跃马而出,接替了了刚才那个被射死的令官的位置和职责。

    盾墙阵型的凹点只不过出现了一刹那的迟滞,却并没有完全丢掉阵型的完整,在新的一名令官的旗语指挥之下,从新赶上了整条盾墙阵型的步伐,又恢复了原来的进攻姿态。

    杨怀仁见烟牛哥哥一箭便射死了一个令官,高兴的手舞足蹈,大声的为烟牛哥哥叫好,西北角这边所有人都忍不住向李烟牛投来了崇敬的目光。

    是的,这样的英雄人物的确值得将士们崇敬!

    可转眼之间,杨怀仁又发现夏军的进攻阵型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很快就有新替补上来的令官接替了刚被李烟牛射死那个人的岗位。

    杨怀仁烟亮的眼珠子溜溜转了一圈,问道,“哥哥,看见那个新增补上来骑着马的令官没?给他再来上一箭!

    咱们就跟他们玩哪疼打哪,就逮着这一段盾墙阵型的那个指挥令官射,我倒要看看,夏军里有多少令官可以补充!”

    “哎!”

    烟牛哥哥憨笑着答应了一声,继续抽了另一支三齿狼牙箭出来,对着关下二百步外那个新替补上来的令官又是一箭射了出去。

    “咻”地一声,烟色的羽箭破风而去,杨怀仁默数到第六个数的时候,夏军那个刚刚跃马出来的令官以一种相同的方式被射下马来,向后飞出去十步的距离,被钉死在地上!

    夏军里这一次爆发出一阵惊呼,而宋军这边确实又一阵更欢欣鼓舞的呐喊叫好之声!

    盾墙进攻的阵型又是一阵慌乱,不过很快又一名夏军令官补充过来,重新用旗语整顿阵型。

    杨怀仁趴在女墙的凹口上仔细看清了夏军里的变化,扭头对李烟牛说道,“哥哥,咱们这一次射这小子脑袋怎么样?”

    李烟牛歪头想了一下,好似不是很有把握,不过刚才的两箭他确实也射出了感觉,现在正是手感火热,于是笑着答道,“好吧,洒家尽量试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