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双雄战野利(下)
    野利图里用马槊拖着李烟牛,胯下马儿如何也吃不住这两个壮汉的体重,加上李烟牛用身体极力贴在地面上,更拖慢了战马的速度。

    柯小川见烟牛哥哥被拖得后背皮开肉绽,情急之下把手里的长枪掷了出去。

    野利图里仰着用余光看到了柯小川的投过来的长枪,为了躲避,只有双脚松开马镫,翻身从长枪飞过来的另一侧摔下马来。

    长枪扎在了马身上,野利图里的坐骑嘶吼一声,身上插着那支长枪又奔出去好远,才渐渐放慢了速度,痛苦的倒了下去。

    柯小川手上没有了长柄的武器,从背后抽出一把长刀来,调转了马头,向野利图里落地的地方奔过来。

    野利图里落地之后摔了个结实,顺着惯性在地上向前又滑行了一段距离,身上的重铠和地上的碎石块之间剧烈的摩擦,溅射出了不少火星子。

    可他死死抓住手里的马槊,并没有因为摔下马来而松手。近三丈长的马槊另一端的烟牛哥哥,同样不肯松手,于是两人站在马槊的两端,开始角力。

    烟牛哥哥力气大,可野利图里号称西夏第一勇士,比力气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

    野利图里若是猛的往回抽马槊,烟牛哥哥便跟着他的力量往前跳一步,他若是攥紧了马槊往前推,烟牛哥哥则往后退一步,决不让他把自己带倒。

    柯小川在马上调整位置围着野利图里一通乱砍,可惜都被他举起手离坚硬的槊杆挡了下来。

    柯小川看出来他在马上无法施展自己的功夫,这么乱砍也伤不到他,便决定跳下马来,和烟牛哥哥合攻野利图里。

    烟牛哥哥背后被拖行划出来的血口子实在是触目惊心,鲜血汩汩地从翻了口的肉皮之下流了出来。

    他忍着剧痛,发誓要手刃这个杀人恶魔野利图里。

    野利图里毒发的更厉害了,杨怀仁所下的这种慢性的河豚毒素,正是积聚到一定分量的时候,会爆发出来。

    为了延迟毒素的发作时间,所计算的剂量上不至于让一个成年的男人在毒发后毙命,但中毒之人在毒发后越是运动量加大,体内的血液循环越是加速,便促进了毒素发作时的效果。

    野利图里刚开始毒发之时,正是因为一时的怒火,加速的他的心脏跳动和血液的循环,才导致他这样的壮汉毒发。

    但当时他只是感觉突然胸口的一阵麻痹,呼吸变得困难,可毒发初始之时,他还能自由活动,凭借着过人的意志力,骑马奔逃本不会受到影响。

    因为毒素的剂量实际上并不大,只要不做剧烈的运动,他也不会中毒而亡,像那些因为中毒而死的夏军士兵,也是因为短时间内剧烈的无氧奔跑下才导致毒素发作效果加剧才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结果。

    野利图里如今以一对二,对付力大如牛的烟牛哥哥也要使出他全部的力气,一定程度上就加大了毒发的效果。

    他感觉到胸口的麻痹越来越严重,便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不快速结果了这两个对手,赶紧逃跑的话,这么打斗下去,恐怕不用被这二人手刃,自己就会毒发而死。

    要是放在平时,跟烟牛哥哥这样的壮汉对峙,野利图里觉得他的力量上还要略强一些,可如今他中毒之后,只能勉强打个平手,加上柯小川冲过来要夹攻他,他不敢松开手中的马槊,只剩下招架之势,无法做出任何反击。

    而且最迫切的问题是,这么僵持下去,他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弱,而宋军后边的追兵,或许不久就会追上来。

    野利图里生来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危机,面对柯小川一刀又一刀的攻过来,他只能狼狈的躲闪。

    人在面对死亡的威胁之下,总会本能的做出些超出自己实力的举动,像野利图里这样百年难得的西夏猛士,做出来的举动更是惊世骇俗。

    他那一刻脑袋里想象了无数种逃出生天的办法,终于找到了最大可能的一种。

    他装作逐渐乏力,躲闪的脚步也逐渐迟缓了下来,感觉到柯小川跳到他背后,便故意卖了一个肩铠和背甲之间一个最薄弱的破绽给他。

    柯小川心中大喜,他攻了野利图里二十几刀,竟然全部被武功更强的野利图里躲闪开,或者用手里的槊杆格挡了下来。

    有那么几刀,感觉可以砍到他身上,却被他机敏的移动身体,用它身上铠甲最坚硬的地方去抵御柯小川的刀锋,让刀砍在他身上,也没有造成任何致命的伤害,仅仅划破一些血口而已。

    柯小川终于感觉有机会宰了野利图里了,这一刀他跳了起来,用力更猛,动作也更迅捷,仿佛这一战,等待了许久,就为了这致命的一刀。

    野利图里此时精力十二分的集中,背后刀锋砍下来划破空气的声音似乎都听的十分清晰,可他没有躲闪,而是死命的用力去顶手里的马槊。

    烟牛哥哥看到柯小川砍向野利图里后背的那一刀,手上同时感受到了野利图里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向他的方向顶马槊,自然知道这是野利图里无法左右移动躲闪过这一刀,才试图向前猛地移动,从而让这一刀的伤害降到最低。

    烟牛哥哥双脚像长了钩子一样死死抓住了地面,同样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决心要把马槊顶回去,不让野利图里有任何逃过背后柯小川砍下来那一刀的机会。

    那一刀还是砍下去了,柯小川准确的砍在了野利图里铠甲之间的缝隙上,感受到了刀锋划破了他的衣衫,刺入了他的肌肉那种感觉。

    可就在这时,野利图里灵巧的做出了另一个类似方才骑在马上的回马枪的动作,双膝弯曲跪了下去,腰腹用力向后仰了下去,而手上却突然松开了马槊。

    他强忍着肩锁上那一刀的剧痛,让刀锋从他的肌肉里划过,从他的右侧脸旁边伸了出来,而马槊的这一端却从他胸前捅了过去。

    烟牛哥哥大叫不好,可刚才为了顶住野利图里,使出了全身力气,此时想收已经收不住了,只见马槊的另一端,捅在了惊骇之下在半空中无法躲闪的柯小川胸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