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歪打正着
    有些戏,做得太足容易让人疑神疑鬼,有些事,不经意之间就会歪打正着。

    西北的四月天,入夜就起风,仿佛那一张烟色的天幕是被风卷来的。

    夏军的斥候前锋回报,逃跑的宋军沿路并没有在其他的关口和营寨停驻,而是直接逃回了通远县城。

    在野利图里看来,宋军这副德行,实在不难理解。

    以前没见到夏军的投石车,清平关这样的小关他们也可以坚守一阵,可见到了投石车之后,清平关宋军弃了,后边的那几个关隘,无论是兴平关还是洪德寨,包括肃远寨在内,城墙都跟清平关差不多,宋军肯定觉得没有坚守的意义,所以也就一股脑儿都舍弃了。

    宋军一路狂奔逃回通远县城,倒是省了夏军不少力气,所以野利图里不着急进军,通远县城高墙固,宋军肯定不会像清平关那样直接放弃。

    他吩咐军中的录事参军给梁乙逋写了一封信,告诉他夏军已经以雷霆之势横扫环州五关十一寨,不日即将攻陷通远县,环县侯杨怀仁的人头,十日后就会奉上。

    通远县城肯定难打,但野利图里有信心,三天时间的猛攻,加上投石车这样攻城利器,他不相信吓破了胆子的宋军还能守得住。

    随后他下了一道军令,今夜杀牛宰羊,大行犒赏,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三天后的大胜,通远县城的财富,都将是他的。

    让野利图里完全放下戒心,不再怀疑那些肉汤有问题的,除了最初那几十个吃过了肉的夏兵到了晚上还没有毒发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从探子回报的细节之中判断出来的。

    如果宋军逃跑,扔了厚重的衣甲和兵器,这个还真不一定就说明宋军就不是佯败。

    野利图里十几年前和宋军也交过战,当时的情况也和今天的事情类似,胆小怯懦的宋军见识了夏军的威猛之后,立即溃不成军,四散奔逃。

    逃跑的宋军也是旌旗啊,衣甲啊,武器啊丢了一地,和今天的状况非常像,只不过探子说他们在宋军丢弃的一堆破烂里,还捡到了铜钱和银子,这就不合常理了。

    听说过逃跑的时候卷了钱逃跑的,这就是逃跑完了之后生活的经费,见过太多宁愿死也不愿意把钱舍弃的人,没见过逃命把钱逃丢了不回去捡的。

    这年头就这样,人的思想不活泛,攒点钱,看在眼里比命还重要,即便到了后世,也听说过不少房子失了火不先逃命,反而先去翻箱倒柜找存折的。

    天霸弟弟若是知道自己临时起意的败家行为阴差阳错成全了杨怀仁的留灶之计,他肯定得缠着杨怀仁给他做好几顿好吃的,这就叫歪打正着。

    夏军大营立即热闹了起来,宋军留下来的几十口大肉锅里肉香飘溢,夏军将士们大快朵颐,无不称赞这些牛羊肉的美味。

    翌日,夏军开拔,行军一日,在通远县城外十里安营扎寨。

    通远县城头上,杨怀仁等人遥望西北,看了一会儿,一个烟影从远处的烟暗里分离出来,飞速的奔至通远城下。

    城头上的宋军士兵丢下一条长绳去,那个烟影便顺着绳子像猴儿一样灵活的攀爬了上来。

    烟衣人三五步窜上了城头,杨怀仁等人迎了上来,等那烟衣人扯落了蒙脸的烟布露出一张可爱的笑脸来,这人正是杨怀仁留下来查探消息的小七。

    “小七,怎么样,西夏人吃了咱们留下的好东西了吗?”

    小七一脸坏笑地点点头,“回禀侯爷,诸位将军,西夏人比咱们还馋,一开始野利图里那老家伙还心存疑虑,后来见那些吃过了那些煮肉的夏兵到了夜里还没事,就不再怀疑了。”

    “好!”

    杨世虎忍不住大叫一声,激动地脸上洋溢着笑容,他对杨怀仁抱拳道,“侯爷果然妙计,留灶示好,将来一定堪称经典。”

    杨怀仁谦逊的还了一礼,对大家摆摆手道,“诸位过奖了,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以前以为这样的话应该是那些戏文里的谋士们挂在嘴边的,现在从杨怀仁嘴里说出来,他自己的都觉得自己的形象起码又高了三五公分。

    童贯问道,“明日夏军可能要攻打通远县城,城内百姓已经出现一些混乱,通远县虽然城高五丈,可面对投石车,也抵挡不了太久。

    不知侯爷给夏军所加的‘料’,要几时才能发作?”

    杨怀仁摸着下巴算了一下,轻轻点着脑袋回道,“正常算来,那些下了药的牛羊肉,夏军吃上五六顿,也就是约莫这三天左右就会发作。

    算上今天,他们起码已经吃过了三顿了,不过这两日来夏军一直处于疲劳行军中,这样的运动量有可能加速毒药起作用的时间。

    明日夏军一定会早早饱餐一顿,然后对通远县城发动猛烈的进攻,这样一来又会加大他们毒发的可能,要这么算的话,明天一战,很可能就是他们的死期。”

    “好!”

    这一次众人都齐声叫好,仿佛他们期盼了很久的时刻,即将来临。

    通远县令宋庭玉请示道,“那城内百姓人心惶惶,不少人要出南门逃难,要不要安抚一下?”

    一帮人里杨怀仁品秩最高,可他本是没有实权的,童贯和杨世虎等环州的文武官员对他表现出的恭敬,有一半是因为他的爵位,另一半因为他这几天确实在宋夏交战之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可他毕竟不懂这些事,打仗了,有老百姓害怕遭受战祸,出城逃难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只不过目前的情况看来,通远县应该没有危险,若真放他们难逃,逃难的路上那才真叫受苦受难,反而留在通远县城内,危险不大。

    对于宋庭玉这位通远县的父母官来说,安抚百姓是一定要做的,这也是他后勤保障的职责之内的事。

    问题是,城内除了九成的宋人,还有约占一成的胡商,这里边难免会有西夏或者契丹的探子,如果把杨怀仁的计策拿出来安抚人心,难免会走路了风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