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双雄战野利(上)
    野利图里听罢大怒,持槊便要迎上去。

    此时野利图里身后还有他的三百同族的近卫,以及数千夏军。

    虽然他们没有像夏军前锋一样冲突奔袭早早毒发,可此时也都感到了浑身不适,似乎脖颈发麻,胸闷气短,四肢乏力。

    所以即便宋军骑兵和从他们身后慢慢掩杀上来的宋军步卒仅仅两千余人,可他们还是被宋军的凛凛威风所震慑了,见数千骑兵瞬间就被宋军包围,毫无还手之力,他们也没有打算以命相搏。

    所谓兵败如山倒,或许就这这个样了罢,尽管他们人多,尽管他们认为自己生来就比宋人要强,可是当一场战斗让他们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剩下的只有心惊胆寒和溃败。

    最后的夏军也开始逃跑,夏军大阵也出现了混乱,逃跑过程中为了抢夺马匹甚至发生了自相残杀,相互践踏之事更是不胜枚举。

    野利图里的近身侍卫虽然极力想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可一切都太迟了,他们自己也身中剧毒,不知何时就要面对死亡,要别人留下来一齐掩护大将军撤退,还有谁会听命?

    三百近卫都是野利图里从族中孤儿之中精选出来的,从小就把他们养成了效忠与他的死士,尽管他们自知身中剧毒,命不久矣,可仍然为了保护野利图里的安全,向两队宋军骑兵发动了最后的进攻。

    而四名野利图里最贴身的近卫,极力阻止他冲出去跟宋军拼杀。

    “大将军,宋人有句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此时兵败已是必然,大将军现在一时意气冲杀出去,也不过多杀几个宋人而已,于大局无益啊!”

    一个近卫跳下马来,死死拉住野利图里的马缰不肯放手。

    野利图里怒目圆瞪,右手持着马槊,浑身都在发抖,“松开!”

    见那名近卫意志坚定,仍旧死死抓住他的马缰,不让他出去冲杀,野利图里抖了一下手中马槊,用槊杆敲在他的头上。

    那名近卫头上马上被磕出血来,踉踉跄跄后退了两步,跌坐在地,可他立即又跳了起来,跪倒在野利图里的马前。

    “大将军,”他拼命大喊起来,“咱们从了军的人,哪一个不知道早晚要马革裹尸?可现在还不是时候!

    此番败势,已无可挽回,将军大可回营收兵,卷土重来。但此时战死,我大夏将失去一员猛将,我野利家族失去一颗参天大树啊!

    将军若是今日战死,野利家族便从今日没有了依靠,从此受尽嘲笑和冷落啊!”

    最后这句话还是让野利图里犹豫了,在他心里,家族的利益和存亡,正是他最在意的,他多年来征战沙场,又要在朝堂之上和那些蝇营狗苟之辈虚与委蛇,一切的忍辱负重,都是为了家族。

    眼下如果他一时冲动,冤死在环州,将来野利家族在西夏便再无依靠,族人再无出头之日。

    野利图里咬了咬牙,望着狼狈奔逃的夏军士兵和猛虎下山一般一路冲杀过来的宋军,胸中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千斤的巨石。

    他也知道,若是平时,这些宋军骑兵在他眼里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可现在他身中剧毒,即便冲出去,也逃不过惨死的命运,只有暂时逃跑,从头再来,才是上策。

    “你起来吧,咱们先行后撤。”

    野利图里非常不甘心,静塞军总共三万人,这次带出来的两万,大多都是以党项人为主的西夏精锐,此次就这么白白中了宋军的下毒之计折在了这里,比挖了他的肉还难受。

    这都是他多年的心血啊,平时治军严格,训练严苛,就是为了今天,能获得一场大胜,在西夏扬名立万,同时让他的家族在西夏人眼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贵族。

    可一切都完了……

    杨世虎将军领了一队骑兵,李烟牛和柯小川也领了一队充作骑兵的内卫,分别从两侧夹击野利图里。

    可野利图里的三百近卫忽然冲了上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双方一交战,便让第一次作战的烟牛哥哥等人感到了这些人的不同。

    虽然同样是骑兵,首先这些人穿的铠甲,还有所用的长矛就跟普通的夏军骑兵不同。

    马槊这样昂贵的兵器,在北宋初年就开始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因为能制作马槊杆的材料太稀少了,野利图里所用的马槊,也是传世的一支,并非近年新制作的。

    做马槊杆最好的材料同样是柘木,可优质的柘木,又要足够长到可以制作马槊杆,几乎没有,制作一支马槊所用的柘木原木,可以做八到十把柘木弓,可以想象如果世上还有这样的原木,也是无价之宝。

    野利图里的这三百近卫,虽然用不起马槊,他们所用的长矛也可以说是缩水版的马槊,比宋军所用的普通长矛,还要长出四五尺,矛杆也更加粗重坚硬。

    柯小川所用的普通长枪,和他们手中的长矛一碰撞,便显露出了劣势,如果抛开个人技艺上的差别,如果面对面冲杀互刺,人家的长矛刺如你的胸口,自己手中的长枪不一定碰的到人家的胸口。

    如果不是野利图里这三百近卫都已经毒发,动作变的迟缓而笨重,凭借他们更丰富的经验和技能,或许像烟牛哥哥和柯小川以及几十个内卫这样第一次马上进行实战的人,都不一定能占到便宜。

    而宋军的一千骑兵,或许在他们眼里都不够看的。

    这些人都是夏军精锐之中的精锐,原本应该是宋军骑兵巨大的威胁,就因为野利图里的一时大意,因为那几十锅美味的牛羊肉汤,便枉死在了通远城下。

    杨世虎抬头看见野利图里跳转了马头,只带着四骑逃跑,心中大急。

    可眼下他被那三百近卫死死缠住,实在脱不开身,身为宋军主将,他也不能因为个人感情,逞一时的英雄而舍弃了自己的属下去追击野利图里。

    李烟牛和柯小川也看到野利图里开始逃跑,二人对视一眼,默默点了点头,立即让内卫掩护他们杀出一条血路,从乱战中奔突了出来,向野利图里的身后追击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