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双雄战野利(中)
    李烟牛和柯小川杀出乱战,野利图里已经先跑出去三四十步远的距离。

    宋军马少,可不代表宋军的马弱,想李烟牛和柯小川所乘的两匹,可都是上好的西域马。

    虽然野利图里和剩下的四名近卫所乘之马也是西夏的上等马,可骑手们都已经毒发,使不出原有的骑术,反倒被李烟牛和柯小川越追越近。

    李烟牛瞅准了野利图里的后背,搭弓就是一箭射了过去。

    野利图里也不是等闲之辈,边跑边不时的回头看向背后,听到三齿狼牙箭射过来发出的那一声凄厉的尖啸之声,也看到了一股烟芒直冲他的后背而来。

    别看他身材魁梧,可身形却十分矫健,判断准了他支羽箭的线路,他迅速的将身子侧向了左边,并且向下趴伏在马背上,让那支羽箭擦着他的后背掠了过去。

    野利图里的四名近卫也惊出一身冷汗,判断他们背后这追击之人,箭术不可小视,于是便四人交叉在野利图里背后奔跑,意图舍身给他挡箭。

    若不是他们四个是敌人,李烟牛心中为这四人忠心护主所感动,甚至愿意放他们一马。

    可这毕竟是战场之上,放过敌人,将来就很可能被当初放过的敌人所害。

    他又拉了一箭,同样瞄准了野利图里的后心,可箭射出去,就被一名近卫挡了下来。

    那名近卫后心中箭,由于距离实在太近了,箭头穿过了他的身体,又从前胸穿了出来。

    只见他又坚持着驾马奔了几步,终于吃不住剧痛,从马上跌了下来,大头向下,立时摔断了脖子,一命呜呼。

    那声颈骨碎裂的声音的确骇人,剩下的三名近卫无不胆寒,想到与其被后边的宋将一箭射死,不如转头厮杀一阵,还能多为野利图里大将军争取些逃跑的时间。

    眼看李烟牛和柯小川追的离他们还有二十来步的距离,他们忽然放慢了马儿的脚步,并且分散向两侧,让出一条缝隙来。

    柯小川警觉,对烟牛哥哥说道,“哥哥小心,这三个夏军骑兵是要让出空隙让我们填补进去,然后从两侧夹击我们。”

    烟牛哥哥狂笑一声,“哈哈,好计谋!”

    说罢紧赶胯下马儿,也不换手上兵器,而是一手持弓,一手攥着一直三齿狼牙箭。

    刚追上前边近卫的马尾处,不等那近卫手里的长矛向后扫过来,先行一步用柘木长弓当做了棍棒抡到了前边那名近卫的马屁股上。

    受了打的马儿屁股受了重击,显示猛地向前一跃,颠簸得马上的近卫一个措不及手,差点跌落下来。

    情急之下只好去抓马缰,马头受了这么一拽,忽然扭头变换了方向,竟向李烟牛这边撞了过来。

    李烟牛躲闪不及,被他撞了一下,可就在两匹马撞倒一起的一刹那,他手里柘木弓忽然套在了那名近卫的脖子上,用弓弦勒住了他的咽喉。

    当两匹马碰撞完了再分开之时,那名近卫便被坚韧的弓弦拉下了马来,身体还在半空中便被活活勒死了。

    另一名近卫趁着李烟牛被撞了一下稍微减缓了速度,一矛刺了过来!

    眼看躲无可躲,李烟牛忽然侧过了身体,让矛尖划着他肋下的铠甲穿过,然后忽然用右上臂夹紧了矛杆,用右前臂充作了杠杆的支点,猛地用力再把身子侧转了回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持矛的这名近卫没想到李烟牛不但迅捷地躲开了这一矛,还用腋下夹住了他的矛头,一时之间没来得及撒开,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给拐下了马来。

    见他跌在自己的马前,烟牛哥哥从新松开夹紧的矛头,那个近卫的脑袋刚好撞在他的马胸口上,直接把脑袋撞瘪了三分,溅出一大片鲜血之后,便没了气息。

    而柯小川这边,因为他手里的长枪不如人家的长矛长,他又没有烟牛哥哥那般天生的神力,还没有交上手,他便想到了另一个办法。

    追到里右侧的那个近卫还有四五步远的时候,他没有迎上去,不等人家长矛向后扫过来,他直接把手里长枪变作投掷的标枪,冲准了那人座下的马儿一枪投了过去。

    这一枪正插中了那名近卫坐骑的左后大腿,马儿快速奔跑中忽然后腿失了支撑,翻滚着摔倒,连带这马上的那名近卫也摔了下来。

    李烟牛驾马靠近了柯小川,把自己的长枪扔了给他,自己则继续挽弓搭箭,去射前边三十步远的野利图里。

    原本两个宋军追着五个西夏人跑,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两个宋军追着野利图里一个人。

    野利图里心中不忿,若是放在平时,别说一对二,就算是一对三,一对四都不在话下,可如今他身中剧毒,毒发的越来越剧烈,浑身跟供血不足似的,使不上力气。

    眼看和追击之人越来越近,要是那个烟脸的神箭手在这种距离一箭射过来,他将躲无可躲。

    野利图里忽然想到一计。

    他也渐渐放慢了马儿的步伐,让李烟牛和柯小川也渐渐追上了他的马尾,等看到李烟牛一箭又要射出来,他突然向后躺去,手中马槊抱在怀里向李烟牛刺去,竟然来了一招大宋开国将门杨家将最拿手的回马枪!

    大骇之下,烟牛哥哥自知无论如何侧身都难躲过去这一槊,下意识的松开手里弓箭,跳起来猛踩了一下马背,向上弹了出去。

    他胯下马儿也因为这猛地一踩,马失前蹄滚摔倒地。等他从空中落下之时,野利图里还没来得及收回刺出去长长的马槊,槊的另一头被李烟牛抓在了手里。

    野利图里就和么仰在马背上,手里长槊拖着李烟牛。

    烟牛哥哥死死抓住不肯撒手,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现在撒手,槊尖的一头就会从他身上划过,在被高速奔跑的马儿拖着的情况下,他必死无疑。

    野利图里想翻身,却因为李烟牛体重和力量都太大,让他一时之间也无法挺起身子来。

    柯小川这时也赶了上来,见烟牛哥哥被野利图里用长槊拖着在地上拖行,心中大急,学刚才一样,把手里的长枪当做标枪,冲准了仰躺在马背上的野利图里投掷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