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战争与和平
    享受了两顿美食的将士们果然精神状态好了不少,杨怀仁亲耳听见小兵们说,要是以后天天能有这样的吃食,他们愿意天天打仗。

    当然不能天天打仗,我们是爱好和平的。还有另一个原因呢,是敌人也是肉长的,也有血有泪,有伤有痛,他们也要吃饭睡觉,特别是经历了昨日的惨烈战斗之后,也需要时间来修整。

    所以夏军今天似乎没有什么动静,直到日上三竿之时,远远地看过去,有一骑从夏军大营里缓缓走出来。

    马上的人是个老瘦的男子,身上赤条条地,只披了一条床单似的白麻布裹着身子,行至清平关城下,跃下马来,呆呆的站定,眼神坦然地望着城门楼子上。

    杨怀仁和童贯等众武将正在城门楼上的内阙里议事,小兵禀报之后,杨世虎把他俩请出来站在女墙边上。

    杨怀仁不知所以,见一个夏军模样的老兵穿着怪异,心道这是个野利图里派来的使节还是个什么疯子?

    披着白麻布的夏军汉子见像是宋军主将的人站上了城头,开始展开双臂,比划了一段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舞蹈。

    杨怀仁先懵了,这人到底是个干啥的啊,比划的招式有点像是打太极,难道这年头就有太极拳了?

    杨世虎随即下令,在城头上挂了一面巨大的长条状的蓝色旗帜。

    见宋军挂出了蓝旗,夏军老兵便鞠了一躬,上马立即回身离开。

    见杨怀仁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杨世虎给他解释道,“侯爷,今日休战。”

    我勒个去,杨怀仁心中惊奇,原来这古代当个兵也不是不需要知识积累的,要是不会个哑语啥的,还容易制造出点矛盾啥的出来。

    可他还是么明白,西夏老兵穿着奇装异服在宋军城门外跳了一段舞,杨世虎就命人挂出了蓝色的长条旗帜,表示同意休战,这里边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信得过吗?”

    杨怀仁还是心存疑虑,他倒是听说过不少这样的故事,古今中外都有,就是一方佯作休战或者投降,实际上酝酿了一次偷袭之类的行动。

    杨世虎点点头表示可以相信,并详细的给他作了解释,杨怀仁听得津津有味,似乎又学到了很高深的知识。

    原来在古代,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和游牧部落,都有自己的图腾,这是他们信仰文化里的一部分,很多事情,于是就跟这些图腾扯到了一起。

    比如刚才发生的一幕,西夏老兵手舞足蹈,正是他们的一种民族舞蹈,模仿的是他们的民族图腾,猿猴。

    远古时代人类没有语言和文字,或者语言文字还互不相通的时候,部族与部族之间就用手势或者舞蹈来表达意思,来相互沟通,像党项人就保存并沿用了祖先的这种表达方式。

    舞蹈里表达的意思就是,我们两个部落交战了一天,今日请求休战,让女人们收殓丈夫的尸体,让老人们收殓孩子的尸体,让孩子们收殓他们的父亲或者兄长的尸体。

    而宋军挂出蓝色的旗帜,便是同意了这种请求。其实杨世虎作为宋军主将,没有理由不同意这种人道的请求。

    昨日清平关一战,宋军伤亡近千人,夏军作为进攻一方,伤亡几乎是宋军的三四倍。

    城墙之下,躺满了阵亡的夏军尸体,如果不让他们自己派人来收殓,放上那么几天,蛇虫鼠蚁啃食之下,就容易爆发疫病。

    按照古老的不成文的规矩,两方作战之后,都是有获胜的一方先行收殓阵亡士兵的尸体,然后才是失败的一方进行收殓。

    昨夜战斗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大晚上的交战双方可能都担心对方的诚意,所以没有立即进行这一个步骤。

    而今日天亮之后,夏军也很守规矩的留出了一上午的时间,他们到下午才派人过来向宋军发出这样的请求。

    杨世虎和野利图里之间,虽然是相互憎恨对方,恨不得生食其肉的仇人,但是他们也都是有操守的军人,这方面,杨怀仁觉得这样的军人都是值得人敬佩的。

    宋军战死的将士大都集中在城墙之上,昨夜战后就已经收殓完毕了,如今人家夏军来收殓阵亡士兵的尸首,杨世虎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杨怀仁听到那句“让老人收殓孩子的尸体,让孩子们收殓他们的父亲和兄长的尸体”的时候,莫名的对这种原始的文化心生一种敬意。

    他开始重新审视战争,想搞清楚无情和有情之间的分界,到底在哪里。

    很快几队不带兵器和衣甲,只穿着简单麻布单衣的夏军士兵赶着牛车或者马车来到清平关城墙下边,开始收殓阵亡士兵的尸体。

    杨怀仁和城头上的宋军将士们就这么默默的望着他们,一言不发。

    城下收殓战友尸体的夏军士兵,或许是发现了他们的好友或者兄长的尸首,跪下来抱着放声的嚎哭一阵。

    等哭完了,才把尸体在地方放平,整理了下他们的衣衫,用软布轻轻拭去脸上的血迹,温柔地像怀抱了情人一样,把尸体轻轻摞到牛车上,用麻布一盖,然后接着去收殓其他的尸体。

    偶尔有几具宋军跌落下城墙的将士尸体,他们也不加破坏,同样帮着整理了下衣衫,整齐的码放在城墙下,抬起头来向城头上的宋军士兵点头示意,然后转身离去。

    杨怀仁似乎产生了错觉,这就是昨天那些跟宋军作战的冷漠又凶恶的夏军士兵吗?战争的残酷与和平的祥和,就相差了一天,这又是为什么?

    这巨大的差异,难道就是因为一段原始的舞蹈和那一面蓝色的旗帜吗?明显不是的。

    或许这解释了他曾经迷惑的另一个问题,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

    人类,不论肤色和民族,应该天生都是爱好和平的,那么为什么又有了战争?为什么要相互残杀?

    为了生存!

    生存最基本的,即使吃饭和繁衍。

    杨怀仁忽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理想,让所有爱好和平的人类都有食物,让美味的食物来结束所有的战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