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一战成名(二)
    拉弓射箭这种事,真是手感来了怎么射怎么有,想不中都不行。

    李烟牛的第三箭射出去,果然迎面射中了第二个替补出来的夏军令官!

    清平关城墙上的宋军见状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硬生生把夏军轰隆隆的擂鼓声给盖了下去。

    杨世虎的心情激动万分,心中大叫天助我也,宋军守关的将士们眼下士气大振,杨世虎想着抵挡过夏军的第三次进攻之后,一定要找出这个神箭手,好好打赏他一番。

    同样是射死一个人,射中身体和射中脑袋听起来都达到了最终目的,但是发挥的效果却完全不同。

    二百步的距离,能射中令官的身体,给夏军带来的是惊讶,而射中令官的脑袋,给夏军带来的是无以复加的震撼!

    都说中原北方的西边的游牧最善骑射,可他们擅长的骑射和正统的定点射术还有不同。

    像西夏和契丹所等北方部族擅长的骑射,所用之弓大多是在马上比较容易从操控的马弓,是一种短弓。

    这种短弓自身轻便,便于携带,更便于骑兵快速的发射箭矢攻击敌人。

    优点明显的同时,缺点也同样显著。这样的短弓大多是八斗到一石的轻弓,有效杀伤距离也只不过五六十步而已。

    若是在平坦的地势上作战,骑兵用这种短弓有很多大的优势,但是在攻城战中,这样的短弓如果仰射城头上的目标,就没多大用武之地了。

    当然他们也有长弓硬弓,但是由于制造工艺不如中原的制弓工匠优异,加上地处北方草原和荒漠地带,缺少优质的制作弓身的材料,他们所用的步兵长弓跟宋军标配的长弓并无很大的差别。

    夏军的士兵,是无法想象宋军里竟然有一位可以在二百步外百发百中的神箭手,更无法想象这位神箭手不但能射中人,而且还能射中目标的脑袋。

    当那个传令官脑袋被强劲有力的一箭射爆了脑袋的时候,这种视觉上的冲击力,很大程度上不仅仅是杀伤了一位传令官,而是极大的震慑了夏军士兵,对他们原本饱满的士气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野利图里的静塞军精锐也的确是训练有素,很快第四名传令官也跃马而出,只不过这一次,这位令官面露恐惧之色,脑袋不时地望向清平关上那支烟色的羽箭射过来的方向,一身虚汗湿透了衣服。

    李烟牛这三箭,射杀了三名夏军的传令官,不过夏军也没有立即混乱,稍微出现了一点慌乱之后,夏军中的队官立即大声喝骂着自己的士兵,让他们把注意力放到保持整齐的进攻盾墙队列上来。

    这三箭非常出彩,也大大鼓舞了宋军的士气,但是对于夏军整个进攻来说,只不过是稍微延缓了一下时间而已,并没有让夏军退缩。

    不过无论是在杨世虎还是杨怀仁看来,李烟牛这三箭已经起到足够的作用了。

    一场战争之中,士气这东西听起来好像虚无缥缈,但是它能起到的关键作用,很多情况下会直接影响了这场战争的成败。

    眼下宋军士气旺盛,而夏军士气减弱,此消彼长,把本来稍稍偏向了夏军一方的胜利的天平,又给拉回到了平衡,甚至还稍稍向宋军这边倾斜。

    这已经足够了,烟牛哥哥已经凭借他这非同凡响的三箭,在宋军和夏军之中一战成名!

    夏军的盾墙阵列继续前进,转眼间已经行进至离清平关城墙一百五十步之内!

    宋军这边的号角声也响起,守卫女墙凹口的士兵身后的弓箭手们听到号声好似听到了命令,纷纷取出羽箭,举起手中军弓,成大约四十五度角瞄向了天空。

    号声停止,宋军的弓箭手一齐放箭,刹那间数百支箭矢射向了天空,顷刻之后便像雨点一般散落向夏军最前排的进攻阵列之中。

    夏军之中也顿时传出了一片惨叫之声。

    虽然在令官的指挥之下,夏军的前排进攻士兵停下脚步,单膝跪地并收缩身体,把手中的重盾贴着头顶覆盖住自己的要害部位,但是椭圆形的重盾之间还是空出了不小的间隙。

    大多数宋军射过来的箭矢都砸在重盾之上,卸了力道弹射到另一边,但也有少数的箭矢从盾牌之间的缝隙之中穿过,射中了夏军士兵的腿部或者脚面。

    巨大的疼痛让这些被射中的士兵一时脱力,丢掉了盾牌,捂着自己手上的部位跌坐在地上大声的惨叫。

    宋军这边,传令的号声有节奏的开始响起和停止,而数百弓箭手也遵循着号令,一次又一次的向天空发射着箭矢。

    夏军则根据宋军齐射的规律,缓慢的行进一段,然后再举盾防御箭雨,再听令向前行进,周而复始。

    严明的纪律,让行进的夏军之中没有人停下来去管被射伤的同伴,他们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不知道是冷漠还是坚毅。

    那些受伤的夏军士兵,就那么孤零零的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前方的战友没有理他们继续前进,后方的阵列没有接到命令也没有跑出来去营救他们。

    巨大的疼痛让绝大多数被射伤的士兵没有能力再找回自己的盾牌防护自己,只能痛苦得看着一波又一波的箭雨从天而降,期盼着命运能让他们躲过这一次。

    杨怀仁望着夏军中发生的一切,不自觉地就沉默了。他的思绪忽然变得清冽起来,心中只有一句话,原来这才是战争。

    它让人热血沸腾,同时也让人无法自制的浑身颤抖,而战争里最无情的,便是那种冷酷,冷得让人无法呼吸。

    李烟牛不断的开弓射箭,又射倒了几名骑在马上挥舞令旗的夏军传令官,但是随着夏军进攻的盾墙队列离的城墙越来越近,指挥夏军队列前进的令官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当夏军的盾墙进攻横向的队列行进到距离城墙只有五十步的时候,阵型突然改变了,从平行于城墙的横向队列变成了纵向。

    而夏军后方突然杀出数队骑兵,向着清平关的方向冲杀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