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丢盔弃甲”
    杨怀仁这么一吆喝,清平关城墙上的宋军纷纷做出恐惧状,扔了手里的酒碗和大肉骨头棒子开始逃跑。

    杨怀仁一开始还担心这些看上去淳朴老实的边军将士演技又可能不过关,可现在看他们的样子,他才明白他想错了,佯败诱敌,本来就是人家杨世虎将军训练手下的一样训练科目。

    尽管跟影帝影后啥的偶像们有些差距,但是将士们无论肢体语言还是面部表情,也是有模有样的,难能可贵的是,一千人的表演基本没有笑场的,比某些粗制滥造的影视剧里的群演可专业得多。

    见城墙上的兄弟们都跑了下来,负责打扇子的伙头兵们开始按照杨怀仁事先吩咐的,把那一小包特制的调味料包加入到了煮肉的大锅里,翻翻锅里的肉块,让那包调味料被压在了锅底。

    之后他们才加入了逃跑的宋军队伍,杨怀仁边跑边回头往城墙上看,见有夏军前锋已经开始攀上墙来,他大喊道,“兄弟们慢点跑,开始丢帽子。”

    宋军将士们听令,边放慢了脚步,边摘了头上的兜鍪或毡帽随手往身后一扔,于是逃跑的宋军身后留下了一片各色的帽子。

    又跑了几十步,杨怀仁又大喊一声,“丢盔甲!”

    宋军又开始边跑边扒自己身上的衣甲,随手就扔在了身后。

    又跑了几十步,杨怀仁又大喊,“丢武器!”

    宋军听令把自己的佩刀或者缨枪都噼里哐啷扔了一地。

    天霸弟弟在杨怀仁身边,看着他刚用熟了大铁棍,有点不舍地问道,“哥哥,真的连武器也丢啊?”

    “丢!都丢!”

    杨怀仁拍了拍他的手臂安慰道,“别那么抠,不就一根大铁棒子嘛,回头哥哥给你铸一根精钢的!”

    陈天霸听罢扬手就把那根大铁棒子双手向后丢了出去,嘴上还念念叨叨着,“可说好了啊,哈哈……”

    又跑了几十步,杨怀仁摸摸身上也没啥丢的了,总不能把里边穿的内衬扒下来丢掉,毕竟四月天的西北还是怪冷的,于是喊道,“还有能丢的就丢,没有了就跑吧。”

    宋军第一觉得逃跑还逃跑的这么欢乐,衣甲和武器都丢了个精光,只剩下贴身穿着的素色的麻布夹衫,有一些见自己脚上的鞋子也破了,便随手脱下来往脑后扔了出去。

    天霸弟弟见人家把鞋子都扔了,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新鞋子,没舍得。

    那是一双牛皮软靴,样式有点中西合璧,是赫斯缇雅送给天霸弟弟的,且不论这双鞋是不是赫斯缇雅妹子亲手做的,陈天霸可是当宝贝一样珍惜着呢。

    后来想想怎么也得扔点啥,天霸弟弟想起他随身带着的几两碎银子和几十枚铜钱。

    他以前没钱的时候总吃不饱,后来在杨怀仁身边不差钱了,就习惯了随身带着些散碎的银子和铜钱,不论走到哪,看见出售小食的小摊子,总要停下来品尝一番。

    反正眼下跟西夏打着仗,小贩们也不出摊子了,他没有了花钱的地方,天霸弟弟想也没想,随手就从怀里逃出这些散钱来,天女散花似的扬手抛洒了出去。

    杨怀仁咬着下嘴唇看着他,跟看见鬼一样,这小子这败家法,以后可咋整?

    于是他决定,等回了县城就把这事告诉麦佳德去,等他将来要把女儿嫁给陈天霸的时候,嫁妆可不能少了,不然不够这小子扔着玩的……

    夏军见城头上的宋军见了他们的投石车便开始做鸟兽散,兴奋地快速架梯冲上了关墙。

    最先上墙的夏军兵士们望关内望去,见宋军士兵一个个的狼狈逃窜,盔甲武器丢了一地,没有顾得上追击,而是先拔了城头上的宋军军旗,升起了了大门。

    门洞里的泥沙花了好半天才清理干净,这才迎着他们的将军野利图里入关。

    讨功的夏兵绘声绘色的描述了宋军见他们攻上城墙之后丢盔弃甲抱头鼠窜的样子,野利图里抚胸大笑,站上城头远远地向关内望去,确实如他们所说的,宋军吓怕了,逃跑的样子的确很狼狈。

    不过野利图里见几十个最先入关的夏军士兵已经围着那些宋军留下来的煮肉的大锅开始抢肉吃,脸又沉了下来。

    他板着脸冲到近前,抬脚就踹翻了一个狼吞虎咽的夏兵,又举起手里马鞭抽向了另外几个夏兵。

    他口里大骂道,“一帮杀才,真是不要命的废物,就不怕宋军在这些煮肉里下了毒?吃死你们算了,呸!”

    被他抽了一鞭子的一个夏兵看看手里冒着浓香气味的羊腿,想想自己出生以来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羊肉,呲了呲嘴讪笑了一下,趁野利图里转过头去破口大骂,又偷偷咬了一大口。

    实在是太好吃了,他们也没办法,自从他们攀上了城墙,看见关内那几十口煮肉的大锅,闻见那难以拒绝的气味,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宋军会下毒的事情,他们也担心,可那一刻,他们的眼里似乎只有美味的牛羊肉,脑子里似乎只有一个声音,至于其他的,顾不上了。

    野利图里身边的一个谋士模样的小胡子党项人站出来叫嚣道,“这一定是宋人的诡计,这些煮肉里,他们一定下了毒的,大家不要吃!”

    那几十个已经吃过了夏兵被他下令拖到一边聚集起来,等待着他们毒法的时候,作为反面教材,好好教育教育士兵们。

    野利图里觉得宋军逃跑的这么狼狈,连武器都扔了个精光,也疑心有诈,没有派兵追击,而是下令先行安营扎寨,埋锅造饭。

    为了犒赏士兵们获得了一场胜利,夏军的伙头兵也是支起来大锅开始煮羊肉,只可惜那味道比起宋军留下来的那几十锅煮肉,味道差了太多。

    夏军士兵们闻着香味,却不能吃,浑身跟被咬了几十个痒痒疙瘩一样瘙痒难受。

    自己的伙头兵做的煮肉出锅了,可闻过了宋军的肉锅里那种味道之后,再吃自己人做的煮肉,尝了尝也就那么回事,腥膻难闻,味道也忽然变得平平无奇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