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牛羊肉泡馍
    美丽的语言很多时候会安抚一个受伤的人的心灵,而有些时候,美味的食物用无声的方式,做的比美丽的语言更加出色。

    对于很多边军将士们来说,这一顿最普通的煮肉,在他们眼里是一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除了肉香,还有一种莫名的劫后余生的味道,划过舌尖,拂过心头。

    也许静静地享受这顿饭的时光,就是他们这几天来最喜悦和惬意的时刻,食物的香味让他们在那片刻里,忘却了满身的伤痛和疲惫。

    杨怀仁作为一个厨子,这种时候对于他来说,就是他最幸福的时刻。

    他端了一碗肉,包了几个炊饼,送到了兰若心的帐篷里。兰若心不方便做起来吃饭,抿着嘴痴痴的望着杨怀仁,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

    杨怀仁恬然一笑,端了个马扎坐在她床头旁边。

    “我喂你。”

    人们总说融化一个女人的心只需要三个字,这三个字里边有“我”和“你”,看来人们总说的事情不是骗人的。

    兰若心的内心就被这么三个普普通通的字融化了,融化后的心,化作一潭清泉从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流了出来。

    不用再说谢谢或者别的什么话,有时候一个眼神,胜过千言万语。

    以前杨怀仁分不清楚前世的兰若心和现在认识的兰若心,她们长着一样美丽动人的脸同样让他痴迷。

    这一刻,这一个眼神,他似乎分清了两个人的不同,趴在木板行军床上的兰若心,是另外一个女人。

    她抛弃了自己曾经的梦想,抛弃了自己的一切,只为了和他在一起。

    如果之前他还对兰若心心存芥蒂,或者说看着现在的她,还有前世的那个女人的影子,那么现在,他愿意把心对她打开。

    她就是她,她和那个她有同样的名字,同样的面孔,但她不是那个她了。

    当他手里的木勺盛着肉汤轻轻放入她的嘴里,轻触了她粉红色晶莹如玉的唇瓣,她那一刻的样子是真的。

    兰若心的心里或许没有浪漫这个词,但她感受到的,就是浪漫那种感觉。

    没有鲜花,没有美景,就在一个小小的帐篷里,一个男人亲手喂给一个女人他亲手做的肉汤,是一件浪漫的事。

    或者应该叫做肉麻,让人穿着三层棉袄都能起一身鸡皮疙瘩那种,但是,不身临其境,谁有分得清呢?

    喂饱了兰若心,杨怀仁轻拍着她的后背看着她脸上带着天真烂漫的笑容进入梦乡。

    他走出帐篷的时候,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起了些风,不知该说是略带寒意还是略带暖意,但同样带来了倦意。

    吃饱喝足的将士们开始陆续倒下休息,有的吧嗒着嘴,似乎还在回味那些煮肉留在唇齿之间的余香。

    篝火噼啪作响,像是一个吟游诗人念着游走天下的旅行诗,弹奏着心爱的瑶琴,奏出了温柔的小夜曲。

    一切都静了下来,都说天上无数的繁星,都对应这地上每一个人。

    杨怀仁望着深邃的夜空,在浩瀚里寻找自己。有些星星黯淡了下去,有些星星从黯淡里明亮了起来。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哪怕是我们存在的整个世界,在整个宇宙中都太过渺小了,渺小到像汪洋大海里的一粒砂,被一波浪头打起来,又落下。

    世界都如此,又何况一个人。

    所以不要想太多,就静静的感受这个世界带给我们的欢乐或悲伤,幸福或惆怅。

    杨怀仁觉得自己就算穿越了,有了两次人生可以体会,也不过是苍茫天空中黯淡下去又从新亮起来的一颗星星,有一天还会黯淡下去,或者从新明亮起来。

    既然如此,何必执着?不如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爱自己爱的人,率性而活。

    ……

    天朦朦亮的时候,杨怀仁发现自己原来昨夜睡在了城头上,身边躺着他的弟兄们。

    谁也想不到,打呼噜打的最响的,是天霸弟弟和小七。这一大一小,一唱一和,闷重和清脆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杨怀仁揉了揉惺忪睡眼,不自觉地想笑。要不是昨天大家都累得睡得太熟,估计会被这俩家伙祸害得一夜无眠。

    早饭很简单,干粮掰碎了用牛羊肉汤一泡,像极了著名的西安美食牛羊肉泡馍。

    据说牛羊肉泡馍这样的美味,也是宋代产生的,而且和太祖赵匡胤有莫大的关系。

    相传赵匡胤年少未得志之时,流落长安街头,乞讨了两块榔头一样硬的干馍,却苦于无法入口。

    后来遇到街巷的一家卖羊汤的小摊贩,乞求一碗羊汤。心善的小贩见他可怜,便让他把干馍掰碎了放在碗里,浇了一勺滚烫的羊汤。

    赵匡胤接过来狼吞虎咽,一下子饥寒全消,饥饿之下觉得这就是天下最美的美味。

    到后来他做了皇帝,巡视长安之时,想起少年时的往事,寻找到那位曾经给了他一勺羊汤的小贩,重重奖赏了他的同时,又一次吃到了让他念念不忘的羊汤泡干馍。

    后来因为大家觉得皇帝都爱吃的东西,肯定是好吃的,所以逐渐把这种吃法发扬光大。

    这种说法很有戏剧性,当然至于真实性,还有待考证。不管是正史也好,戏说也罢,牛羊肉泡馍这种食物,倒是的确从北宋开始流行的。

    实际上,羊羹自古有之,基本和中国人食用羊肉的历史一样早。

    而泡馍这种吃法,有史料记载的是在唐末,“安史之乱”之时,唐德宗借大食军队收复两京,平乱之后,大食军暂驻长安。

    大食士兵行军打仗随身携带的军粮,是一种叫做“托儿木”的面食,有点类似于后世的“馕”的食物。

    托儿木便于保存,不过放久了的托儿木会变得很干很硬,无法直接食用。于是大食士兵便把托儿木掰成小块,用滚热的羊肉汤浸泡之后食用。

    随着大食人和当地人的交流,这种吃法也逐渐传播到市井之间,这或许就是有史料记载的真正的牛羊肉泡馍的最早由来了。

    当然,在杨怀仁看来,这之前的牛羊肉泡馍和后世的相比,因为当时许多香料还未被人们使用,做法也相对简单粗糙,味道应该是比较腥膻难闻的。

    而他把最接近后世的一种做法和味道带到大宋,也算是开创者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