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弃关
    休战一天没有问题,双方收殓己方阵亡将士的遗体也没有问题,问题是杨怀仁总觉得野利图里这是另有所谋。

    如果因为赢了一场守城的战斗,西夏人就怕了,或者患得患失不敢再进攻,那就大错特错了。

    野利图里需要一场胜利来捍卫他在西夏军中的威望,而且他迫切的希望能抓到杨怀仁,换取梁乙逋许诺给他的东西。

    他打着收殓阵亡将士遗体的幌子休战,或许只是个缓兵之计,他一定在偷偷的酝酿这什么,等待着积聚某种力量,从而达到一击必杀的目的。

    杨世虎何尝没想过这一点?他的分析是,野利图里带领静塞军两万夏军进犯环州之时,由于出发的匆忙,没有做足充分的战前准备。

    比如,他低估了大宋通远军的顽强作战能力,没有事先打造攻城的器具就来了,昨日一战夏军惨败而归,相信他也一定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休战,或许不止一天,从静塞军司所在的韦州调集物资打造攻城车或者投石车之类的攻城利器,用不了几天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清平关就没有坚守的余地了。

    宋军虽然获胜,但那也是暂时的,通远军披甲三千,一天的时间就折损了三分之一。

    虽然夏军伤亡更加惨重,但是从整个攻守两方的总体数量上来讲,如果庆州的援军迟迟不到,清平关失守是必然的事情。

    最大的隐患是,如果通远军死守,只会造成更大的伤亡,而坚守清平关伤亡过大,那后边的诸关诸寨也没有了意义,因为没有作战力量可以守卫。

    后方传来的消息让所有人有点失望,庆州方面以各边地州县和军司同样受到来自西夏其他部队的威胁,而庆州驻军人数有限的理由,只象征性的派了一千人的援军来。

    这一千援军打眼一看就是些老弱病残,明显是指望不上的,更可笑的是,带队的营官来清平关见识了战场之后,立即请缨驻守没有夏军的东川的归德堡。

    杨世虎无奈,毕竟这些人和通远军并非直属关系,他也没资格强迫人家上战场,既然他们愿意去守归德堡,能替下五百通远军换防到清平关来,也算是做了点贡献。

    杨怀仁觉得这事还得怪他,事情是因他而起,庆州的边军长官还不知道朝廷对这件事的看法,如果到时怪罪下来,他站错了队可就麻烦了。

    至于环州失守不失守,那不是他的责任,派个千数人来意思一下,也算给了童贯和杨世虎大面子了。

    这样的风气让杨怀仁很生气,可现实就是如此,不是所有人都把国家和民族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在他们眼里,个人的得失和他们的官途,或许更加重要。

    青岗峡的宋军探子,是接近不了夏军大营的,只能躲在山里远远的观望。

    野利图里没有什么大的动静,零星的有几骑传递消息的夏军斥候向西北而去,就是他们探到的最有价值的消息。

    通远军司升帐议事,讨论如果真如杨世虎将军所料,夏军正在调集材料准备打造攻城器具,清平关要怎么守,或者说还要不要拼死坚守。

    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如果像昨天的样子,夏军继续攻城,宋军要坚守,起码还可以守三天。

    但是如果夏军有了投石车之类的器械,清平关的防御能力就真抵挡不了了,一天恐怕就要失陷。

    不是说清平关的城墙不够坚固,而是直径三四尺的巨石投过来,什么人都抵挡不了。

    清平关的坚固,也只限于抵挡夏军普通的骑兵或者步兵,对于投石车来说,整个清平关显得太小了,没有纵深,小目标就意味着宋军将士们无处躲藏,除了弃关。

    如果真弃了清平关,那就意味着通远县城外围所有的关隘和营寨都要放弃,因为没有足够的力量分散把守,只能退回城墙更高更坚固的通远县城。

    杨世虎虽然知道这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可他下不了这个决心,童贯则是不敢下这样的命令,而杨怀仁,在琢磨另一件事。

    原来一场战争还真不是看一时的胜败得失的,可能你一时取得了胜利,可并不能扭转局势。

    以三千抵御两万,尽管有地利的优势,可数量上的差距还是太大了。宋军可参战的有生力量太少,是一个无法弥补的硬伤。

    往远了说,历史总是记载战争的结果,后人看到历史也总是以成败论英雄,至于过程,他们不是不闻不问,只不过懒得深究罢了。

    这么一场战役在杨怀仁看来还算挺大的,可放到整个历史中看,或许都不值得一提。

    如果为了一时意气坚守城关,很可能就是全军覆没,历史也只会看到野利图里的获胜结局,至于他们西夏军死了多少人,没人去清算的。

    尽管很多人极其不情愿,但也必须认清了现实,假如明天夏军继续不出战,那么就可以得出结论,夏军开始打造攻城器械了,而宋军,为了保持可战的有生力量,只有全军回撤到通远县城。

    果然,到了第三天,夏军还是没有动静,杨世虎下令组织民壮先行让受伤的边军将士们撤离清平关。

    第四天,夏军依旧没有任何要进攻的意思,所有边军将士们,似乎也意识到夏军在做什么了。

    一条军令传达了下去,后撤,弃关。

    将士们心中难免对长官的这个决定心有悲戚,那么多战友为了守卫清平关牺牲在这里,可三天不到,却要拱手把他们曾经以命坚守的位置让出来,他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不过宋军将士们明白将军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无可奈克之举,他们战死的话,也许他们自己不在乎,可是他们身后的父母兄弟和妻儿,就没有人守护了,等待他们的,或许是残暴的野利图里的屠戮。

    杨怀仁望着伙头兵们默不作声收拾着造反的大锅,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后撤不一定就代表着放弃,拳头往回收,是为了更有力的打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