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杨府危机(上)
    朝堂上争论的事情,往往很快就会变成整个东京城里百姓们讨论的事情。

    早上才收到杨怀仁报平安的信,杨府上下还开心地准备把王夏莲也有了身孕的消息写信告诉杨怀仁,可没料到到了晚上,从宫里流出来的消息显示,杨怀仁好像惹了大祸,而且大难临头。

    是的,王夏莲也有了身孕。照杨母的话说,别看莲儿生的瘦瘦弱弱的,其实她好生养。

    嫁给杨怀仁做妾,笼共也没在一起住了几天,可王夏莲的肚子就是这么争气。

    起先是何之韵妊娠反应比较剧烈,看见什么吃的东西都想吐,作为妹妹,莲儿尽心尽力的把自己当做一个丫鬟一样侍奉韵儿,可不知是不是看着别人吐的厉害也受传染,她也跟着吐的厉害。

    惠民堂的郎中看过了之后,边说莲儿也有了身孕。

    这下可把杨母乐坏了,韵儿没有动静的时候,她心里着急,如今两个儿媳妇都很争气,一下要给她添两个孙子,她岂能不乐?

    于是莲儿兼职管家的职事也被杨母安排给了他爹王明远,王明远累是累了点,可打心眼里高兴。

    做妾的,只要有了孩子,那就意味着在府上的地位有了保障。

    老人们都说若是怀的男孩儿,他们在娘胎里折腾得就厉害,所以当娘的也就吐的厉害。

    所以何之韵和王夏莲都觉得自己肚子里的,是男孩儿。

    可王夏莲不知怎的,就觉得面对韵儿姐姐有些愧疚似的,只有她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莲儿就说希望自己肚子里的,是个女娃娃。

    何之韵佯做嗔怒的样子,把莲儿抱在自己怀里,笑骂她好算计,明明知道官人喜欢女孩儿,所以硬说自己肚子里的是女娃。

    莲儿听了就笑,把头埋在韵儿怀里喊了声“好姐姐”。

    其实他们心里都知道杨怀仁确实喜欢女儿,可婆婆却是喜欢她们生儿子的,因为这年头,生女儿早完是别人家的,而生儿子才能给杨家传宗接代。

    只不过这么一个小玩笑,却让她们两个好姐妹更加亲密了,一些话不用非得说出来,在杨怀仁眼里,生儿生女都一样,而何之韵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

    可宫里传出来的消息却把杨府上下所有人的好心情给打破了。

    杨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口气没喘匀和,晕倒了过去。王夏莲没弄明白这里边利害,却吓得只有哭。

    何之韵这时候作为主妇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赶忙吩咐人去嘉王府上打探消息,先搞清楚事情的整个原委,才能另做打算。

    杨府在短暂的震惊和混乱之后,又镇定了下来,羊乐天和王明远商量着要不要把随缘和聚园暂时营业,把所有府上的人撒出去打探消息。

    何之韵没有同意他们的请求,她说现在外边虽然传的沸沸扬扬,可官人既然没说什么,那就不要慌乱,还是等嘉王爷的消息才算最准确。

    而随园和聚园的生意,以及杨家庄子里作坊的正常运作,都不能耽误,因为这是杨怀仁走之前交代的事情,他们把这些事情做好,官人在外边才不用挂心家里。

    当然,还是选了几个忠仆,连夜打点了行装,第二天城门一开便要出城,去环州把事情的究竟搞清楚。

    杨府还算没有乱。何之韵知道现在她不能让家里乱,所以这时候她只能表现出一个主妇应该有的镇定气质来。

    尽管她的心里,其实比谁都更担心杨怀仁的安危。官人的脾气她太了解了,如果西夏权相的儿子真的在环州当了恶霸,杨怀仁是一定会出手教训他的。

    至于教训到要了那小子的命,这就有点让她不太相信了,而西夏要大动干戈,或许只不过是找个借口要进犯大宋罢了。

    何之韵也是混过江湖的,这样的事情她不是没见过,只不过她担心杨怀仁一旦真的当了替罪羊,恐怕朝廷会畏于西夏的压力,真的会把杨怀仁交给西夏人。

    赵頵出了宫,第一时间就派人给杨府这边送了信来,把事情的大致说了个明白,高太后和官家都还没有下决定,希望杨府上下一定要稳住,不要情急之下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

    何之韵听了这个消息稍稍心安,她是清楚杨怀仁在高太后那里的秘密身份的,既然官人给高太后做了那么多事,相信高太后不会那么轻易就舍弃了官人。

    而赵煦这里更好说了,听赵頵的意思,官家好像比较相信杨怀仁这次是被人栽赃嫁祸的,只是因为朝堂上主战和主和的两派争论的激烈,才没有第一时间表明自己的观点。

    从这些综合来判断,何之韵觉得杨怀仁的事情还不算没有一点转机。

    可市井之间传得就有点邪乎了,朝堂上主张把杨怀仁交给西夏人处置的论点占了上风的事情,他们也都清楚的很。

    有些人替杨怀仁鸣不平,说一个西夏的纨绔公子哥,在大宋地界上闹事,宰了那叫为民除害,杨侯爷没有错,还应该奖励才对。

    也有些人说杨怀仁年少轻狂,惹下了大祸,若是真引起了宋夏战争,那就是祸国殃民,罪无可赦,把他交给西夏人处置,也未尝不是挽回局面的一个法子。

    朝堂上吵,民间也吵,一个比一个吵的凶。

    有些人心怀鬼胎,觉得杨怀仁的气数完了,惹了不该惹的人,闯了不该闯的祸,他们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开始琢磨着杨家这么赚钱的几样产业,是不是该换换主了?

    晚些时候,这些人便迫不及待的敲响了杨府的大门。杨府里,能说了算的杨母病倒在床上,其他女眷又不便见外客,只有让王明远这个临时的管家出来见客。

    来访的客人似乎忘记了自己是客人的身份,一开口便反客为主,说愿意出多少多少银子,买下随园和聚园的产业。

    也有人要买牛肉面和其他一些随园特色美食的方子,还有人要买杨家庄子里整酒作坊和豆腐作坊的人马,也有人要买下新式蔬菜的种子等等,却都被王明远拒绝了。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