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抓探子
    城内的老百姓算是安抚住了,探子也不能不抓,特别是那几个给梁乙檀下毒的契丹人。

    兰若心受了伤,已经住进了百花园,正好有赫斯缇雅陪着说话解闷。

    尽管如此,她还是有些躺不住,总想跟在杨怀仁身边。杨怀仁这回没听她的,而是故意吓唬她说,你要不好好养伤,伤口就会留一个很难看的疤。

    女人总是爱美的,虽然兰若心的伤口位置在一个不太容易看到的地方,但是杨怀仁这么说,她还是害怕了。

    或许是因为杨怀仁有类似的亲身经历,才吓唬住了她。他的屁股上就有那么一条刀疤,何之韵的疯娘亲给他留下的。

    当然也可能是兰若心担心他将来会看到她的那条疤,所以不能让疤痕太难看了,尽管那条疤是在屁股上。

    兰若心想想心里就觉得好笑,和自己心爱的人在同一个尴尬的位置有一条同样的疤痕,说起来也算是一种有趣的缘分。

    最终她还是留在了百花园安心养伤。那些跟他买药的契丹人不光她见过,她的几个手下也认识,所以抓人认人的事情,不用她亲自出马。

    不可思议的是,契丹人被抓的时候,竟然没有任何的反抗,只是叫嚣着他们的主子是辽使耶律迪迪,看哪个胆子大又不怕死的敢把他们怎么样。

    跟着杨怀仁去抓人的天霸弟弟和小川弟弟两个二话不说上去就拳打脚踢,大声叱骂着:

    “原来是你们这帮王八羔子,在京城里的时候就他女良的给俺哥哥使坏,今天爷爷就不怕死了,看你们能怎么样?!”

    天霸弟弟想起这帮人毒死梁乙檀那个混账东西,还嫁祸给杨怀仁,心里就一肚子火,打一巴掌骂一句。

    “就你们想半路截杀了俺哥哥的牦牛吧?”

    “啪!”

    “就你们栽赃嫁祸了俺哥哥吧?嗯?”

    “啪!”

    天霸弟弟的巴掌特别大,加上他本来力气就大,他那一巴掌下去,被打的契丹人感觉被一根碗口粗的大木头柱子抡在了脸上似的,霎时头晕目眩,眼冒金星。

    天霸弟弟却没有要停手的意思,继续边打边骂。

    “怎么,敢做不敢认是吧?”

    “啪!”

    又是几巴掌下去,那个契丹汉子早就失去了知觉,昏厥了过去。

    他又揪着衣领抓过另一个被这场面吓得瑟瑟发抖的契丹汉子来,恶狠狠的盯着他的眼睛问道,“怎么样?你认是不认?”

    刚才那个契丹汉子一看就是练过武的,可这一个看样子是个客栈的掌柜或者账房,见自己的同伴被打得吐着血沫子晕了过去,再看看面前壮汉凶神恶煞的样子,赶忙点头承认。

    天霸弟弟不依不饶,还是抡圆了一巴掌扇了下去。

    “啪!”

    “你认了就好,洒家打你也不白打,呸!”

    这帮契丹人之所以没有逃跑,是一开始觉得他们拿出他们主子的名头来,这帮宋人就该考虑后果,不至于为难他们。

    可没想到这帮人根本不讲理,不大会儿工夫把他们全部扇成了猪头。这会儿再想跑也跑不了了,几十个宋人汉子举着弓搭上箭指着他们的脑袋。

    杨怀仁这时候站出来,让他们把如何给梁乙檀下毒的整个过程写了下来,警告说有一点不满意,就送他们回大辽皇宫,听说大辽皇宫里也缺太监了。

    这几个契丹人觉得自己怎么说也是契丹的汉子,还想着大不了受些折磨,打死不认账的话,对方拿他们也没有办法。

    将来让自家的主子在大宋皇帝面前告他们一状,说他们滥用私刑。

    可阉了进宫这种事,是每一个男人的弱点,比被活活打死还要可怕百倍,所以他们只好招认,他们是哪一天什么时辰,怎么在梁乙檀喝茶的杯子里下的毒。

    契丹文和宋文各写了一份,杨怀仁找了个环州衙门里懂契丹文的书吏检查无误后,便让他们画押。

    小书吏取印泥的工夫,柯小川直接抓着契丹人的手指在他自己的嘴巴抠了抠,沾着他嘴巴里被打出来的鲜血就画了押。

    从他们住的地方搜出了剩余的毒药,之后杨怀仁才把这些契丹人关进了通远县衙门的大牢里,而他自己,则回到百花园以自己的名义,给梁乙逋写了一封信。

    信里的意思很明白,你儿子不是我杀的,是契丹人杀的,过程清晰明白,附上凶手已经画押的自白书和剩余的毒药为证。

    俗话说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你姓梁的要报仇的话,请找契丹人。

    当然,你要是不信或者不服,也没有关系,欢迎你继续派兵来进攻大宋,我们随时奉陪,静塞军司这两万人,算是给你个教训。

    写完了,杨怀仁把书信和契丹人的证词和物证等装进了一个木匣子里,用一块布包了起来。

    夜深了,杨怀仁独自来到院子里,望着西北的天空,想象着明日的大战,但愿真如他所想的一样,不要出差错。

    ……

    天还没有亮,夏军大营里就吹起了号角,夏军士兵穿衣起床,谁都知道今天会是场大战,胜利了他们将会在西夏扬名十数年,他们的家族也会跟着骄傲,所以他们个个精神抖擞。

    夏军的伙头兵们早就提前一个时辰起床,用宋军留下来的大锅老汤煮下了新的牛羊肉,士兵们一起床,就可以饱餐一顿,为今天的大战提供充足的能量。

    不少夏兵这几天出现了轻微的头疼胸闷的症状,随军的郎中也查不出什么原因来,只推说是这些日子行军疲累了,难免会出现一些不适。

    夏兵们觉得郎中说的有理,毕竟很久没这么行军打仗了,身体觉得累,头疼脑胀的也正常,等打下了通远县城,便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好在这三天来他们吃得很好,他们感觉这是他们生命中最美好的三天,如果将来的每一天都能像这几天一样吃上这么美味的牛羊肉,他们愿意做任何事。

    伙头兵的一位队长也嘱咐这帮粗鲁的大兵们,等攻进了通远县城会之后,不要见个宋军士兵就杀,看着像伙头兵的,要抓活的,抓回来好拷问出他们这么美味的煮肉,他们是放了什么样的香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