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留灶示好计
    杨怀仁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的计策可不可行,所以请了童贯和杨世虎两位通远军司两位最高指挥官来商议。

    他的计划很简单,就是撤退归撤退,弃关归弃关,但是伙头兵们把造好的灶台全部损毁是没有必要的。

    毁了灶台,也许给夏军带来一些不便,不过垒灶台这种事情,要说多费劲吧那是肯定没有的,给夏军带来的困难可以说不痛不痒。

    不如不要破坏了灶台,留下来给夏军示好,而且不但不破坏,锅也留下,锅里还要留下煮好了的美味的牛羊肉汤。

    童贯听了杨怀仁的计策大惑不解,“不知侯爷这留灶之计是意欲何为呢?”

    杨世虎也大感纳闷,他是从小就熟读兵书的,知道孙膑的减灶示弱计和诸葛亮的添灶示强计。

    战国时魏国人庞涓率十万大军进攻韩国,弱小的韩国抵挡不住魏军,命人向齐国求救。

    齐国人孙膑效仿十年前齐魏桂陵之战故事,又行围魏救赵之法,随齐国大将田忌领兵攻打魏国都城大梁,逼迫庞涓率军回援。

    可此一时彼一时,当时魏**力强盛,远超十年前桂陵之战时,当时孙膑可以用避实就虚和攻击不备之法战胜魏军,但此时的魏军更加强大,齐**队处于劣势,正面迎敌胜算不高。

    孙膑便又琢磨了一招诱敌深入之计,边跑边减灶,第一天造十万灶,第二天造五万灶,而第三天只灶三万灶,让庞涓误以为齐**队军心不稳,逃兵众多。

    庞涓不听属下劝告,终于还是中了孙膑的计谋,抛弃粮草物资,率骑兵一路追击,终于在马陵道中了孙膑的埋伏,命殒于一颗大树之下,此为孙膑减灶示弱计。

    三国时蜀汉和曹魏两军对垒,诸葛亮率蜀军打败司马懿率领的魏军,回到祁山时,因运送粮草延误十日之由,诸葛亮命军士对负责押运粮草的苟安施以仗刑。

    苟安怀恨在心,投降魏军。司马懿行离间之计,命苟安偷回成、都,散布谣言,说诸葛亮自恃功高,意欲篡位夺权。

    少主刘禅年幼,耳朵根子软,随即下旨召诸葛亮班师回朝。

    诸葛亮无奈,只得回朝,不过为了防止司马懿率魏军趁蜀军班师回朝之时趁机追击,他留下一计给姜维。

    姜维得计,撤退过程中,第一天命将士一人垒两灶,第二天则一人垒三灶,第三天一垒四灶,以此类推,撤军过程中,每日添灶。

    司马懿生性多疑,见蜀军撤退后的营地灶数每日增多,担忧诸葛亮多有诡计,怕他沿路有蜀军的援军设伏,便放弃了一次绝好的追击的机会,此为诸葛亮添灶示强计。

    可人家这两位大军事家无论减灶还是添灶,目的性都很明确的,杨怀仁这个留灶示好之计,倒是有点迷惑人,可目的又是什么呢?

    杨怀仁笑着解释道,“孙膑减灶是为了向庞涓示弱,好诱敌深入设伏杀之,诸葛孔明是为了向司马懿示强,好让他疑神疑鬼不敢盲目追击。

    我这个留灶之计呢,是为了向夏军示好,让他们尝尝本侯爷的厨艺,当然啦,好好的牛羊肉也不是白白留给他们的,我要在里边加点料。”

    “加点料?”

    童贯和杨世虎看着杨怀仁一脸诡笑的样子,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侯爷是说,要给他们下毒?”

    童贯刚露出一点喜色,接着又担忧地问道,“就算咱们给他们留下几十口大锅的牛羊肉汤,野利图里这样小心谨慎之人,怕是不会这么容易就肯让他的属下吃吧?”

    杨怀仁笑道,“他肯定不会轻易就敢吃,但他的属下士兵们闻到那么香的牛羊肉,怕是也会熟视无睹吧?”

    这一点杨怀仁很有信心,对饮食比较讲究的宋人都忍受不了他亲手制作的美味的诱惑,就更不用提那些饮食一向粗糙的西夏人了。

    他们在塞外有牛群羊群,平时吃牛羊确实比宋人要多一些,但那也是中上阶层,处于底层的百姓和普通的士兵,也不能是牛羊肉管够,可着劲吃的吧?

    还有一点,杨怀仁第一天来环州之时,在牧场里就吃过柯小巧学当地人的方法制作的烤羊。

    还带着腥膻味的烤羊在当地人眼里都是好东西了,可见这些人根本没吃过真正的经过精心利料理过的牛羊肉。

    像西夏人制作牛羊肉的时候,也是像宋军伙头兵那样只放一些粗制的矿盐就算加工了。

    西域楼的西夏厨子制作牛羊肉虽然加入了大量的调味料,但是比例也把握的很差,导致牛羊肉在他们手里制作出来,要么还腥膻味太重,要么香辛料刺鼻抢了肉香。

    杨怀仁无数的厨子们用了一千年的摸索才得出来的煮肉的香料配方制作出来的牛羊肉,不知比他们做的好吃了多少倍。

    是人见到从未吃过的美味就会流口水,就会馋,所以他就不信几十口大锅的浓香扑鼻的煮肉摆在夏军将士们面前,他们能一点都不碰。

    杨世虎皱着眉想了一下杨怀仁的说法,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杨侯爷,末将有一点还是有疑问的。”

    “杨将军请说。”

    “野利图里治军严格,就算这些牛羊肉汤多么美味,怕也是不会让手下军士轻易去碰的,就算要碰,肯定也要用些命不值钱的奴隶试过了,确认了没有毒,他才会让他的手下人享用。

    所以说下毒的话,他们一试便知有毒无毒,起不到侯爷想法中的那些效果的。”

    “哈哈!”

    杨怀仁开怀大笑道,“我也想到这一点了,咱们留给野利图里示好的牛羊肉汤,偏偏不怕他试!”

    “难道不下毒?侯爷白白受累煮上几十大锅的牛羊肉汤,不下毒就这么便宜了野利图里,这不白费了力气吗?”

    “谁说不下毒了?我的力气也很宝贵的,哪有白白给他们做了一顿好饭,不收钱的道理?”

    “那……”

    杨怀仁狡黠一笑,“二位可知道缓释毒药?下猛毒,自然是很容易被他们发现,但是下慢毒,他们就不一定能发现得了了。

    当然,咱们的将士们要给野利图里和他的夏军演一出好戏看,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