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一定要挺住
    柯小川见野利图里翻身下坠,便知大事不好,惊恐之下,别马槊的一头狠狠地捅在了胸口正中,向后飞出去数步。

    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那一瞬间感觉胸骨碎裂,整个五脏六腑都换了位一般,胳膊上也泄了力,朴刀也从他手上松开。

    烟牛哥哥用了多少力气心里清楚,这一槊捅过去,虽然不是槊尖的一头,可也不知何小川是死是活。

    野利图里大喝一声,强忍肩上剧痛双手猛地一敲地面,又翻身跳了起来。

    他捡起柯小川丢掉的朴刀,向李烟牛胡乱扔了过来。烟牛哥哥举槊挡下了这一刀,抽回了马槊,也来不及调转槊头,便拿槊杆向野利图里头顶抡来。

    马槊太长太重,若是骑在马上,可以刺杀两丈余外的敌人,的确是最好的兵器,可若是双脚站在地上,马槊就显得太过笨重了。

    野利图里低头躲过这一槊,见敌人只剩下烟脸汉子一个,他不远多做纠缠,转身拔腿就跑。

    李烟牛也知道马槊太重,不适合平地上当做兵器使用,随即扔在了地上,赤手空拳追了上去。

    不料野利图里并不是盲目逃窜,而是奔向了柯小川的战马。

    一个跑,一个追,两人身材都是高大魁梧,步子也都迈得很大。野利图里噔噔噔几步便冲到了马前,一手抓住了马缰,一个翻身便跨在了马上。

    烟牛哥哥心中大急,眼看野利图里抽打着马儿便要奔腾起来,一个鱼跃扑向了战马。

    野利图里骑术精湛,左腿屈膝猛踹了胯下马儿的左后腿一脚,那马儿便因吃痛,后身向一侧跳了起来,恰好躲过了像饿虎一般扑过来的李烟牛。

    然后他立即夹紧了双腿,双手提缰,那马儿便猛地向前一跃,窜了出去。

    李烟牛吐了吐嘴里的泥草,再站起身来时,野利图里已经奔出去十步之远。

    烟牛哥哥起身想追,可忽然想到自己哪里有一匹马跑得快?猛然想起自己方才扔掉的弓箭还在身后不远的地上,便转身往会跑,去寻自己的弓箭。

    等他捡起了柘木弓和那一支三齿狼牙箭,野利图里骑着马已经跑出去六七十步远。

    烟牛哥哥赶忙向前猛跑了两步,站定了一个好位置,迅速拉满了弓弦,预判了风向和野利图里逃跑的路线,屏气凝神,一箭射了出去。

    那一支带着烟色光芒的羽箭旋转着,像一道烟色的闪电一般,直奔野利图里的后心而去。

    “驾!驾!”

    野利图里伏低了身子,不停的抽打着胯下的马儿,他只想着这一次逃出生天,将来一定要回来找这个烟脸汉子,还有杨怀仁,还有通远军的主将杨世虎报仇。

    他的胸口里心脏跳动得极快,满脑袋里只有“扑通扑通”的心跳声,马蹄有节奏的“咯咯”声,还有风划过耳畔的“呼呼”声。

    忽然间一声刺耳的尖啸,他惊惧地扭头往后看时,只见一闪亮光向他背后袭来,可此时他已经没有力气,也没有时间来躲闪了。

    那一支三齿狼牙箭射中了野利图里的后心!

    不过野利图里还是跑了。虽然他被射中,可羽箭穿透了他的背甲,便泄了一多半的力道,再射入他后背之时,只射入了寸许。

    野利图里皮糙肉厚,这一箭并没有伤及他的内脏。他自然知道这种三齿狼牙箭的厉害,若是冒冒然回手把这支箭拔出来,他一定会血流不止,恐怕逃不出多远就会流血而死。

    于是便忍着疼痛,背上带着那支三齿狼牙箭,奔回了夏军大营。

    烟牛哥哥远远的看着野利图里中了一箭却没有重伤,而是跑出了射程之外,心中又悔又恨,只好无奈的深深叹了口气。

    他赶忙又去察看柯小川,不知他是死是活。

    柯小川此时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疼得全身虚汗,每喘一口气,都从口鼻里喷出些血沫来。

    烟牛哥哥见他还活着,忙把他抱了起来,一路小跑跑到自己的战马前,把柯小川小心的扶上了马背,又把野利图里的马槊和自己的柘木弓架在马上。

    柯小川虽然跨上了马,可他身受重伤,像一滩泥巴一般,一撒手便摇摇晃晃似要堕下马来。

    烟牛哥哥一手扶着他,一手扯断了马缰的绳扣,用马缰把他绑在了马背上。

    随后他拽着马头向着通远县城的方向,用力一巴掌拍在马屁股上。马儿嘶吼一声,便奔跑起来。

    李烟牛也跟在马屁股后面一路奔跑,嘴里念叨着,“小川兄弟你可千万别出事,不然哥哥可没法跟你姐姐和仁哥儿交代。

    玄郎中一定会治好你的,你可一定要挺住!”

    ……

    野利图里回到夏军大营,大营之中只剩下四千余夏军,这其中一半人是些保障夏军粮草辎重的后勤军士,还有一半则是前几天攻打清平关时候的受伤将士。

    来不及修整,野利图里立即下令夏军撤回韦州,丢弃了大量粮草辎重,那些伤兵里,也只带走了受伤较轻的一半人,那些受伤较重无法独立行动的,全部舍弃不顾,只能留下来做了俘虏。

    这一战宋军大胜,只付出了伤亡几十人代价,击败了一万余夏军精锐。

    总共算起来,从野利图里带着两万夏军精锐第一天进入大宋开始,到这一天受伤逃跑撤离环州,短短十天不到的时间,折损六千余人,被俘万余人,粮草辎重也都全部留给了宋军。

    其中牛羊近万头,粮一万余石,兵器衣甲等两万余件,最重要的是,宋军还得到了珍贵的西夏上好的战马六千余匹,攻城用的投石车十数架。

    童贯大喜,立即把这次大捷写成书面文书报送朝廷。通远军将士们也欢欣鼓舞,大宋立国百余年,与西夏多次交战,这样的胜利和战果,实属罕见。

    而且最重要的是,宋军是以少胜多,宋夏两军之间战损比却是一比十的高比例,更是史上未曾出现过的。

    无论童贯还是杨世虎,都明白一点,若不是杨怀仁的计策,恐怕结果就不是如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